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9年的军事机密失窃案:军官弄丢绝密文件,10万军民淘干一条河

保守国家秘密是每一个公民基本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因为国家的秘密关系着国家和人民整体的安全和利益。

按照法律规定,国家秘密只能在一定时间内被一定范围的人员所知晓,但是国家秘密也不是永久的秘密,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国家秘密就会被逐步解密。

机密文件

国家的秘密等级分为绝密,机密、秘密三个级别,绝密是最重要的国家秘密,如果绝密一旦泄露,将会使国家整体的利益和安全受到特别严重的损害。机密是重要的国家秘密,如果泄露一般会导致轻度的利益损害。

对于普通人来说,国家秘密是触碰不到的东西,不管是绝密、机密和秘密,普通人一般接触不到。

但世上的事情仍有万一,在国家法制还未健全的五六十年代,国家秘密泄露是经常性的事情,最严重的一次发生在1959年

当时一个军事机密丢失案件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这本是一件极具保密的事情,可是因为查找范围越来越大,所以不得已上万的群众和军官兵上阵。为了找到机密,7000个警民互相配合淘干一条河。

图源网络

那么,这个过程中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为何这样的军事机密竟会丢掉呢?偷这个机密的人又是谁呢?

两名军官在车上的奇遇

1959年的12月份,从泉州到福州的一个班车上发生了一件不同寻常的事情。

11日下午5点左右,班车上面突然骚动了起来。原来,这趟班车并不是直达福州的中站,路程上还有陆陆续续上车的人。在走走停停中,形形色色的人都赶上了这个班车要去往福州。

5:30左右,班车停到了涵江汽车站。车一停站,车上的旅客们纷纷起身下去中转或者是休息一阵子。因为旅途劳顿,几乎所有的人都离开了自己的座位,但无一例外的是,每个人都将行李放在了车子上。

图源网络

大家约定俗成地认为司机师傅会在车上空无一人的时候把车门关严,这样的话,大家下去吃饭或者休息时就可以无后顾之忧,而举国震惊的军事机密失窃案也正是发生在这样一个巧合的时间段。

当时车上有两名军官,他们也拿着自己的行李以及蓝色的航空包。因为到了吃饭、休息的时间,所以这两个军官商量完毕之后也决定随着大家一起下车,可是他们毕竟有任务在身,尤其是那个蓝色航空包里有着绝密的东西,所以他们一致认为应该把这个包裹放在车子上,然后亲眼看着老司机将车子锁的牢牢地再下去吃饭,这样就应该就相安无事了。

图源网络

于是,在亲眼看见车门上了锁之后,这两名军官便放心地离开了车子去往了小饭馆里吃饭。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在他们回来之后登上车后的那一刻却傻了眼,本来放在自己座位上的行李、航空包以及每一样物品全都不翼而飞了。

两名军官面面相觑,他们不敢相信事情竟然会如此突然,于是他们阻止司机把车子向前开动,然后赶紧报了警,接到报警电话的涵江公安局迅速出动。

因为报警的人是两名军官,他们说丢失的东西是国家重要文件必须引以重视,因此公安局的人也不敢懈怠,马上将此事报告给了上级领导。上级果然派出了得力干警前来班车上调查,因为事情太大,所以涵江公安局还特地成立了专案组帮助两名军官破案。

图源网络

自事发后,这两个军官非常的惶恐,他们是专门执行任务的军人,如果还未执行任务完毕就将任务书丢掉了,那么必然少不了处分。于是他们俩帮着公安局的民警一直在车上排查偷窃者,之所以说是偷窃者,是因为当时他们回身来到车上的时候,发现其他人也有行李不见的情况,所以必定是人进行了有预谋的偷窃。

公安局的干警认为,偷窃的人因为脚力的缘故必不可能跑远,极有可能藏在车子上亦或是溜到了不远处躲藏了起来,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组织全部警察局的警力来处理这件事情。

于是在搜索车辆无果之后,这两名军官随着公安干警回到了涵江公安局。当天晚上公安局就召开了一次长达一个小时的会议,这两名公安干警略微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并且说明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图源网络

