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房东给中国留学生免租8年,晚年患病,小伙:来中国我养你

十几年前,在郑州市某公园里,人们总能看到一独特景象。

只见一个面容温润的小伙子搀扶着一位身材矮小的外国老人,两人伴着阳光一起散步、遛狗。

而这年轻小伙叫宋扬。

外国老人名为汉斯。

一开始,来来往往的人总是用怪异的目光打量两人。

后来,有人实在忍不住好奇心,问宋扬:

“这个外国老人和你什么关系啊?”

听闻外人的询问,宋扬只微微一笑,看了看身旁的汉斯,回答道:

“我们是一家人呀。”

这话不禁让问的人更加疑惑。

因为无论从国籍、外貌、甚至是名字上看,两人根本没有一点共同之处。

宋扬与汉斯

那么,既然不可能具有血缘关系,两人究竟有何渊源?

架不住越来越多的路人好奇,宋扬便将自己和汉斯的故事娓娓道来。

当听到两人只因一面之缘相识,但宋扬却许下一个一辈子的承诺时,

众人早已热泪盈眶,思绪仿佛跟随他回到了两人分别时刻……

情深意重 时刻惦念

在一间昏暗的小房间里,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沙发上,只留下一个孤独的背影。

这是宋扬在英国伦敦与汉斯分别时,见到的最后画面。

2007年,宋扬完成自己的研究生求学任务,打算回国发展。

因此,他不得不与眼前这位外国老人告别。

等宋扬回到国内,凭借高文凭,他很快拥有自己的事业。

可即便生活顺风顺水,但一想到与汉斯离别的场景,他依然觉得心里空空的。

事实上,这些年来,宋扬一直放心不下这个孑然一身的老人。

所以,他只能想各种方法,和汉斯保持联系。

宋扬母亲

为了解汉斯的生活起居,宋扬每天夜里刚忙完家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汉斯打电话

久而久之,这已经成为他每天雷打不动的习惯。

“汉斯,你今天过得怎么样?吃得睡得还好吗?”

直到汉斯报备自己平安后,宋扬才能稍微放心地睡去。

但是,隔着重重山海,仅凭一条电话线的联系,宋扬总是忧心忡忡:

“汉斯如果发生什么事怎么办?

他一个70多岁的老人,能照顾好自己吗?

他在那边会感到孤独无助吗?

……”

然而,最让他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一天夜里,宋扬来到贵阳出差。

虽然累了一天,他刚回到酒店,还是像往常一样,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宋扬和汉斯

然而,十几声响铃过去后,对方仍然没有接听。

他继续打着,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无任何回应。

一瞬间,宋扬彻底慌了。

不过好在他留有汉斯邻居的电话。

于是,其急忙把汉斯失联的情况告诉邻居,托邻居帮忙寻找。

后来,为尽快找到汉斯,宋扬还用传真机传了一份地图过去。

这是他根据以往老人经常活动的范围,画的一张地图,并在上面标注了三种可能找到汉斯的路线。

就这样,他在酒店焦急等待了好几个小时,邻居才在伦敦某个酒吧里找到烂醉如泥的汉斯。

酒醒之后的汉斯回拨了宋扬的电话。

他啜泣着,用微弱的声音,对宋扬说:

“没有你在身边,我真的太孤独了。”

原来,离开宋扬之后的汉斯,根本就没法好好照顾自己。

他很少和人说话,而且经常跑到酒吧里酗酒,回到屋子里一躺就是好几天。

胡子不刮,头发长得打成绺。

整个人就像一个被人丢弃的流浪汉。

听到这里,宋扬心里更加难受。

他想起汉斯和他说过,之前曾在酒吧里结识了一位“酒友”,也是一人独居。

但有一天,那位酒友突发心脏病,去世了好几天了才被人发现。

宋扬突然意识到,如果任由汉斯这样下去,他可能也会面临酒友一样的情况。

晚年凄凉,无人在侧。

于是,宋扬第一次提出了让汉斯来中国的建议:

“你来中国吧,住我家,我来照顾你,我给你养老。”

但对于这个提议,汉斯拒绝了。

汉斯

他觉得自己已经太老,去到中国只能是个累赘,他不想给宋扬添麻烦。

况且,他在英国生活了大半辈子,也从来没有踏足过中国,他不敢去。

既然如此,宋扬只能尊重汉斯的决定,维持之前的电话联系。

他每天还是会和汉斯聊天,以这样的方式陪伴着老人。

或许看到这儿,许多人会疑惑:

两人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宋扬为什么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时时牵挂着他呢?

