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令人揪心的地圖,應當是巴勒斯坦的

 

文/木兰

 

 

什么叫国际霸凌主义?用不着解释,看看美国、北约、以色列一贯的所作所为,就什么都会明白。

 

 

去年底,联合国大会就巴以领土问题再次举行投票,要求国际法院(ICJ)对以色列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的后果发表意见。对投票结果,巴勒斯坦很满意,表示欢迎,该国高级官员侯赛因·谢赫声称,这是“巴勒斯坦的外交胜利”。该国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的发言人表示,是时候了,以色列应当受到法律约束,并对其向我们人民犯下的罪行负责。

 

 

然而以色列真的会受到国际法院的任何约束吗?巴勒斯坦人真是想得太多。再次获选一届任期,刚刚上台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公开宣称,“犹太人不是自己土地的侵占者,也不是我们‘永恒的首都’耶路撒冷的侵占者”。还称联合国大会这一投票决议是“卑鄙决定”,以色列不会接受。可见内塔尼亚胡的语气是何其傲慢,这哪里只是对巴勒斯坦的蔑视?而是对联合国、对投出支持票的87国的无视。显然,内塔尼亚胡的眼里只有巴勒斯坦还残存的那一点点领土,至于其它国际道义、国际秩序啥的,都是浮云。

 

 

像这种联合国决议,此前数十年来不知已有过多少份,这是国际社会最正义的呼求,但以色列倚仗着自身的军事实力以及美国这个大靠山,一次都不愿遵守。巴勒斯坦人不得已,只得用石块、自制的燃烧瓶等宣泄自己的愤怒。当然,每次迎来的都是以色列军队的枪炮和导弹等。这些年来,巴沙地带究竟有多少巴勒斯坦人死于以色列的枪口下?只知道巴勒斯坦人的地盘越来越小,同时以色列聚居区越来越大。

 

 

世界上最令人揪心的地图,应当是巴勒斯坦的。近几年来网络上流传的一张巴勒斯坦地图的对比图,显现出巴勒斯坦地区就如同一张肺叶,而以色列占领区就如同这张肺叶上分布的癌细胞,通过多年来不断的蚕食,巴勒斯坦的地盘已大幅缩减,现只剩下加沙地带以及约旦河西岸零星的小块区域。

 

 

这就是巴以冲突停不下来的根源所在。令人糟心的是,在网络上常常传出一种声音,称巴以冲突基本都是加沙地带巴勒斯坦人先动的手,特别是“哈马斯”武装有事没事总是先招惹的以色列,然后以色列才实施的还击。这种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论调何其无耻!巴勒斯坦人为什么要动手?难道他们还有任何退路吗?他们的退路,再往后就是地中海。

 

 

巴勒斯地区的阿拉伯人坦祖祖辈辈居住的土地,二战结束后,美英西方说分给一块、并且是最好的一块给以色列建国,巴勒斯坦答应,给了犹太人一块居所。然而,就像四百年前“五月花”号向美洲大陆送来盎撒人,然后印第安人遭到灭顶之灾一样,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从此遭到灭国之灾。

 

 

如今的以色列,论霸凌主义,比美国有过之而无不及。刚上台的内塔尼亚胡政权,是以色列极右翼势力的代表。以色列的极右翼主义,说白了就是极端民族主义,比如内塔尼亚胡领导的联合执政党,其中有两个党派分别为“宗教犹太复国主义者党”、“犹太力量党”。这两个党,不用解释,看看名称就知道是啥性质的。对这样的以色列、对这样的内塔尼亚胡政府,巴勒斯坦不用抱任何幻想,因为以色列想要的,是巴勒斯坦整块的领土。

 

 

这次联合国大会投票,是给了巴勒斯坦一个符合公理、道义的结果,然而对于巴勒斯坦孱弱的国力而言,这个结果充其量也只是一张纸,以色列根本不理睬。事实再一次证明,西方世界就是丛林世界,任何小国唯有武力才能保住自身的利益。至于巴勒斯坦人,在战场上拿不回来的东西,永远别幻想着能通过联合国什么文件就能拿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