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70岁妇科男医生,私自捐精数十年,女患者给他生下94个孩子?

美国的印第安纳波利斯,有一个专攻不孕不育的妇产科明星男医生唐纳德·克莱恩,声誉极高几乎附近所有不能生育的夫妻,都会找到这位男医生求助,从1979年到1986年,方圆四十里的夫妻,先后诞下了94个新生儿,可这并不是一次简单的“人工受孕”,这些女性患者被注入体内的所有的“精子”,都来自于这位70岁的男医生,当时消息一处轰动了整个美国。

那这位妇产科的男医生唐纳德·克莱恩,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为何会作出败坏伦理道德的事情,却丝毫没有任何悔改之意呢?1981年,一位年轻的女士里兹 怀特慕名而来,找到了唐纳德·克莱恩的诊所,希望他能帮助自己进行“人工受孕”,自己和丈夫已经走遍了大大小小的医院,可肚子一直也没有动静。

当时的唐纳德·克莱恩医生已经年过七十岁,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非常热情地欢迎了怀特夫妻,对于他们的疑问,也做了非常详细的解答,克莱恩医生还郑重其事的强调了“精子”的来源,绝对是年轻的医师或是从医的学生提供。因为当时这种系统还没有健全,并没有大型精子库,只有从主治医生口中,了解到受孕的信息,谁也不知道背后到底是如何操作的。

只不过克莱恩可是妇产科治疗不孕不育的明星医生,怀特夫妻很信任他,很快就签署了人工受孕的协议,等待两人的宝宝降临。随后怀特前前后后在克莱恩的诊所,接受了五个月的治疗,十五次的人工授精,终于怀上了孩子。

谁也不知道,克莱恩医生到底是使用什么方法,让女患者快速怀上孩子,许多家庭依旧络绎不绝的登门求诊,直到三十年后的一天,真相才慢慢浮出水面,震碎了女患者的三观。

妇产科丑闻公布于世

在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有一位33岁女性洁克巴·巴拉德,她想要寻找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因为她从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不是父母亲生下来的孩子,而是通过母亲人工受孕诞生的。因为在大家庭中,只有自己是金头发蓝眼睛,身边的兄弟姐妹都是黑眼睛黑头发。

所以她一直渴望能认识自己生物学上的父亲,但这个愿望迟迟没有实现,因为早在自己二十几岁的时候,巴拉德就致电过给母亲做手术的医生克莱恩,但克莱恩表示所有的信息均被销毁,况且捐赠者的信息为隐私,他不能透露太多,但医院也是有规定的,同一个捐赠者的精子,不会使用超过三次。

可巴拉德还是没有放弃,她坚信在高速发展的科技社会中,一定会有某种办法,让她找到自己的兄弟姐妹。这就有了2014年发生的故事了。当时美国推出一款很火的DNA测试产品,人们只需要在线上购买产品,然后把自己的唾液样本寄回去,这样就可以获得一份基因检测报告,同时也会从大数据中把拥有相同血缘关系的人列出来,我们也可以把这种数据称为“家谱”。

兴奋的巴拉德一直等待结果报告,可谁又敢想,当她拿到基因检测数据后,整个人都懵了,这个报告带给她的不是惊喜,而是一系列的惊吓,随着巴拉德继续的深入探究,一件件一桩桩,可怕的妇产科丑闻将公布于世。巴拉德发现自己和七个人存在血缘关系,但这仅仅是做过基因检测的人,但克莱恩医生说过“人工受孕的精子使用,最多不超过三个人”。所以这里面一定有人撒谎了,并一直隐藏着一个可怕的秘密。

因为和巴拉德有着血缘关系的人,都住在方圆四十里的地方,如果不彻底查清楚这个事情的原委,那以后大家谈恋爱结婚生子的对象,和可能就是自己的手足,即违背了伦理道德,生出来的小孩也会不健康。于是巴拉德找到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决定联手共同寻找事情的真相,原来他们都是因为父母无法生育,接受了人工受孕所诞生的,重要的一点是,他们父母的主治医生都是克莱恩医生,难道为了更加快速方便得到“鲜活精子”,妇产科一直让同一个人,无限提供所需的精子数量吗?

