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可乐控制的墨西哥小镇:可乐比水还便宜,居民饱受糖尿病之苦

你喜欢喝可乐吗?这种已经有100多年历史的神奇饮料,已经完全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其衍生出的可乐文化,也成为了现代化生活的一个象征,毫无疑问,可乐是世界上最成功的饮料之一。

我们今天的故事,就与可乐有关。

中国最早的可乐广告

位于墨西哥东南部的圣克里斯托瓦尔德拉斯卡萨斯就是一座名副其实的的“可乐小镇”,这个仅有18万人口的小城镇,每年却要要消费高达1.4亿升可乐,平均下来,该镇的每人每年要喝800升可乐,每天要喝2.2升可乐。

圣克里斯托瓦尔德拉斯卡萨斯的位置

可乐已经充斥了这里人们日常生活的全部:人们平常不喝水,只喝可乐宴会上,可乐取代了酒成为主角甚至就连糖尿病人,也喝可乐喝个不停。

这座小镇是如此的痴迷于可乐,人们都说,这座小镇已经被可乐给“控制”了。

热爱可乐的墨西哥人

圣克里斯托瓦尔德拉斯卡萨斯的情况并不是个例,因为墨西哥本来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可乐王国:它是全世界最大的可乐消费国,全国超过80%的人每天都喝可乐。

无论是墨西哥的政治、经济、文化还是宗教领域,你几乎都能看到可乐的身影:

可口可乐赞助了1968年的墨西哥奥运会和两届墨西哥世界杯;

可口可乐在墨西哥的广告

墨西哥第70任总统维森特·福克斯就曾经是墨西哥可口可乐的总裁,他于2000年-2006年担任墨西哥总统。

福克斯说,他在竞选活动中的第一笔捐款中很大一部分就来自可口可乐,在他担任墨西哥总统的任期里,尽管该国经济发展差强人意,但可口可乐在墨西哥的业务却有了极大的增长。

维森特·福克斯

可乐甚至还在墨西哥的宗教活动中拥有重要地位,它取代了烈酒成为墨西哥人最喜爱的祭祀用品:每当祭祀进入高潮时,人们就会聚在一起痛饮可乐,墨西哥人相信可乐能够驱除恶魔。

“喝下去,你就实现了和魔鬼的连接,打出嗝来,你就把邪恶排出了体外,实现了灵魂的洗涤。关键在于打嗝,打的越多,你的灵魂越干净。”

墨西哥人祭祀时也用可乐

过于喜爱可乐的墨西哥人,甚至修建了一座可乐教堂,教堂里面陈列着无数可乐瓶。

甚至连墨西哥黑帮,也会通过贩卖走私可乐来赚钱。比如墨西哥阿尔塔米拉诺城的可乐市场就完全被当地的黑帮所掌控,黑帮会用他们的车队从临近城市运来可乐,再以两倍的价格卖给当地市民,而早已喝可乐上瘾的人们,也不得不咬着牙接受这样的高价。

而本文的主角——圣克里斯托瓦尔德拉斯卡萨斯小镇,就是整个墨西哥受可乐影响最深的地方。

可乐无处不在

当你走进圣克里斯托瓦尔德拉斯卡萨斯时,你可能会觉得自己仿佛来到了一座可乐城,每走几步你都能看到路边房上各种各样的可乐广告牌。

马路上最多的卡车,也大多是可口可乐的货车。

走进街边的任何一家商店,最先引入眼帘的也是成箱的可乐。

在新冠疫情时期,当地医生送给接种疫苗人群的小礼物,居然也是一瓶可乐。

当地居民的日常生活,根本离不开可乐:早上起来吃早饭时,桌上摆的是可乐;上午安装可乐广告牌的间隙,喝一瓶可乐解解乏;下午在家和孩子做游戏时,用可乐瓶当玩具;晚上去参加亲戚的婚宴了,以为终于能喝点酒了,结果一看,桌子上摆的还是可乐。

看似双赢的局面

究竟是什么原因,将一座普通的小镇变成了现在的可乐小镇?

这一切都要从1994年说起,那一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正式生效,为了拓展在墨西哥的市场,可口可乐公司决定在墨西哥新建一座可乐工厂。

(顺便一提,墨西哥生产的可乐比我们平常喝到的可乐更好喝,因为墨西哥可乐用的都是蔗糖,国内可乐用的都是玉米糖)

经过与墨西哥政府的谈判,可口可乐公司最终选择了在圣克里斯托瓦尔德拉斯卡萨斯新建可乐加工厂,原因是这里是墨西哥雨水最多的地区,拥有丰富的优良水资源。而圣克里斯托瓦尔德拉斯卡萨斯也是墨西哥最贫穷的地区之一,急需发展当地经济。

