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公主下嫁到蒙古,大多都无法孕育子嗣,只因蒙古有一恶习

在古代历史上,总是有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凡是男人解决不了的问题,就会推出女人去解决。这类情况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帝王亡国之后,所有的群臣集体隐身,君王的一切过失也隐去,只有亡国妖女之类的话题喧嚣于世。

另一个就更讽刺,当国家面对侵略无法解决的时候,又开始推出女子去和亲。诚然,和亲是一个很好的外交手段,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两个国家暂时的恶劣关系。但是我们纵观古代历史上那些和亲到蒙古的公主或者其他女子们,就会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们大多无法孕育子嗣,没有达到外交求和平的目的。究竟是为什么呢?其实跟蒙古一陋习有关系。

如果通过一个人就能避免一场战争,很多国君都会选择牺牲一个人。所以在春秋战国时期起,就有了质子这一说法。但是“质子”这个词汇,到底针对的还是男性,而女性成为“质子”的方式更加委婉一些,那就是和对立国进行联姻,俗称“和亲”。

早期的和亲,都是带着政治目的,而且那时候虽然礼崩乐坏,但是“礼”尚在,破坏的是分封制。所以这些和亲公主们嫁到其他的诸侯国,依旧会受到礼重。即便是两个国家交恶,也会将公主送回国,总之不会各种侮辱,因为这种和亲方式到底还是汉族与汉族的和亲。

但是到了汉朝初期,刘邦因为与匈奴交战,失败而归,于是确定一项国策,那就是国内休养生息,不宜打仗,因此战争最好以和亲方式解决。从这个时候开始,就有了异族和汉族和亲的存在。而后数千年,各种和亲的公主数不胜数。

目的都是想通过公主和亲暂时缓和两国之间的矛盾,又或者让公主诞下孩子,加深两族的亲密关系。然而,我们看历史可以发现,前去和亲蒙古这些民族的公主,他们可能短暂的达到了和亲的目的,但是却没有诞下孩子,更没有想象中的再次加深两族的亲密关系。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其实,要想知道为什么公主没有诞下孩子,需要了解蒙古等异族的不同文化。古代中原地区文明发达,对于传统的仁义礼智信文化,发展的很全面,所以在“礼”这一方面,是没得挑的。

但是蒙古不一样,他们是在草原上诞生的文明。这种草原文明跟他们的生存环境息息相关。由于草原的资源相对比较贫乏,所以他们都是靠游牧为生,但若是想要获得更好的资源,他们就需要靠掠夺。

而掠夺固然是需要基本的武力的,所以在这种文化影响之下,诞生了一种陋习,那就是他们首先要考虑的是生存以及跟提高生存能力的蛮力,女人只是一种他们的财产,不属于人格化的东西。而“礼”这方面自然是没有研究了,甚至对他们而言,仁义礼智信是听都没听过的东西。

同时,在部落里,生存解决了之后,他们考虑的就是如何增加人口,因此女人于他们而言,不是太重要的存在,除了在生育方面。所以中原地区的公主去了,自然就是连蒙古女人都不如的生育工具。

然而最重要的是,他们这些民族十分排外,因为是公主,暂时有作用,所以他们会收纳下,但是具体生育机器并不差他们这一个,所以很多时候这些公主们都不可能生下孩子。毕竟,中原地区也有从少数民族部落前来和亲的公主,但是选择继承人的时候,也不会选择血统不纯正的孩子。

当然,除了这项陋习之外,他们很多文化也是跟中原有很大差异的。比如,在中原地区,无论是从基本的伦理关系来讲,还是从生理学来讲,儿子都是不是娶母亲的。但是在少数民族部落,比如蒙古,他们却不讲究这些。

父亲死了,新的继承人会将原来的妻子继续娶下来,而这个儿子死了,甚至孙子娶也是有可能的。历史上的王昭君就是如此,进行了几嫁。

除了这些,还有一个就是因为双方国力较量之下的一种文化陋习。若是中原地区进行和亲,只是为了求和,那么就说明少数民族的政权力量很强大,在哪方面他们都是有话语权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和亲过去的公主就没有了所谓的地位与尊严,他们甚至连基本的利用价值都没有,只有被玩弄的命运。

如此情况下,能活着都是一个基本的问题,生孩子基本上就属于天方夜谭了。所以在综合各种情况,古代的公主和亲其实达到中原朝臣们想象的政治目的,因为靠硬实力的战争都赢不了的尊严,不可能靠女子就赢来。

所以在历史上的有些朝代,比如大明王朝,他们或许深知公主和亲并不能带来什么好处,甚至可能是耻辱,所以在明朝的历史上没有公主和亲的惯例。

不过,在清朝时期,和亲又多了起来,这个时候主要是为了联系满蒙的民族情感。公主的确下嫁是有了尊重,但是他们还是不能生育,因为生育的孩子血统不纯正,为了避免将来的继承问题,直接将问题扼杀在摇篮里。

从和亲这一结果来看,很多公主的结局是很惨的,他们不仅要克服一直以来伦理道德上的子娶父妻之耻辱,甚至可能还会被人玩弄,比之蒙古的奴隶还不如。汉家朝廷中人以为和亲能够从血缘上选定继承人,从而改变敌对的状态,但蒙古人也不是真的只会吃肉放牧的傻子,他们更是讲究血缘的纯正,所以这些和亲公主们能生下孩子就不错了,不可能成为继承人。

而且为了防止权力争夺的局面出现,很多蒙古人都不会让这些汉家公主有生下孩子的机会。因此,他们的和亲其实就是一种屈辱,并不具有外交的目的。而想要达到外交目的的和亲,本质上还是要有相当的国力,不然两个实力不相等,都不具有在一张桌子上说话的资格。如今的国际关系也是这样,虽然不用和亲,但是对话受到尊重的前提就是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