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战役,红军损失5万还是3万?刘伯承回忆:人员折损过半

众所周知,湘江战役是红军长征途中损失最大的一次战役。

那么,这次战役红军的损失究竟有多大?历来众说纷纭,没有定论。关于此战的牺牲人数,有的说从8.6万骤减到3万多人,也有的说从6.4万人减员到3.5万人,还有的说此战红军牺牲3.8万人。

湘江战役牺牲的师、团级干部,有的说师、团级以上干部共14人,也有的说牺牲7位师级干部、14位团级干部,还有的说惨烈的湘江之战红军共牺牲师、团级干部36人,其中师级8人、团级28人。

为了阻击敌军掩护主力突围,红三军团红5师、4师和红一军团1师72师分别在新圩、光华铺、脚山铺阻击川军和桂军几天几夜,这三大阻击战每一个都堪称炼狱之战,哪一个更惨烈?

红34师幸存的最高级别干部,很多人认为是100团团长韩伟,这是不是真的呢?

湘江战役形势示意图

一、湘江战役,红军损失5万多人还是3万多人?

江西苏区红军的长征出发日期,是1934年10月19日。

湘江战役的发起时间是11月25日,也就是红军主力开始长征的第37天,此时红军已经突破了敌军在广东、广西、湖南境内设置的三道封锁线,而以广西全州为中心的湘江则是敌军第四道封锁线。

湘江战役的损失,一般说法是从长征出发时8.7万人锐减至3万多人。

这8.7万人包括红一、三、五、八、九5个军团,另有两个中央纵队。在突破前三道封锁线时,红一方面军分别减员3700人、9700人和8600余,总共减员2.2万多人,到达湘江剩余6.4万人。

当然,红军的减员牺牲只占一部分,有相当部分是由于伤病留置地方、被俘、掉队、开小差,以及相当数量的非战斗人员遣散。此外,长征沿途扩红4000人,所以湘江之战前红军约6.8万人。

但是,为时一周的湘江战役到底牺牲了多少人,目前尚没有准确的数字。

按照一般笼统的说法“红军剩余3万余人”,此战大约伤亡3.8万人。而如果按照刘伯承元帅在《回顾长征》中的提法“人员折损过半”,那么红军在湘江一战的损失就在3.4万人上下。

2019年落成的湘江战役纪念园烈士墙,目前搜集到的烈士名录共20321人。

红军突破四道封锁线示意图

二、湘江战役牺牲了多少师、团级干部,谁的级别最高?

湘江战役之所以打得如此惨烈,主要是几个方面的原因造成的。

其一,敌强我弱。由于红军有大量非战斗人员,6.8万人里头的战斗部队只有5万人。而敌中央军周浑元、湘军刘建绪、桂军白崇禧共30万人,敌我兵力六比一,敌军武器精良还有飞机助阵。

第二,地形不利。湘江战役主要在广西的兴安、全州、灌阳一带,属于湘江上游。山高林密地势狭窄,对带着“坛坛罐罐”蜗牛一样缓慢行军的红军非常不利,而川军和桂军更擅长山地丛林作战。

第三,也是最关键的一点,李德、博古不是何健的对手,没有轻装急进,白白浪费了两三天时间。这样一来,不但红一、九兵团左路和红三、八军团右路陷入苦战,殿后的红五军团更危险万分。

在湘江一战,红一、三军团伤亡惨重,红八、九军团由于新兵较多损失更大,而只有红13师、红34师的红五军团,则只有红13师幸运地压哨渡过了湘江,最后的红34师陷入重围全军覆没。

按照湘江战役纪念园的统计,此战红军共牺牲师级干部8人、团级干部28人。

级别最高的两位红军烈士,都出在五军团“绝命卫师”红34师,就是师长陈树湘、政委程翠林。两人和红34师101团团长韩伟都参加过秋收起义,也是主席信得过的井冈山走下来的青年将领。

陈树湘

三、三大阻击战,红一、三军团谁打得更惨烈?

