蘇萊曼尼三周年祭,伊朗重申複仇:不會讓兇手高枕無憂

轉眼間,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遇襲身亡整整三年。近日,在伊朗全境各地,掀起悼念蘇萊曼尼的活動。伊朗總統萊希發表重要講話,稱伊朗「沒有也不會忘記為蘇萊曼尼復仇,不會讓兇手犯下這種罪行之後卻高枕無憂」。

萊希聲稱的「復仇」,還真不是嘴上說說而已。近日,伊朗司法機構是公布出一份名單了的,名單上共計列有94人,都跟蘇萊曼尼之死有關,以美國、以色列人為主,其中有三大主犯,同時也是「三大被告」,分別為蘇萊曼尼當年遇害時的美國總統的特朗普、國務卿蓬佩奧以及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麥肯齊。有些媒體認為,這也是一份「追殺名單」,或許是這樣吧,不過感覺有些言重。

顯然,對於為蘇萊曼尼復仇的事,伊朗高層確實沒有忘記。從政治需要來說,這事也不能被忘記;不僅不能忘,還很有必要不時地提出來說事。就當前伊朗國內形勢而言,提到蘇萊曼尼之死,有利於增強民眾的凝聚力和社會的向心力。

自特朗普政府單方面撕毀伊核協議以來,伊朗是遭遇內憂外患,可民眾卻並不多麼團結,老百姓跟政府常常不是一條心。有一個很明顯的表象就是,伊朗國內但凡有點風吹草動,或者發生點什麼意外事故,立馬就會掀起大面積的抗議運動。如2017年底的德黑蘭騷亂、2019年上調油價,還有去年9月爆發的「頭巾運動」,真是如同火藥庫一樣,一點就爆,一鬧開就是好幾個月,沒完沒了,弄得全國雞飛狗跳,政局不穩。

就如「頭巾運動」,不就是女孩沒戴頭巾被拘留,然後身亡嗎?事情真相都還沒有弄明白,就有人拼命煽動,然後民眾就開始鬧事,接着上升到反政府的層面。煽動者拿「人權」說事,可是他們似乎都很健忘,在美國,警察動不動就拿槍射殺黑人,赤裸裸地在光天化日之下殺人,卻沒看見鬧得多厲害。然而當伊朗每次內亂時,白宮政客都及時跳出來,表達「對伊朗人民的同情」,一番推波助瀾之後,伊朗人鬧得更狠。是不是太離奇?

常常說,伊朗國內騷亂都跟美西方勢力挑撥和煽動有關,這話不能說不對,可內因畢竟還是在伊朗國內,正是由於伊朗內部太不團結,才會給美西方勢力可乘之機。就此也可見,伊朗國內很需要不時地用合適的某種事件來刺激一下,最好是那種能挑起民族主義情緒的事件。2020年初,蘇萊曼尼遇刺之後,伊朗表現出了空前的團結,民眾是群情激昂,萬眾一心,如同山呼海嘯一般聲稱要為蘇萊曼尼復仇。

世間萬事都是有弊也有利,蘇萊曼尼之死,對伊朗而言固然是一件極為糟糕的事,甚至可說是國恥,然而此時起到的一個副作用就是,明顯激化了伊朗國內的民族主義運動熱情,這在某種程度上很有利於政府的執政。

至於萊希所說的「復仇」,冷靜地看看,要想真正做到,可能性真是太小。特朗普固然招致當今白宮的厭憎,甚至越來越不被多數美國人討喜,可他畢竟是美國的前總統,是美國的一張臉面,怎肯讓他國「復仇」?就拿蓬佩奧來說,即便此人已是個過氣政客,但同樣不可能隨隨便便給伊朗「復仇」的機會。何況,伊朗倘若真這麼做,也得考慮到別徹底激化美伊兩國矛盾。

伊朗如真要復仇,只有一個辦法行得通,就是多與他國合作,努力發展自我。在中東地區,與沙特等國實現關係緩和,為自身營造一個和平的大周邊,以便發展經濟。同時跟中國、俄羅斯大國之間更深化合作。如今美國一邊挑起俄烏衝突,一邊舉起「印太戰略」的大旗,對伊朗而言,正是跟中俄尋求合作的良機。美國具有高遠政治眼光的謀略家,如布熱津斯基、基辛格等不是擔憂中-俄-伊「大三角」的形成嗎?伊朗正好可以反其道而行之,跟中俄一起聯手,共同撬動美國霸權的根基。這才是最佳的復仇方式。

當然無論怎樣,伊朗政府經常拿「為蘇萊曼尼復仇」之事說道說道,有助於國內團結。它很有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