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希望和中國對簿公堂?澳方:如果中國取消制裁,澳願在WTO撤訴

據多家澳大利亞當地媒體報道,當地時間十二月二十八日,澳大利亞貿易部長法雷爾表示,如果中國解除對澳大利亞煤炭、紅酒等商品的制裁,那麼澳大利亞將會主動撤回在WTO上對中國提起的訴訟。

法雷爾聲稱,澳方不希望中澳兩國對簿公堂,而是通過談判協商的方式解決中澳貿易糾紛,雙方隨時都可以進行談判。澳大利亞總理阿爾巴尼斯也表示,不會對來自中國的入澳人員進行任何額外限制,歡迎中國遊客來澳大利亞遊玩,歡迎中國企業來澳大利亞投資。

澳大利亞對華態度之所以快速軟化,一個重要原因是澳大利亞的國民經濟真的不堪重負了。雖然澳大利亞也屬於西方發達國家,但是與美國、德國、法國等國家不同,澳大利亞並不掌握先進的科學技術,之所以能夠成為富裕國家,主要靠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和極為豐富的自然資源。

時至今日,澳大利亞的主要經濟來源還是向世界各國出口高品質原材料、提供金融服務,本身的製造業水平乏善可陳。這就導致澳大利亞的經濟抗風險性差,遠比其他西方發達國家脆弱。

莫里斯政府錯誤的對華政策,招致了我國的反制措施,已經給澳大利亞的國民經濟造成了巨大打擊。原本澳大利亞希望西方盟國可以代替中國,購買澳大利亞的產品,然而現在俄烏衝突造成的經濟海嘯席捲整個西方,多個西方國家GDP萎縮、通脹率飆升,已經是自顧不暇,自然沒有精力來照顧澳大利亞。

在這種背景下,澳大利亞也理所當然地陷入了停滯性通貨膨脹之中,十二月二十一日,北京外國語大學澳大利亞研究中心發布了《澳大利亞發展報告(2022)》,該文件以澳大利亞政府前十個月公布的經濟數據為基礎,推測出2022年澳大利亞的GDP的增長率約為百分之二點八,而此前澳大利亞政府預計GDP增速將超過百分之三點二。

在經濟增速減緩的同時,澳大利亞也沒能逃過通貨膨脹,據澳大利亞有關部門統計,該國第三季度通脹率突破百分之七,創下三十二年來的最高值,另有經濟學家預測,澳大利亞第四季度的通脹率將繼續增長。

澳大利亞經濟增長的速度遠慢於貨幣貶值的速度,這意味着澳大利亞民眾的收入實際上萎縮了。既然西方盟友指望不上,經濟問題又不能坐視不管,澳大利亞政府只能向中國讓步,希望中國幫助澳大利亞消化過剩產能,扭轉澳大利亞經濟下行趨勢。

不過目前來看,澳大利亞的誠意還是稍顯不足。

首先是澳大利亞在WTO起訴中國,本就是無理取鬧、顛倒黑白。2020年,中方發現澳大利亞政府對本國的大麥和紅酒進行非法高額補貼,依照中國本國法律和世貿組織的相關規定,對有關商品的進口加以限制。這種行為完全符合WTO的相關規定,然而澳大利亞卻倒打一耙,污衊我國對澳展開「經濟制裁」,將我國告上WTO。澳方在WTO針對我國的訴訟本就是不合理的,是應該無條件撤訴的,然而法雷爾卻以撤訴為資本,想要和中國討價還價,實在是荒唐至極,這說明澳大利亞政府對自己的錯誤認識的還不夠充分。

其次,如今澳大利亞正在密切配合美國的印太戰略,積極參與圍堵中國的有關行動。如今澳大利亞不但準備裝備核動力潛艇,還批准美國空軍可執行核打擊任務的B-52H戰略轟炸機進駐澳大利亞,甚至有一些激進的澳大利亞政客呼籲美軍在澳大利亞部署核武器。在台灣問題以及涉港、涉疆、涉藏事務中,澳大利亞也緊緊追隨美國的步伐,以所謂的「人權問題」為藉口,對我國內政指手畫腳。

如果澳大利亞仍要充當美國打壓中國的馬前卒和美國在亞太地區的軍事中樞的話;如果澳大利亞還要在國際場合做美國的應聲蟲,抹黑中國形象、插手中國內政的話,那麼就算中澳關係暫時緩和,最終也是要走向分道揚鑣。

澳大利亞之所以仍不能清醒地認識到錯誤、仍在一邊配合美國圍堵中國一邊妄圖修復中澳關係,是因為澳大利亞的經濟形勢沒有惡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在英國、法國、德國的GDP已經出現負增長之際,澳大利亞還能維持經濟增長;當多個歐洲國家通脹率已經飆升至兩位數時,澳大利亞的通脹率仍能維持在百分之七左右。既然如此,那麼我們不如等澳大利亞徹底嘗到得罪中國、不遵守國際貿易規則的苦頭、清醒地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之後,再和澳大利亞談論相關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