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非洲努尔族:为了延续后代,女人也可以“娶妻”

努尔族,是非洲一个古老神秘的民族,主要生活在南苏丹以及埃塞俄比亚两个非洲国家,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也能见到努尔族的身影。

这个种族有一个非常特别的传统:为了延续后代,女人也能娶妻。

现在世界上主流的夫妻制是一夫一妻制,在一些国家或者民族,存在一夫多妻甚至一妻多夫制,这都不算什么稀罕事。但是努尔族有“一妻一妻”的奇特习俗,着实有些让人震惊。

“一妻一妻”也就算了,为什么还是出于“延续后代”的需要?这是否违背了最基本的生物常理?其实并非如此,之所以允许女人娶妻,恰恰是这个古老民族能延续五千多年的一种变通之法。

01 以牛为信仰,重口味的努尔族

五千多年前,在公元前3342年的古埃及,有一些壁画就记载了努尔族的生活,所以这个民族最早可以追溯到5000多年前的过去,历史十分悠久。

他们非常重视传承与繁衍,故而能够绵延至今未曾断绝,甚至仍然保留着自发形成的古老语言:努尔语。目前全球有150万左右的努尔族人,他们在自己的部落仍然使用努尔语,而移民到其他国家的努尔人也学会了英语。

在漫长的历史中,努尔人曾经依靠健壮的体魄、先进的武器和独特的作战技巧扩张自己的领地,在与各个部落的争斗中不落下风。

不过随着时代的变迁,努尔人逐渐失去了原来的优势。比如努尔人曾经攻打过邻近的安瓦克人,险些将这个民族消灭殆尽。但是后来安瓦克人得到了埃塞俄比亚支持的枪支,降维打击之下,努尔人节节败退。

后来包括努尔人在内的非洲民族都沦为英国的殖民地,直到二战以后,这些殖民地民族打算争取独立,却被整合成了一个统一的国家苏丹,这就导致南北苏丹战乱不断。

在内战中,努尔族就与丁卡族战斗,直到今天还没有停止。丁卡族在内战中曾经一度损失人口超过200万人,险些灭绝。后来在英国的帮助下,丁卡族具备了与努尔族争斗的实力。

而长期的战乱导致努尔族人营养不良,曾经努尔族人的平均身高在180cm以上,如今已经降低到了176cm左右。逐渐失去了体魄的优势,再加上后来南北苏丹停火,努尔人解除武装,努尔人的数量再也不复以往的辉煌,只能勉强生活在各个国家。

虽然如今有些式微,但努尔族人依然完整地保留着各种神秘的生活方式。如今,努尔族人被称为世界上最神秘的民族也不为过,因为他们的习俗着实有些离奇。

他们喜爱的只有两个东西,一是牛,二是枪。后者可以理解,在保家卫国的战斗中,枪支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导致努尔族人把枪视若生命。

不过这个牛就大有意思了。努尔人信奉万物有灵的说法,并把牛当做沟通神灵的载体,故而牛在努尔族人心中有着无比神圣的地位。

当然,除开信仰这些虚无缥缈的存在以外,努尔族人之所以把牛当做生命,还是因为一些非常实际的理由。

他们生活的地带位于草原,每年旱雨两季分明。由于这种独特的气候,他们不得不在不同的季节进行迁徙,以保证部落的生存。

雨季,努尔族人会居住在地势较高的村落,以防止被淹没或者淋湿牲畜。而到了旱季,努尔族人会在平原建设营地,居住在营地里,以便于放牧。

其实努尔族人生活的非洲平原动物非常丰富,即便是只依靠狩猎也能吃饱饭,但是他们不仅十分挑食,不吃在草原游荡的这些动物,而且对狩猎不感兴趣。

在努尔族人心中,放牛就是天下第一大事。作为游牧民族,努尔族是非常合格的,他们认为自己的唯一使命就是照顾好牛,在牛身上发掘宝物保证部落的生存。

牛对于努尔族人是最重要最宝贵的财产,不是什么人都有放牛的资格,必须是已经成年的家庭地位最高的人,才能肩负起放牛的责任。

努尔族人的名字也与牛有着深刻的联系,他们很多人本身都没有取名字,但是热衷于给自己的牛取名字。

而在一个人拥有的十几头牛中,肯定有一头是最好看、最强壮也最讨人喜欢的牛,这头牛会被主人郑重地取一个名字,别人可以用这个名字称呼这头牛的主人,相当于跟牛一个名字。

而牛的主人非常乐意如此,对他们来说,能跟喜欢的牛一个名字,代表着他们有相互依存的关系。因此,如果把努尔族人的名字列在一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养殖场的牛群的名单。

努尔族人的牛是长角牛,这种牛的生长非常缓慢,所以母牛的产奶期很长,牛奶中所含的脂肪也远超一般的奶牛,足以养活他们。

努尔族人的饮食完全依靠牛,但是他们很少吃牛肉。牛被作为食物往往只有少数的几个情况,一是养的牛自然老死或者受伤而死,病死牛自然是不敢吃了。这种牛不得不被主人含泪咽下好几碗。