上级领导听闻此事之后也赶到了会议现场,他们分析认为,如果偷窃者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偷的话是最好的结果,这说明他只是图财并没有想要图谋信息和军事机密,可是,如果下手的人是间谍的话,此事就难办了。

之所以领导会这样分析,是因为当时的年代非常特殊。在新中国建立之后不久,蒋介石带着他的残兵败将退到了台湾,即使在那里,老蒋也想带着自己的势力继续反攻大陆,因此他们不断用敌特势力渗透我党和军队中,试图获取机密里应外合,帮助他们筹谋大事。

听到领导这样说,两名军官吓出了一身冷汗,如果此办的不妥或者文件包找不回来,他们恐怕不是面临处分那么简单。

图源网络

根据领导的安排,附近的班车是第一片的搜索方向,其次便是附近的旅馆以及市井小民下榻的地方,所以,涵江公安局几乎出动了全部的警力和民兵,他们在那些犄角旮旯的地方全部布置上了人手。

附近的旅社也被一家一家地搜查了起来,涵江附近一共大小七家旅社,警方很快就锁定了其中的一家。

不慎丢失的绝密文件

在层层摸排之后,有一家被旅店被锁定,因为根据旅店老板的交代,当天的6点多钟的确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这位不速之客之所以能引起大家警惕,是因为涵江地区实属南方,可是这个不速之客口音非常别扭。虽然我国南方地区经济发展速度比较快,但是口音却是各不相同。

图源网络

旅社老板的警惕性很高,来来往往的游客也不过是涵江附近的一些做生意的商人,一般没有外人前来住。可那天下午6点,有一个背着麻袋的男人操着一口外地口音说要一间房子,得到这个信息之后,民警赶快将警力布置了过去,他们害怕晚一步的话机密就会被泄露。

于是在得到了住店的具体位置之后,警方先是打探了一番,确认屋里没人之后一脚踹开了房门。

瞬间,所有的警察全部涌了进去,当大家举起枪来大声呵斥的时候果然发现房间内空无一人,警察们面面相觑,大家猜想或许这个人已经出门去了,警方不敢耽搁,立马在屋里搜索了起来。

不管是柜子还是洗手间,床底下、抽屉里都被警察翻了个遍,警方终于在床的下面找到了那个旅社老板所说的麻袋,大家翻开一看,麻袋里面正好有一个蓝色的航空包。警方拿到之后非常的激动,上级布置的任务竟然如此之快就完成了。

图源网络

因为他们都是普通警察,没有权利打开里面的文件袋一一查看。于是他们便粗略地扫了一眼里面放的东西,觉得无误之后,这些警察便分布在房间的四周,只等罪魁祸首回来,大家瓮中捉鳖,做到人证物证齐全。

在等待一会儿之后,果然有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打开了房门。在房门开的一瞬间,公安人员一拥而上,立刻抓住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稍作反抗之后便被民警制服并带到了派出所。

当时已经是深夜,但为了让这个男子认罪,警察对其展开了审讯。经过多番问询,该男子称自己名叫谢天富,43岁,是仙游人,12月11日上午离开家中,乘坐了那辆从泉州到福州的班车。

图源网络

他说自己在上车的时候就看到了两名坐得笔挺的军官,他们的气质不同凡响,而且他们手里的蓝色航空包格外的扎眼。于是他恶从胆边生,想要将其据为己有。正在他思索如何将这个包拿到手里的时候,正巧在涵江站附近,两名军官率先下了车,而他才磨磨蹭蹭地从最后一排走到了前面。

在车老板将车门关好之后,他从座位下面爬了出来,带着军官的蓝色航空包从车窗里一跃而下,然后小心翼翼地关上了车窗。就这样,这个名叫谢天富的男人将航空包带到了自己身边,为了掩人耳目,他还将这个包裹放在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麻袋里面。

图源网络

经过审讯,谢天富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供认不讳,而且他也交出了自己从航空包里偷得的钱。当嫌疑犯做完笔录,办案的民警正要交差的时候,派出所公安局的局长却打来电话说要他们继续审核这个犯人,因为他们在勘察航空包的时候发现,最关键的东西,也就是两位军官一直想找的军事机密并不在航空包里。

