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这次危险了,怪不得朔尔茨力推对华合作,美国恐怕要做了嫁衣

就在德国总理朔尔茨宣布要在11月进行访华并且力推中远集团收购汉堡港成行以后,德国却迎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德国化工集团巴斯夫27日宣布,该公司将不得不在欧洲“永久”缩减规模,高昂的能源成本使该地区的竞争力越来越低。显然这样的消息就意味着巴斯夫集团将不愿意再留在欧洲,而是将整个欧洲的产业缩减规模。要知道巴斯夫做出这样的决定,显然与整个当下的欧洲能源危机密不可分,显然这次德国是危险了。

在一个月前,这家全球收入最大的化工集团在中国开设了价值 100 亿欧元的新塑料工厂的第一部分,称这将支持该国不断增长的需求。首席执行官 Martin Brudermüller 说,“欧洲化学品市场仅在 10 年左右的时间里增长乏力,而且今年天然气和电力价格的大幅上涨给价值链带来了压力。”显然,巴斯夫集团选择在中国扩产,这也意味着巴斯夫集团缩减欧洲的产业规模是将其转移到中国。

巴斯夫集团分明就是在进行制造业转移,巴斯夫集团之所以离开德国,就是因为这次德国深受能源危机之害。德国亲自斩断了与俄罗斯之间的能源合作,这也等于斩断了巴斯夫在德国立足的根本。虽然巴斯夫为德国本土企业,可问题是化工企业本身就需要消耗大量的能源,可如此高昂的能源价格,意味着巴斯夫的生产成本将会成倍增加。本来化工企业就是一个高耗能的产业,没有相对低廉的能源价格,就会让巴斯夫的产品失去竞争力。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全球知名的化工集团,德国的老牌工业企业也只能选择与德国分手。巴斯夫通过权衡利弊,最终选择投资在中国建厂,这就等于把德国的化工制造业整个转移到了中国。如今巴斯夫宣布这样的决定,收缩整个欧洲市场规模,其实就是带走了德国的核心工业。对于现在的德国来说,不仅仅要承担高昂的能源价格,被美国一波接一波的割韭菜。还要面对来自于本国企业承受不了高昂的能源价格而选择离开,这也意味着德国制造业的流失。

对于一个以工业立国,以制造业为核心的德国来说,其实不是朔尔茨政府不想挽留巴斯夫这样的企业,只是德国政府无法干预俄乌冲突所导致的欧洲能源危机。德国不敢同意普京的建议,不敢开通北溪2号备用管线。这也让德国必然接受,来自于其他地方高昂的天然气价格,尤其是美国。德国的工业基础,其一就是依赖俄罗斯的低价能源,其二就是依赖中国的庞大市场。如今的德国已经错了一次,如果再失去对华市场,那就意味着德国将会被美国彻底收割。

正是基于这样的原因,朔尔茨才要力推中远集团与汉堡港之间的合作,因为朔尔茨知道德国再也不能失去中国这个经济伙伴了。其实德国发生的这一切,很大一部分应该在美国的预料之内。毕竟美国挑起俄乌冲突,让欧洲爆发能源危机,这都是美国设计好的圈套。欧洲爆发能源危机之后,就必然能够接受来自于美国的高价天然气,只是现在包括法国在内的很多欧洲国家才开始抱怨美国的天然气太贵。显然美国在这次欧洲能源危机当中是赚得盆满钵满,对欧洲是狠狠地薅了一把羊毛。

然而更狠的是美国已经在8月份推出了《削减通胀法案》,其中就有鼓励外国企业到美国投资建厂的相关补贴政策。明显美国放出如此优惠的投资政策,就是想要吸引欧洲的企业能够到美国投资。因为欧洲企业现在正面临着另一个危机,那就是高昂的能源价格,让这些企业根本无法运营下去,他们只能选择逃离。就像现在的巴斯夫一样,他们已经决定放弃整个欧洲市场。美国自然是希望这些欧洲企业能够到美国投资建厂,从而彻底实现美国的制造业回流。

原来美国的制造业回流计划居然是收割整个欧洲,让欧洲成为美国制造业回流的牺牲品。只是好像天不随人愿,美国搞这么多阴谋诡计,似乎并没有让很多企业转战到美国。除了巴斯夫已经选择了中国,大众汽车13日宣布,将投资约24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68亿元)将成立合资公司,主要聚焦自动驾驶领域技术开发;宝马则先后在沈阳和苏州建设两个电动车项目,同时将欧洲的MINI电动车生产线搬到中国。德国中央银行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德国对华投资达101亿欧元(1欧元约合人民币7.2元),创历史新高。

2022年10月18日,全球光电技术龙头企业德国蔡司集团在苏州工业园区举办工程奠基仪式。6月,奥迪一汽新能源汽车项目在长春市开工,该项目将建设全新电动汽车工厂。3月,飞利浦正式在安徽滁州投资100亿元,建设产研基地。全球领先的特种化工企业赢创(德国)宣布升级其在上海的研发基地。6月24日,法国空客将新的研发中心放在了苏州。荷兰最大的化学制品公司阿克苏诺贝尔宣布,他们位于上海松江投资7500万的物流基地正式动工,并将于2023年6月正式投入使用。如此之多的欧洲知名企业纷纷选择中国,似乎美国苦心经营的阴谋,为他人做了嫁衣。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