汉斯对宋扬而言,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异国情缘 相互陪伴

汉斯对宋扬而言意味着什么,只有宋扬心里最清楚。

他一直记得,两人互相陪伴的温暖时光。

许多年过去了,他与汉斯第一次相遇的画面,仍然历历在目。

那是1999年的冬天。

英国伦敦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寒风阵阵。

宋扬

19岁的宋扬,刚刚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乡。

他稚嫩的脸上流露出些许害怕和不安。

以此,去往超市买东西的路上,宋扬因坐反公交车,只好重新来到站点。

在等车时,一位身材瘦小、步履蹒跚的老人手里拎着一大袋东西,迎面向宋扬走来。

经过时,老人露出了礼貌的微笑。

性情温和的宋扬同样回以微笑致意。

不知为何,看着老人艰难行走的样子,宋扬突然有了勇气。

他主动上前和老人讲话,并提出要帮老人提东西。

听闻年轻人的善举,老人连连道谢。

由此,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攀谈起来。

相谈甚欢后,老人热情邀请宋扬回家里做客。

宋扬对本地人的生活很感兴趣,没多想便答应了。

宋扬和汉斯

来到老人家中,他心里还是有些震惊的。

因为其完全没有料到,老人居然是独身一人生活在一个40平米的房子里。

为招待宋扬,他还从冰箱里拿出自己常吃的食物——一些生冷的速食便当。

看着老人平时就是吃这样的食物,宋扬心疼极了。

他自告奋勇要下厨,接着把这些生冷的食物都放到锅里炒了炒,做成改良版中国菜。

看着色香味俱全的饭菜,老人赶紧尝了尝,紧接着便是一段连声称赞。

饭后,两人继续攀谈起来。

尽管,那时的他们并不能流畅交流。

但各自说的意思,互相却也都能心领神会。

宋扬和汉斯

之后宋扬了解到,这位老人叫汉斯。

他并不是英国人,出生在瑞士,年轻去过美国、以色列,最后跑到英国来做生意。

其开过酒吧、做过秘书,一直未婚,就这样在异国飘零许多年。

听闻老人凄凉的境遇,宋扬十分感同身受。

现在,他也是一个人孤零零来到陌生的国度求学,语言不通,又无依无靠。

两个孤独的灵魂就在一瞬间遇到彼此。

临别时,汉斯对宋扬说,希望还能保持联系。

闻言,宋扬自然也愉快地答应了。

汉斯

只是令他有些意外的是,两天后,在麦当劳做兼职的宋扬突然接到汉斯的电话:

“你搬来与我同住,好吗?我不需要你的房租。我们彼此照顾。”

宋扬一时间愣住了。

不过后来转念一想,一来老人确实需要人照顾;