原来公安干警找到航空包之后就上交给了领导,因为普通的干警没有权利看到里面的东西,所以这个包裹一直被上传到了局长那里。但是经过局长和两位军官的交涉后,大家发现航空包里最重要的东西没有了,因此,局长才给办事的民警打去了电话,要他们重新审问犯人。

刚刚审问完谢天富的民警们重新上阵,他们用尽了各种方式让谢天富松口。可是谢天富将自己六岁点燃了邻居家柴垛的事情都抖落了出来,就是没有提到航空包里的文件。

图源网络

上万警民通力合作掏干河水

两位军官得知情形如此之后非常焦急,因为他们透露说这份文件是有关于“台湾当局”争夺福建沿海控制空权的问题,保密级别为蓝标a级绝密。

他们正是想将这份记录会议内容的文件送给一位首长,结果不幸中途遗失。得知文件的重要性之后,民警们再次对谢天富进行了一番拷问,谢天富终于坚持不住了,他说自己不认识太多的字,只以为这些机密的文件是一些废话,于是就将这些文件丢到了外面的小河里。

可是文件被他扔出去一瞬间却被风刮到了岸边上,他索性将这些文件塞到了河岸边的石头缝里。确认过谢天富没有撒谎之后,警察们开始重新搜索,指挥部将所有的干警全部派了出去,要他们搜索汽车站附近的河沟和旅店附近的小河

图源网络

经过一天一夜的搜索之后,案件毫无进展,附近的河岸都警察被搜索遍可仍未见这份文件。因此公安局的领导们认为,或许这份文件被附近的居民给拿走了,他们就从河岸的搜索范围扩大到了附近的100多户人家中。这样大张旗鼓的搜索立即引起了两岸居民的恐慌。

即使如此,指挥部向街道委员会以及公社的负责人统统下达了指令,让公社干部以及基层民兵全部配合公安出动进行排查和搜索。有了群众和民兵们的帮助,附近的情形逐渐被民警摸透,经过排查后的范围逐渐缩小。

大家最终找到了藏匿赃物地点的人家,可是经过审问之后,那户人家的女主人表明,她们以为这些只是无关紧要的东西,所以全部当成废纸用掉了,而且订书钉也扔在了河里。

图源网络

小小的订书钉飘在河水里肯定没有办法找到,为了证明这个文件没有流落到海外,所以领导决定必须深度搜索。因此公安干警和涵江政府调动了消防车,抽水机以及人民的脸盆,漏斗,水桶等等,号召了数10万的人民开始掏干河沟。

12月20日下午,指挥部让附近大坝上游水源停止放水,下游安好尼龙网,大家齐心协力地进入河沟掏干。经过五天五夜的努力,整整七千名警民把八百米长的河道一点一点掏干。

为了确保这份机密文件没有被泄露,所以政府选取了200名非常忠实可靠的公安干警下河搜寻文件。终于在河里面的淤泥中,几个碎纸被民警找到了。又经过了三天三夜,所有的公安干警找到了全部的文件。

警察局赶紧将这些碎纸片送到了专业的技术部门进行检测,在等待检测结果的时候,两名军官以及负责这件事情的公安局都悬着一颗心。最后结论报告指出:蓝标a级绝密文件没有泄密,只是被销毁了而已。

得到这个结果之后,两名军官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们知道他们犯下了巨大的错误,少不得要受到严重的处分,但是只要国家的秘密未曾泄露便是喜事一件。帮助解决这件事情的警察也松了一口气,八天八夜的努力没有白费。

就这样,谢天富被判处了15年有期徒刑,因为过错而丢失机密的两位军官也受到了严重处分。

图源网络

虽然这样的惩罚不算轻,可是稍微有点保密常识的人都知道,绝密文件应该随身随地携带不离身,哪怕自己面临生死抉择,文件也不能够丢失,所以说,丢失军官的两人的确应承担重大责任,而始作俑者谢天富更是罪有应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