可乐工厂

就这样,双方达成了看似双赢的协议:当地政府允许可乐公司在此开设工厂,并允许他们每天抽取1300多吨地下水;而可乐公司也会大量招聘当地人,来解决当地人的就业问题。

圣克里斯托瓦尔德拉斯卡萨斯的居民不会意识到,这座给当地带来了2亿美元经济效益的工厂,将会永远地改变他们的生活。

“可乐在杀死我们”

最先受到影响的,是当地的水资源。

可乐工厂每天抽取的巨量地下水,使得当地水资源严重匮乏。尽管可乐公司方面宣称,他们的取水井要比居民挖的井要深得多,但实际上,当地的水井几乎都干涸了。

可乐工厂不仅大量地消耗了当地的水资源,可乐生产时产生的废水也将本地河流严重污染,水龙头流出的水含氯超标,根本无法正常使用。当地的降雨量也比十多年前大大降低了。

该镇被污染的河流

居民们想要取得干净用水的唯一方法,就是购买纯净水,但这些运水车一周只来几次,根本无法满足当地居民的日常用水需求,而且总是买水费用也太过昂贵。

在万般无奈之下,当地居民只好将目光投向了可乐。由于旁边就是工厂,当地的可乐价格十分便宜:这里一瓶1.5升装的水就要18比索(约人民币7元),而一瓶同样重的可乐,价格仅需14比索(约人民币5元)

于是就有了这样的情况:可乐公司占据着当地最好的水资源,而居民们只能被迫使用被严重污染的水,或者干脆使用可乐代替水。能让这些人感到唯一一点安慰的是:可乐的价格比水便宜。

长期喝可乐,给当地居民的健康带来了威胁

长期饮用可乐,使得这里的人们大多糖分超标,要知道,他们平均每年要喝800多升可乐,是墨西哥人平均每年喝可乐量的5倍(150升)

大量的糖分摄入使得当地人患上糖尿病的风险与日俱增,仅是圣克里斯托瓦尔德拉斯卡萨斯所在的恰帕斯州,三年里糖尿病死亡率就增加了30%,现在糖尿病是这个州仅次于心脏病的第二大死因,该地区每年有超过3000人死于糖尿病。

而这些因可乐而患病的糖尿病患者,反而愈发离不开可乐了,他们认为“糖尿病是由愤怒和家庭问题引起的。当我们互相责骂、互相吼叫时,就会出现糖尿病”。而喝可乐,反而成为他们延缓病痛的方法,“这种饮料具有治疗作用”一位糖尿病患者这样说。

而最讽刺的是,这些糖尿病患者通常会去找当地的萨满祈祷,而萨满在祈祷时,所用到的道具,正是可口可乐。

Maria Lopez 正在对着几瓶可乐祈祷

除了激增的糖尿病患者,可乐也严重危害了当地儿童的健康。

大人们尚且还有自控能力,不会过量饮用可乐。可是孩子们呢?小小年纪的孩童,真的能够拒绝这种甜甜的饮料吗?

从小就与可乐为伍的孩子们,不仅会导致龋齿,甚至会导致糖尿病的低龄化,这是一个小镇目前遇到的最大挑战。

正在喝可乐的小女孩

现在,你可以看到孩子们喝的是可乐而不是水。虽然现在糖尿病只影响成年人,但很快就会影响孩子。糖尿病将让我们不知所措。一位当地医生说道

2017年,当地民众选择蒙面来到可乐工厂前抗议,他们手举十字架,上面写着“可乐在杀死我们”,要求关闭可乐工厂。

“我们有办法摆脱可口可乐,办法就是把最后一瓶喝光”

尽管可乐工厂给当地环境和居民带来了极大的影响,但依然无法改变这里大多数人对可乐那狂热的喜爱。

很多人试图摆脱可乐对当地的影响,但他们大多无功而返,可乐文化已经在这个小镇根深蒂固了。

这里的小卖部,可以别的东西都不卖,但唯独不能不卖可乐。

经营着一家小卖部的玛丽亚说:虽然销售可乐的利润微薄,但她的生计就靠这个了,如果她不卖这种饮料,那么顾客就根本不会踏进她的店铺。

玛丽亚每周都要进两箱可乐

墨西哥政府也试图让国民摆脱对可乐的依赖,2014年墨西哥政府宣布,对含糖饮料多征收10%的糖税,但是价格的提升根本阻止不了人们对可乐的热爱,大家照样照喝不误。

现在看来,这里的人们似乎不可能再阻止可乐公司了。1996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签署时,当地的一支原住民武装萨帕塔民族军曾试图阻止该协议的签署,然而就在他们开会的会场上,每名与会代表的手边,都放着一瓶可乐。

对此,萨帕塔领导人马科斯也是无奈地说:“我们有办法摆脱可乐,办法就是把最后一瓶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