巴拉德为了可以精准的寻找到大家共同的生物学父亲,开始在DNA基因库里进行交叉匹配,结果显示有一个叫做希尔维亚的女性,是他共同的亲人。当几人来到希尔维亚家里时,有了一个更加惊人的发现,他们的生物学父亲不是别人,正是具有明星医生称号的“唐纳德·克莱恩”,也是希尔维亚的弟弟。

这些孩子的母亲都不知道,当年克莱恩医生给她们做人工受孕之前,会自己先到另一个房间,取出鲜活的样本,随后用一根长长的针管注射到女患者的体内。看似简单的操纵,背后却隐藏着肮脏的秘密。其中一位接受过克莱恩医生治疗的女性,听闻事情的真相后失声痛哭,她忍受不了如此恶心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当年来来回回注射了十五次,感觉自己被克莱恩侵犯了十五次,可自己十几年里一直被蒙在鼓里。

随着事情的不断曝光,更多去过克莱恩诊所的人得知真相,于是他们也做了一份DNA检测,和克莱恩有血缘关系的人也越来越多,根据统计至少有不少于94个家庭,诞下了和克莱恩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同时也说明克莱恩医生在10年中,一直非法使用自己的精子,给女患者提供治疗。

但一开始克莱恩面对自己诊所的丑闻都闭口不谈,巴拉德认为他可能和“箭袋组织”有关,这是一个极其不正常的组织,经常告诉加入他们的人,一定要多多的繁育白种人,他们就是上帝派来的战士,来到地球完成自己的任务。如果我们谁有能力让孩子变多,这也可以引起上帝的注意。同时克莱恩还在诊所内摆放着一个小物品,上面写着“我在你母亲的子宫里塑造了你,在你出生之前,我就认识了你”,这正是箭袋组织常说的一句话。克莱恩很可能被里面的言论洗脑,才会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

随后社会舆论越来越激烈,克莱恩也不得不出面回应此事,但他依旧没有认错的态度,反而面对大批的指责和质问,依旧保持自己的一套说辞。想要拿到鲜活的样本,需要在一小时内拿到,但受孕者和捐精者的时间很难协调,我作为一名医生,应当帮她们解决烦恼。

虽然克莱恩承认使用了自己的精子,但却对于原因一直都支支吾吾,可人们对于他的说法并不赞同,因为来到医院寻求帮助的夫妻中,有多个案例中的丈夫是没有生育障碍的,为何布莱克不直接用女患者丈夫的样本呢?

这还不是最令人不能容忍的事情,布莱克的精子根本不合格,在他的病史中有消化系统和肠道疾病,同时还有凝血障碍和免疫缺陷障碍。这些在女患者身上都是没有的,所以当她们的孩子也出现相同的病症后,也就意味着遗传到了克莱恩的基因。

所以受害的女性都希望法律可以还她们一个公道,但这一次事与愿违,克莱恩一直都嚣张无比,试图用另一种美化丑闻的角度,给法官解读了自己的违背伦理的做法,声称自己在24岁的时候,不小心撞死了一个四岁的小女孩,从此就有了信仰,为了获得心灵的平静,开起了诊所帮助更多家庭孕育孩子。

虽然检察官德莱尼没有否认克莱恩的可耻行径,但从法律的角度来说,这不是对女性的侵犯,法律上也没有明确地指出,禁止医生用自己的样本,给患者提供人工受孕。所以对于克莱恩这样的案例,法律上没有明确的罪名。

所以这场侵犯纠纷案很难有定论,只能说克莱恩一开始不承认事情的真实性,给司法顾问提供了虚假的证词,可以指控他犯下妨碍司法调查罪,但剩下的指控很难成立。随后克莱恩在2017年的时候被吊销了医疗执照,罚款500美元,并判处缓刑一年的处罚。

其实这样的恶魔医生不止克莱恩一人,但他们也同样不承认自己的罪行,并一而再再而三地美化自己的做法,但深受其害的家庭,并没有放弃争取自己的权力,如果没有人站出来为这个“妇产科丑闻”发生,那以后将会有更多的女性受害。

终于在2018年的时候,美国的印第安纳州明确了生育欺诈也属于犯罪,但克莱恩已经受过判决,所以不能再继续指控他。

虽然这些深受其害的家庭,给大众争取了到了更多的权力,让他们在之后的医疗生活有了安全的保障。但被克莱恩伤害的家庭,可能需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去淡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