二是在结婚、祭祀等重要的场合,主人才会咬咬牙杀头牛来庆祝一番。除了少量牛肉,比较正常的有牛奶、奶酪。

而离谱的可就多了,努尔族人会做一些高粱粥,他们的高粱粥在全世界都是非常有特色的。会掺杂一些牛奶一起做熟,成品奶香四溢,甚至还带有一定的膻味和腥气,如果不是长期饮用的人,恐怕有些难以下咽。

比牛奶高粱粥更“重口味”的是牛血。努尔族人有饮用生牛血的习惯,但是他们不会为了喝牛血而把赖以生存的长角牛宰杀掉,而是选择一些不致命的伤口,在取得足够的牛血之后帮助牛愈合伤口,以保证“可持续发展”。

牛血味道很重,但是他们非常热衷于饮用牛血以保证自身营养。部落里的孩童也需要经常喝牛血,这样才是“勇士”,长大后才能身强体壮。

旱季天气炎热,努尔族人也掌握了制作发酵酸奶的方法,不过他们的酸奶有一点点重口味。为了增加酸奶的粘稠度,努尔族人会在酸奶中加入一些牛尿,牛尿还必须是公牛尿,这样做出来的酸奶口感更好。

牛尿对努尔族人来说是不可缺少的宝贵资源。旱季的草原上,水资源格外宝贵,他们舍不得直接用水来清洗身体,所以每天清晨都会使用牛尿来洗脸,甚至接一些牛尿洗澡,不知道这样洗久了会不会腌入味儿。

除了牛尿,牛粪也是一件宝贝。对努尔族人来说,牛粪像黄金一样宝贵。在旱季的营地里,蚊虫非常多,此时点燃牛粪,能够很好地起到驱虫的效果。

努尔族人点牛粪有两种点法,一种是在屋子里,紧闭屋门,减少透气的地方,然后点燃牛粪以保护自己免受蚊虫叮咬,顺便取暖。另一种就是直接跟牛睡在一起,一起烤牛粪。

湿牛粪还会被收集起来,在建设房屋的时候用来涂抹墙壁和地板,能够起到很好的保温效果。甚至可以当做创可贴,在受伤的地方涂抹牛粪加速伤口愈合。或许放牛血开的口子也是用牛粪涂抹愈合的,对牛来说这种操作着实有些遭不住:放我的血,还把我的粪涂我身上。

牛粪燃烧完,不会被扔掉,灰烬还可以用来刷牙。甚至努尔族人还发明了一种黑科技,用粪灰和牛尿染发,染出来的颜色是“黄色”的,也有些偏橙色,但是深究下来,可能就是牛粪色。

02 女子“娶妻”,奇怪的婚姻

以牛为天的努尔人对于其他的任何东西都不感冒,当初阿拉伯商队带着各种商品在非洲做生意,唯独对付不了努尔人。因为努尔人没有货币,他们的货币就是牛,除了牛值钱以外,他们没有可以卖的东西,更不会对牛以外的东西感兴趣。

在以牛为货币的努尔族社会里,牛也被看作娶妻用的“彩礼”。努尔族的男性超过15岁就可以结婚娶妻,而娶妻子的数目没有限制,只要有足够多的牛,就可以多娶几位妻子。

不过结婚时,男方家庭需要给女方家庭一群牛,这个是必不可少的环节。当牛群从男方家里赶到老丈人家中,就意味着妻子已经彻底嫁入男方家庭,而以后新出生的孩子也会属于男方家庭。

努尔族仍然保留着一些比较传统的习俗,这个民族非常重视传承和血缘,对子嗣超乎想象的执着。如果女方嫁过去之后数年内依然没有怀孕,或者有的女子在嫁过去之后跑路了,男方就有权利去女方家庭把送出去的牛群要回来。

努尔族的生存环境比较恶劣,旱季缺乏水源,雨季容易招致洪水,还有蚊虫疾病的侵扰。不少体质弱的女子在嫁过去之后不久便因为不适应生活而死亡,这种情况下,男方可以要回当初的一半彩礼。

并不是只有女子要为了繁衍后代牺牲这么多,男性同样需要肩负起这个责任,如果没有尽到义务,自然有人“帮忙”。比如一个男子娶了妻子之后,如果没多久便去世了,那么这个男子的弟弟就有义务把寡嫂给娶了。

这个弟弟相当于一个替身,娶了之后生出来的孩子全部算给哥哥,家里的财产也由这些孩子继承。这一点,并非是“可以”,而是“义务”,只要哥哥去世,弟弟就必须这么做,否则整个家族就会断绝。

为了繁衍后代,努尔族人无所不用其极,只要能保证家族香火不绝,他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包括魔幻地让女子结婚娶妻。

