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何视中国为“头号威胁”?想让中国回到1900年

五角大楼在其《2022年国防战略》报告中表示:“对美国国家安全最全面和最严重的挑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把中国列为“头号威胁”不同,该报告将俄罗斯列为“严重威胁”。

中国威胁论在西方世界很有市场。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发表了类似的讲话。她将中俄伙伴关系描述为一种威胁,称“我们需要应对这一全球挑战”。与此同时,北约把魔爪伸向亚洲,美国要在中国周边建立“亚洲北约”。

无论是恐华症还是恐俄症,都是白人种族主义在作祟。欧盟外交事务负责人约瑟夫·博雷尔将世界划分为“花园”和“丛林”,就很有代表性。

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表示,欧洲必须团结起来驯服自己花园之外的东西,这引发了令人尴尬的殖民意味。它的言外之意是,西方世界是高人一等民族,有权控制和掠夺其它他国和民族。

“欧洲是一个花园。”日前,欧盟外交事务负责人约瑟夫·博雷尔(Josep Borrell)以这种奇怪的措辞,启动了一个位于布鲁日的新欧洲外交学院(EDA)试点项目。

“我们建了一个花园,”博雷尔说,“在这里,一切都很正常。但郁郁葱葱的草坪正面临威胁:“世界上其他大部分地区都是丛林”,正如新保守主义思想家罗伯特·卡根(Robert Kagan)曾经说过的那样,“丛林会重新生长。”很显然,他把欧洲描绘为“花园”,当然也包括北美,而把亚非拉大部分南方国家,视为“丛林”。

不出所料,他的讲话引起了公众、政府官员和外交官的愤慨。埃塞俄比亚的国家安全顾问雷德万·侯赛因(Redwan Hussien)想知道:“非洲仍然是一个只为装饰别人花园的丛林吗?”加拿大驻联合国大使鲍勃·雷(Bob Rae)也总结道:“博雷尔做了一个多么糟糕的类比。当然,历史和我们自己的生活经验告诉我们,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没有暴力。”

博雷尔的这番言论意义非凡:在担任现任欧盟外交事务负责人之前,他曾担任《欧洲未来公约》成员、欧洲议会议长、欧洲大学学院院长。换句话说,博雷尔是目前站在欧洲一体化前沿的人物。

当然,这个比喻的遗产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把世界政治描述为和平的花园和暴力的丛林之间的清晰划分,有明显的帝国主义意味。的确,西方文化的视野中充满了丛林:在好莱坞电影中,我们一次又一次地被邀请跟随白人英雄,进入由野蛮土著居住的深邃黑暗的森林。它提醒人们,被殖民国家人民的鲜血,浇灌了西方的“花园” 。

在2022年援引这种文化框架是最令人讨厌的。在外交上产生反效果:欧盟和美国努力在全球南方国家中争取支持,反对普京领导的俄罗斯,但到目前为止,这些努力都失去了博雷尔自己所说的“叙事之战”。在这种情况下,一位欧盟高级官员将这些国家描述为“丛林”,说得委婉点,是不明智的。

这位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没有提到,500 多年来,欧洲殖民主义列强经营着人类历史上最暴力的帝国,监督着大规模种族灭绝、种族化的动产奴隶制、种族清洗和持续不断的战争。中国近代的百年辱屈历史,就是西方侵略中国的血泪史。

相反,博雷尔在他的讲话中继续将欧洲描绘成文明的优越“灯塔”。他说,“相信我,欧洲是很多事情的好例子。世界需要欧洲。我环游世界的经历是,人们将我们视为灯塔。为什么这么多人来欧洲?是否有非法或非正常移民流向俄罗斯?不太多。他们来欧洲是有充分理由的。”

在演讲中,博雷尔间接承认西方正在与俄罗斯和中国打一场新的冷战。他说,“现在,我们绝对摆脱了冷战和后冷战。后冷战以乌克兰战争结束”。

博雷尔在讲话中还赞扬了美国外交官乔治·凯南。凯南是一位坚定的冷战者,也是对苏联“遏制”政策的设计者。博雷尔称这一时刻为“异常变化的时代”,并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强权政治的世界。我们捍卫的基于规则的系统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在博雷尔这些西方政客眼中,中国挑战了所谓的“以规则为秩序的国际规则”。“中国威胁论”的含义,就是让不让西方为所欲为。中国驻古巴大使马辉在社交平台写道:“1900年,中国不是任何国家的威胁,也不是世界安全与繁荣的威胁。2022年,中国将成为威胁。这是一些西方政客的逻辑。他们想让中国回到1900年?中国人民不会允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