由于蒋氏认为红军“流徙千里,四面受制,下山猛虎,不难就擒”,正是“毕其功于一役”的最佳时机,所以不但发电报还通过写信给前线将领打气。而湘军和桂军向来彪悍,更是像打了鸡血一样。

湘江一战红军所面临的,堪称我军史上罕有的势均力敌的对手。

但是,由于敌军拥有武器装备和空中优势,四面受敌的红军伤亡是敌军的数倍,而担任三大阻击战的红军指战员,更是以营、团成建制的伤亡为代价,为中央纵队和主力赢得了宝贵的突围时机。

守卫新圩的是李天佑红5师14、15团,面对1.3万桂军红5师参谋长胡震、14团团长黄冕昌牺牲,政委谢振华和15团白志文、罗元发负伤。红5师损失2000多人,彭德怀急令红6师18团增援。

担任光华铺阻击的,是红4师10团。他们面对敌军4个团的轮番进攻,激战两天三夜,两任团长杜中美、沈述清牺牲,政委杨勇腿部负伤,全团损失大半,红4师损失上千人,三军团牺牲2100人。

脚山铺,也叫觉山铺,红一军团红1、2师和少共国际师2万人硬杠川军4个整编师6万人,激战4天损失4000多人。红2师5团团长易荡平腿被子弹打穿,为了不当俘虏抢过警卫员的手枪自尽。

脚山铺阻击战无疑是最惊险的,敌军一支部队差点就端了林总的军团指挥部。

易荡平

四、红34师幸存的最高级别干部,是不是团长韩伟?

在湘江战役中,不仅红一、三军团其余各军团都有很大损失。

红八军团,长征开始时有1.1万人,湘江战役前尚有8000多人,渡过湘江后只剩1200人,其中还有半数是挑夫、厨师等勤杂人员。红九军团也好不到哪里去,出发时1.15万人,红22师一直充当“警卫队”和“挑夫队”。湘江一战,红九军团只剩不足3000人。

“铁流后卫”红五军团损失更大,长征时1.2万人,抢渡湘江前还有1万多人,红34师5300余人红13师5000余人。但是,红13师幸运地过了浮桥,红34师走错路耽误了时间,很快陷入重围。

红34师政委程翠林牺牲,师长陈正湘重伤被俘后扯断肠子悲壮牺牲,参谋长王光道带领100余人进入大山打游击,后大部牺牲。掩护的101团100多人战至14人全部跳崖,韩伟等3人幸免于难。

在追赶队伍的过程中,3营政委胡文轩、5连通信员李金闪牺牲。只有化装成乞丐的韩伟幸运地追上了大部队。1955年9月,韩伟被授予中将军衔,也被很多人认为是红34师幸存的最高干部。

实际上,红34师幸存的还有比韩伟级别更高的干部,他就是红34师政治部主任朱良才。

开国上将朱良才

五、朱老总第一任秘书

在湘江战役中,朱良才的身份是红34师政治部主任、代政委。

朱良才是湖南汝城人,出生于一个书香世家,还当过几年教师。27岁时参加了湘南起义,被朱老总慧眼识珠加以培养,朱良才有文化又很稳重,井冈山会师以后,被朱老总点名调到红4军军部任秘书。

而主席也挑选了一个秘书,就是后来的四野政治部主任、开国大将谭政。

就这样,朱良才成了朱老总的秘书,谭政当了主席的秘书。两人后来也成长为优秀的政工干部,而红34师在湘江战役牺牲的陈树湘、政委程翠林和幸存的团长韩伟,都是朱良才在井冈山结识的。

红军时期,朱良才由于指挥战斗表现突出,被授予二等红星奖章。

长征开始后,朱良才任红34师政治部主任、代政委,湘江战役时,朱良才因为旧伤复发被送到了军团部。而陈树湘和程翠林则带领红34师驰援红6师18团,结果两支部队双双全军覆没。

抗战和解放时期,朱良才和韩伟同在晋察冀军区,1955年朱良才被授予开国上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