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日本特高课的特务,也是黑龙会的大佬,真实身份却是军统间谍

1939年初秋的一个晚上,国民政府驻香港军事代表、海军部次长陈策将军忽然收到台湾黑帮大佬林仔滚的密信,信上说要介绍一位朋友给陈策将军认识,并表示这位朋友想单独和陈策聊一聊。

陈策

陈策看到密信后有点诧异。

林滚仔这个人,陈策是比较了解的。此人虽是黑帮大佬,但还是有爱国情怀的,当年陈策在虎门要塞抵抗日军时,陈滚仔没少帮忙。

这次,陈滚仔这么神秘兮兮的要介绍一个朋友,恐怕事情不简单。

陈策来到约定地点,见到了一个身材消瘦,年龄大约在30岁样子的高个子男人。见到陈策出现,男子鞠了一躬,用流利的中文自我介绍:

我叫林一平,中国台湾人,自幼被日本黑龙会收养,日本名叫林介之助,目前在日本特务机构特高课台湾分部工作。我希望能回重加参加抗日,希望您能够帮我回去。

听完这话,陈策内心当真是震惊无比。

眼前的这个男子,竟然是日本特高课的情报人员 。要知道,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日本特高课在76号到配合下,多次破坏军统和中统的情报结构,让戴笠恨得牙痒痒。现在,竟然有一名特高课的情报人员就站在自己面前,还告诉自己是中国人,想要去重庆参加抗战,这让陈策不敢置信。

陈策联系上了军统香港站的站长王新衡核实林一平的身份。

很快,王新衡对林一平的身份进行了核实,发现此人林一平在幼年时因为精明能干,被日本黑龙会在台湾的组织的收留,后又转入警视厅特高课,并获得日本国籍。因林一平精通各种手段,做事果断干练,因而受到重用,在1931年时就成为了日本特高课的高级特务 。林一平虽然加入日本国籍,但实际上对于当汉奸这样的行为深恶痛绝,曾偷偷潜入大陆,想要报考黄埔军校为国效力,但为能成功,只得返回台湾。

王新衡在核实完林一平的信息过后,给陈策发来消息:林一平的身份真实可靠。

林一平(林顶立)

在确认了林一平的身份之后,陈策遂将其引荐给了军统。军统在得到林一平后,可谓如获至宝。戴笠认为,林一平应该继续以日本特高课高级特务的身份进行潜伏,这样才能更大限度发挥作用。

就这样,林一平成为一个双面间谍。

表面上,他是日本在台湾警视厅特高课的高级特务,名字叫林介之助;实际上,他是军统潜伏在特高课的间谍,名叫林一平。

随着战争不断深入,林一平也不断被日本方面重用,被派遣到刚刚被日军占领的厦门工作,担任大特务泽重信的副手。

此时,林一平的作用开始凸显。

自全面抗日爆发以来,戴笠统领的军统除了搜集情报,刺杀汉奸等任务外,同时还肩负着对日本实施经济作战的任务,为此还成立了经济处。当然,戴笠对于经济方面不甚了解,只能网罗专业人才。

戴笠

当时,经济处的实际负责人是副处长邓葆光。此时在经济战方面颇有天赋,曾在1945年时根据日本国内物资的流动情况推断日本会在第三季度投降。

邓葆光对日实施的经济战,主要以制造伪钞为主。

当时,日本侵占了华东,华北大片地区,并在占领区实施经济掠夺。邓葆光通过印制伪钞,再密码将伪钞运往敌占区,大量收购各种物资,同时贿赂伪军的将领。

邓葆光这一举动,确实是给日本方面造成了极大的经济压力,导致了物价飞涨。因此,特高课也专门成立相关机构,用来反制邓葆光的计划。

随着特高课的加入,邓葆光将仿制的伪钞运往敌占区的难度越来越大,经常被特高课查获。

邓葆光还在思索着怎么去应对时,林一平加入了军统,成功地解决了这个难题。

作为特高课的高级特务,林一平能知道的内幕消息也不少。对于特高课查获伪钞的方法,林一平总是能提前得知并将情报传递给军统。这样,军统的印刷厂在仿制伪钞时,针对性地进行调整,让伪钞毫无破绽,特高课也无法辨别。

在林一平的帮助下,邓葆光的经济战相当成功,不仅破坏了日本在敌占区的经济掠夺计划,也为国军获取了大量的战略物资。

除了在经济战中大显身手外,林一平另外一个重大贡献便是将日本在中国东南沿海的布防情况准确地传递给了军统。

在战争的后期,军统和美国方面共同组建了特务机关“中美合作所”。为了获得美国方面的信任,戴笠带着美国海军的梅乐斯中校深入东南敌后,一路上车队穿越日军防线如入无人之境,让梅乐斯对于军统的情报能力深感佩服。而这些情报的提供者,自然就是林一平。

林一平此人,做事情天马行空。

他在完成军统交代的任务之后,觉得没啥难度,于是自己给自己增加了点难度,在台湾建立了一个名叫“同声俱乐部”的组织,吸收了不少台湾本地的爱国人士,并将这些人安插到了厦门伪政权的各个机关。

凭借着特高课高级特务的身份,林一平在厦门伪政权内颇有地位,获取了大量绝密情报。

本来一切都相当顺利。

可1941年的时候,华南地区一个日本女特工被军统策反,为军统提供了大量情报。但没多久就被日本特高课发现,将其逮捕进行审问。根据审问结果,日本在厦门的特务头子泽重信发现在自己眼皮底子下,还有军统特工在活动。

泽重信决心顺藤摸瓜,找出军统潜伏的特务。

形势非常不利,林一平的身份随时都有可能暴露。但幸运的是,泽重信当时并没有意识到军统潜伏在自己身边的特务是林一平,反而非常相信林一平,还把林一平找过来商量行动细节。

此时的林一平惊出一身冷汗,第一反应就是赶紧逃跑。但戴笠却认为林一平的身份绝对不能暴露,必须要继续潜伏起来。为此,戴笠特意组织了一个暗杀小队,准备实施对泽重信的暗杀行动。

有林一平这内应在身边,泽重信的行动完全暴露在军统面前。

1941年10月26日,泽重信被军统特务暗杀。

泽重信被暗杀之后,日本方面自然不会善摆干休,组织了人马进行调查。

巧合的是,复杂调查此事的,正是林一平。林一平也毫不含糊,利用这个机会,枪毙了多名与泽重信有隙的日本侨民,从而将自己在厦门的地位稳固起来,并继续为军统提供情报。

抗日战争结束后,林一平担任了军统(保密局)台湾站站长,同时兼任台湾省警备司令部别动队司令,并化名为林顶立,在二二八事件中充当了刽子手的角色,杀害了大量无辜平民,算是一个明显的污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