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美國打一場貿易戰,馬克龍和朔爾茨敢嗎

近期,美國在國際舞台上可以說是顏面盡失。不只是像中俄這樣的強大對手不給它面子,就連像沙特、阿聯酋這樣的中東盟友,也都 「不再聽命於華盛頓」。沙特《阿拉伯新聞》在日前的報道中是這樣說的:全球權力正在歷史性地從美國手裡被轉移。

美國這個「霸權頭銜」在西方世界以外的地區,現在幾乎快行不通。所以,外頭的欺負不了,美國就只能窩裡鬥,將霸權主義大棒砸向自己的盟友。據中青網報道,美國緩和與歐盟貿易關係的計劃遭遇新障礙。原因在於:歐盟抱怨美國最近的產業政策「有失公平」,其中包括新近出台的《通脹削減法案》中的3700億美元清潔能源補貼。

歐洲盟友抱怨,拜登新出台的該法案,把歐洲在美的電動車企業及其相關行業,排除在相關的減免稅和補貼清單之外。為此,德國和法國近期擱置雙方在能源問題上的糾紛,一致對外炮轟美國相關產業政策,並威脅對美國展開報復。

另外,美國還利用歐洲能源和電力價格高昂的機會,出台一系列優惠投資政策趁火打劫,把大量的歐洲企業「勾引」到美國投資建廠。幾乎可以肯定,歐盟國家如果不及時出台有效政策止損,今後被產業空心化的就是歐洲。所以,法國總統馬克龍痛斥美國在商業和貿易等領域上,設置所謂的「雙重標準」。同時,他還警告稱,美國的補貼政策,最終有可能演變成美歐之間的新一輪貿易戰。

毫無疑問,美國在經貿和投資領域上,一直將歐洲國家當成競爭對手、而非合作盟友。因此,在經貿層面上,美國對歐洲盟友下手從來就不留情面。尤其是在天然氣對歐出口方面,美國以高出俄氣數倍的價格向歐洲出售天然氣,導致歐盟各國怨聲載道,馬克龍甚至聲稱「找拜登談談」。由此可見,在美國看來,在利益面前,盟友和敵人根本就沒有區別。

在烏克蘭問題上,歐洲墮落到美國附庸的位置上,這等同於是在主動增加美國霸凌歐洲的底氣。所以,當歐洲意識到自己的切身利益受到傷害,打算起身反擊的時候,可能為時已晚。畢竟,歐洲已經被烏克蘭危機牢牢套住,其經濟陷於滯脹危機泥潭中無法自拔。與美國打一場貿易戰,馬克龍和朔爾茨敢嗎?

美國政府的無恥體現在:它在對盟友進行傷害的同時,還要求他們掏錢替美國辦事。據《參考消息》報道,德國《世界報》抱怨稱,美國一些國會政客近期呼籲歐洲接替美國,為烏克蘭做更多的事情,其中就包括提供更多的武器彈藥,因為烏克蘭「是他們的後院」。

美國總統拜登和防長奧斯汀,近期也態度鮮明地要求歐洲盟友:「應該對烏克蘭做出更多的承諾,並期待他們的軍事開支能夠超過GDP占比2%水平」。顯然,美國在貿易問題上對歐洲盟友唱大黑臉,而在對烏軍援問題上卻換上了紅臉。看來,拜登政府「在有利於美國的領域進行合作,在不利於美國的領域展開競爭」的策略,並不只是用於其對華關係上,同樣也適用於歐洲盟友。

歐洲盟友長期錯誤的對美綏靖政策,造就了奴顏婢膝的本質。所以,當馬克龍和朔爾茨抱怨美國在貿易、投資和能源政策上「搞雙重標準」的同時,他們卻仍按照美國的意願,一如既往地為烏克蘭提供武器,削弱歐洲抵抗美國霸凌政策的資本。

當法德感覺到利益被侵犯的時候,就很難像其他國家那樣,勇敢地對美國的霸凌政策說「不」。至少,當歐洲國家在烏克蘭危機中越陷越深的時候,出於對美國安全保護的依賴,他們在遭受美國欺凌的時候,也就只能忍氣吞聲。

由此可見,當美國霸權主義在其他地區屢屢碰壁的時候,突然發現這個世界上還有像歐洲和日韓這樣的「軟柿子可以捏」,華盛頓的那些政客們自然不願意放棄這種機會。畢竟,美國霸權主義地位是有「保質期」的,這時候不抓緊機會對歐洲盟友下手,更待何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