二来,搬去与汉斯同住,他也能省下一笔租房的钱。

最重要的是,他乡遇知音的那份喜悦让宋扬立即答应了汉斯的请求。

于是,宋扬和汉斯住到一起。

至此,宋扬每天不仅会承担做家务的活儿,还会变着花样来给老人做菜。

同样地,因为有了宋扬在身边,平时嗜酒如命的汉斯再也没有去过酒吧。

他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

宋扬和汉斯

不仅如此,汉斯还帮助宋扬提高英文水平,带他熟悉伦敦各个角落。

除了共同经营着温馨美好的生活,遇到挫折时,两人也是彼此的庇护伞。

2001年,宋扬在骑车上学的路上,被迎面驶来的小汽车撞伤。

他的三颗牙齿被撞掉,下颌骨骨折。

当时,汉斯到医院,看到浑身是血、脸肿得不成人样的宋扬时,失声痛哭。

而后他严肃要求医院一定要为宋扬提供最好的医疗手段。

由于汉斯的极力交涉,医院没有轻视这位外国小伙,为宋扬制订了缜密的治疗方案。

等到宋扬好转出院后,汉斯更是跑到很远的地方,为宋扬找了一家很好的牙科医院,帮助他修补牙齿。

正所谓,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

2003年,当汉斯眼睛看不清楚,需要动白内障手术时,宋扬也毫不犹豫地请假。

其前前后后三次,陪同汉斯去到医院,全程照顾着他

就这样,时间不知不觉过去8年。

宋扬和汉斯

共同生活的这些年里,两人一齐拍摄了很多的照片用来留念。

每一张照片里,宋扬和汉斯的脸上永远都是幸福而满足的表情。

他们相依相伴、患难与共,早已超越了年龄、血缘、国籍上的阻碍,从朋友变成了亲人。

那段时期,宋扬扮演着汉斯唯一的“知音”和“亲人”。

但除汉斯外,远在中国的亲人朋友也还在等着宋扬回去。

宋扬的求学生涯即将告一段落,他需要回到中国去生活。

这对于汉斯而言,是一个不得不接受的残酷的现实。

这段奇妙的异国缘分,似乎要到此为止了。

盛情邀约 激动重逢

宋扬回国后,汉斯回归到独自一人生活的状态。

没有宋扬给他做饭,汉斯只能像以前一样,将冰箱里的速食便当撕开保鲜膜便吃了下去。

小屋子里没有了往常的欢声笑语,只有一个年迈老人无尽的落寞与失意。

汉斯

于是,汉斯恢复了去酒吧喝酒的习惯,醉了就躺着,或者一直坐在屋子里,不想出门。

长期如此,汉斯病了。

他的双侧股骨头坏死,面临瘫痪在床的风险,无法去医院寻求治疗。

在两人的电话联系中,宋扬得知了汉斯糟糕的身体状况。

情理之中,宋扬再次劝说汉斯,让其前往中国治病,并保证一定会照顾好他,给他养老。

但是,让来到汉斯中国,意味着汉斯必须放弃在英国的所有一切。

他的房子、身份以及所有的保障。

英国是一个高福利国家,像汉斯这样的老人是可以在英国接受免费的手术治疗的。

宋扬直接表示,自己会全权负责汉斯所有的治疗费用,还要像家人一样照顾他。

宋扬

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宋扬已经和家人商量好了:

一定要把汉斯治好,如果汉斯愿意留在中国,那他就给汉斯养老送终。

令人欣慰的是,善解人意的宋扬父母也同意了。

他们知道汉斯曾经对宋扬关照多年,而眼下正需要儿子负起照顾汉斯的责任。

面对宋扬一家的极力邀请,汉斯被深深打动。

当时的他已经76岁,但为与宋扬重逢,他鼓起勇气,坐上了飞往中国郑州的飞机。

2008年6月初,汉斯来到中国。

在机场看到汉斯的第一眼,宋扬竟嚎啕大哭起来。

因为眼前这个老人坐在轮椅上,身体暴瘦,胡子拉杂。

多年不见,汉斯已经变成了这样糟糕的样子,这让宋扬心痛不已。

宋扬和汉斯

为不耽误治疗时机,他赶紧带着汉斯来到郑州最好的医院里看病。

医生表示,汉斯是高龄患者,手术风险很高,而且恢复效果不理想。

但是不做手术,势必面临瘫痪。

所以必须得抓紧为汉斯做髋关节置换术。

手术那天,宋扬全家都在医院里等着,祈祷一切顺利。

可是,凶险的状况还是在汉斯这个可怜的老人身上发生了——术后大出血。

情况十分危急,宋扬哭着对医生说,

无论花多少钱,都一定要保住汉斯。如果汉斯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会内疚一辈子。

幸运的是,经过医生全力抢救,汉斯转危为安。

而那一天,宋扬不眠不休地守了他一夜。

这次手术,前前后后花了十万多块钱。

汉斯

但是为让汉斯好好养病,不要多想,宋扬没有告诉他治疗费的事情。

出院那天,宋家人为汉斯做了他最喜欢的中国菜——红烧素豆腐,还为他腾出了家里最大的一间卧室,让他好好休养身体。

经过这次鬼门关,汉斯清楚地知道:

宋扬一家热情、善良,对他施以无微不至的照顾,完全值得信任和托付。

而他也不想辜负宋扬对他的真诚相待。

于是,汉斯表示,自己愿意放弃在英国所有的福利待遇,加入这个温暖有爱的大家庭里。

他要永远地留在中国。

照顾汉斯的后半生,让他能够安稳幸福地度过晚年,也正是宋扬的心愿。

温暖有爱 安身之所

就这样,汉斯加入了一个温暖有爱的中国家庭中,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在汉斯住进来一周后,宋扬提议召开了一个家庭会议,决定好好商量如何照顾汉斯,帮助汉斯适应在中国的生活。

宋扬家人

在这之后,一家人便有了明确的分工。

宋扬的父亲喜欢做菜,他提出要负责汉斯每天的饮食。

为此,他还专门学做了西餐。

于是,每天的饭桌上,除了摆着几道中式家常炒菜之外,还有独属汉斯的“小灶”。

宋扬的母亲作为退休的医护人员,主动请缨作汉斯的家庭保健医生,关注汉斯的身体健康。

非但这样,为方便和汉斯沟通,宋扬父母还从零基础开始,学起英文。

宋扬则从生活中方方面面的小细节中考虑汉斯,不让其有生疏感。

他了解到,汉斯喜欢小狗。

于是在汉斯生日那天,宋扬就给他买了一只茶杯犬当作生日礼物。

怕汉斯无聊,宋扬还为他下载了许多的英文电影,为他购买了大量的英文杂志。

节假日一到,宋家人便带着汉斯一起,到中国各地旅游。

每到一处景点,一家人都会拍照留念。

在宋家人的热情招待下,汉斯每天都洋溢着幸福的笑脸。

他挂在嘴边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中国好,中国人很善良”。

当然,汉斯也没有闲着,他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也想尽自己的一份力去回馈这些珍贵的情谊。

宋扬结婚的时候,汉斯做了证婚人。

宋扬结婚现场

在小区散步的时候,汉斯还会免费当孩子们的英文老师。

小区里的人们都很喜欢汉斯,每次相见都会主动和其打招呼。

只是,随着汉斯年纪的增大,他的身体难免会出现一些毛病。

最严重的一次是在2010年。

汉斯突然全身瘫痪,脖子以下都没了知觉,大小便失禁。

宋扬得知情况后,急忙将汉斯送到医院抢救。

检查发现汉斯是急性脊髓炎突发,需要住院治疗。

听闻这个噩耗,宋扬当即放下手中的工作,全身心来到医院陪护着汉斯,为他擦脸擦身,端屎端尿。

宋扬和汉斯

同一个病房的人看到宋扬如此精心地照顾着这位年迈的外国老人,都不相信他们居然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家人”。

最让人称奇的是,一个月后,汉斯完全没有留下任何高龄老人的术后后遗症。

汉斯说,一定是宋扬一家的真情感动了上帝,他得到了保佑。

但是,宋扬心里清楚,毕竟汉斯年事已高,之前又有酗酒的坏习惯,又经过这几次的疾病折腾,他的身体是每况愈下了。

所以,宋扬想在往后的日子里,尽量多花费一些时间来陪伴汉斯。

每天上班之前,宋扬都会为汉斯梳头、理发、剃胡子,给他讲一些笑话和有趣的故事。

宋扬和汉斯

时间就这么平静地流逝着。

汉斯在宋家度过了三年的美好时光后,某一天清晨,他再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地醒来。

汉斯的离世,让宋扬全家陷入了巨大的悲伤中。

但是他们记得汉斯的遗愿:

葬在中国,永远地留在这里。

2013年12月15日,宋扬以汉斯孙子的身份,为汉斯操办葬礼。

而后,他将汉斯安葬在郑州的一处安静的陵园里,实现了汉斯永远留在中国的心愿。

在汉斯的墓碑上,宋扬贴上了他们两个人的合照。

他以这样的方式继续陪伴着这个在异国安详终老的家人。

后记

中国有句传统的老话“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

这是人生两大喜事。

对于汉斯和宋扬而言,两个孤独已久的人在异国他乡遇到了彼此。

各自盼望已久的陪伴,终于能够如愿以偿,就像是久旱了的心灵得到了滋润。

尽管,两人并不是故知,但一路走来却能从陌生人发展为“知音”。

阔别多年之后,又有了重逢的机会,成为彼此最亲的家人。

人生有此幸事,真的是无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