女子娶妻并非是一个普遍的现象,不能说谁想娶就能娶。这里的“女子”必须符合两个条件中的一个:要么是没有生育能力且已经与丈夫离婚了;要么就是嫁过去之后一家人都不幸离世,唯独她活着。

符合这两个条件的女子,在努尔族的法律上已经是一个家族唯一一个幸存者,所以她必须肩负起娶妻生子的责任,否则就算是违法了。

此时她已经不再是一个男人,从法律上和道德上,都会被定义为一个“男性”。她需要像真的男性一样支付牛群作为彩礼娶妻,娶过来妻子之后,她可以把自己的远房亲戚,比如说大表哥甚至小外甥邀请过来担任“种子选手”。

这个亲戚过来之后只有一个任务,就是与她的妻子生下孩子。这一点有些奇怪,这不是多此一举吗?完全没有必要这样搞啊。

为了延续香火,让这个家族重获新生,即便这种做法很荒唐也不得不采取。这就是传承大过天的思想。

而这个“助人为乐”的男性,在女人的妻子怀孕之后就功成身退,有时候还能获得一头牛作为奖励,甚至村子里的人也会因为这个高看他一眼,认为他是一个“舍己为人”的好人。

在我们看来,这种观念和习俗的确十分落后且无法理解,但在努尔族,这就是天一般的真理,任何一个独女如果不这么做,就会违法。

如此生出来的孩子,管这个女子叫爸爸,随她的姓氏,而生育自己的人就是妈妈。如此一来就形成了两位女人共掌一个家庭,但一个是爸爸,一个是妈妈。

这个所谓的“爸爸”在家族中拥有无法比拟的地位,而且可以像其他家庭的男性一样掌握牛群。等到她去世以后,这个家庭再度扩大起来,也就重新兴盛了。

03 努尔族的根源:传承大过天

家族对于努尔族人来说有着无可替代的作用。不同的家族通过复杂的亲属关系联系成氏族,在努尔族的各个部落中起到维护稳定的意义,氏族的存在和重视度也是努尔族能够不惜代价繁衍下去的根源。

因为努尔族与其他的民族、国家不同,即便早已脱离原始社会,他们依然没有形成组织的政府生活,既没有政府的组织部门来协调各方面发展,也没有形成中央管理制度分管四方。甚至连法律制度都非常浅薄,只有一些不成文的规定或者刻在石头上的几行简短话语。

其实非洲不少国家或者民族都有这种情况,居于部落中,直到现在仍然是原始社会,但是他们会通过部落酋长或者祭祀作为领袖的方式协管各个家族。

而努尔族人也有类似祭祀的职位:预言家。预言家虽然充当着一个非常高地位的角色,其作用却很小,仅仅在两个部落缔结盟约的时候才会出面,在族中也没有什么话语权。

努尔族人也有酋长,但是这个酋长仅仅在祭祀神灵的时候才有用,平时没有号令的权利。总的来说,努尔族人是一种无政府无首领的状态,决定地位的只有两个要素,一个是牛群数量,一个是年龄大小。

牛群不必多说。年龄大小在努尔族人之中非常重要,他们根据年龄将人划分不同的组,高级别的组可以担任军事或者经济方面的职能者。在同一个年龄组内的成员地位是相等的,但高组别的成员地位远超他们,必须予以尊敬。

由一个个家族联系起来的氏族共同构成了部落,也就是努尔族中最大的群体单位。部落之间的关系一般只有缔结盟约和战争两种,有的时候原本亲密的部落会在一朝一夕之间变成敌人,为了利益相互征伐。

但是分分合合,整个族群在对外时仍然保有向心力与凝聚力。在彼此械斗时也会注意,不将一个部落的人口屠杀殆尽,而是保留繁衍生息的力量。这也是努尔族将传承放在第一位的一种体现,否则早就在分裂中消失了。

如今,绝大部分努尔族人生活在南苏丹,几乎占了南苏丹六分之一的人口,还有一部分分散在埃塞俄比亚,总人口在15万以上。很难相信这个民族曾经一度濒临灭绝。

在持久的内斗中,为了躲避战乱,不少努尔族人远渡重洋去了美国和澳大利亚,在那里生根发芽,至今已经超过5万人。

生活在这些地方,他们虽然无法像在非洲草原一样过着迁徙牧业的日子,却仍然保留着许多传统,比如女子娶妻。

这个古老而神秘的民族在今天看来,已经有些落伍了,他们没有政治、经济,仅有的文化全部与牛相关。但是正因如此,这个民族才十分纯粹,也能在数千年的洗牌中坚持下来。

或许在将来,努尔族人会选择迈出去,做出一些改变,但是他们的核心“传承”是不会轻易更改的,也许他们不再依赖牛保证生存,不过必要的时候,女子依然需要肩负起“一家之主”的责任,娶妻生子,繁衍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