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殺器浮出水面 僅為警告伊朗?美專家:劍指中國西北風電塔<

美國海軍戰略核潛艇罕見出航陌生水域,並罕見公布戰略核潛艇位置。據美國「動力」網站報道,美軍中央司令部發布公告稱,現任中央司令部司令邁克爾.庫里拉上將、美海軍第五艦隊司令布拉德.庫帕中將及一眾隨員,在阿拉伯海的一處秘密地點登上美國「俄亥俄」級彈道導彈核潛艇SSBN-736「西弗吉尼亞」號,親切接見了該艇艇員,對其戰鬥素質及專業水準盛讚不已。

「動力」網站隨後認為,美軍中央司令部主動披露彈道導彈核潛艇行蹤很不尋常,最大的可能性旨在震懾近期在俄烏衝突中日漸活躍的伊朗,但事實果真如此嗎?

俄烏衝突爆發以來,位於中東地區的伊朗儘管在外交層面一直秉持着反對衝突升級的明確表態,但隨後的一系列實際行動卻正好相反,首先是向俄羅斯提供大量自研的「見證者-136」型自sha式無人機(巡飛彈),該機全長3.5米、翼展2.5米、全重200千克、採用三角翼布局、配備有一台50馬力的活塞發動機、最大航速達185千米/小時。主要特徵在於造價低廉,僅為數萬美元而已,加之該機屬於典型的「低小慢」目標,使得尋常防空系統難以對其形成有效反制,因此深得俄羅斯軍政高層青睞。

在本月中上旬,俄軍針對烏克蘭中大型城市及能源設施展開的報復性打擊行動中,「見證者-136」堪稱是發揮了巨大作用,使得烏克蘭政府為此頭痛不已,不得已向西方社會急忙尋求防空系統。

其次是據美媒《華盛頓郵報》報道稱,伊朗將向俄羅斯提供兩款明星導彈,分別是射程300公里的「征服者-110」系列近程彈道導彈與射程達700公里的「佐勒菲卡爾」(又名「真主之劍」)中程彈道導彈。

「征服者-110」系列彈道導彈目前由4種型號組成,僅以最新型號,即征服者-110D-1為例,該彈外形依舊保持不變,彈體後方分布有四片十字形小型直角三角形彈翼,彈體尾部也布置有兩組X型彈翼,均呈45°角設置。該彈全長8.86米、彈徑0.61米、發射重量3.45噸、有效載荷在450~650千克之間,最大射程為300千米,制導系統方面據稱採用新型導引頭,可將打擊精度控制在100米之內。

「佐勒菲卡爾」是在征服者-313彈道導彈基礎發展而來,最早亮相於2016年9月下旬,伊朗為紀念兩伊戰爭36周年閱兵儀式上。從當時公布的畫面來看,「佐勒菲卡爾」採用車載機動方式,每輛發射車上搭載有兩枚,因此與俄制「伊斯坎德爾」系列戰術彈道導彈極為相似。據悉,該彈全長10.3米、彈徑0.7米,發射重量預計5~6噸、有效載荷達450千克左右,最大射程提升到700千米。在近年來由伊朗軍方發起的境外打擊行動中,上述兩款導彈出力頗多,不論是伊拉克境內的庫爾德武裝,還是活躍在敘利亞戰場上的恐怖分子,無一例外都受到了上述導彈的「親密問候」。

伊朗天然氣工程和發展公司CEO向媒體表態稱,俄伊兩國已就天然氣管道所需燃氣輪機進口事項達成合作,按照協議規定,俄羅斯將從伊朗採購40台自研的燃氣輪機。從今年6月以來,俄、德、烏、加等國就圍繞「北溪-1」天然氣管道採用的STG-A65工業航改型燃氣輪機維修歸等問題扯皮不斷。

儘管在德國強力施壓下,西門子已將該型燃氣輪機運抵德國境內,但礙於俄烏衝突的進一步升級,使得該型燃氣輪機回到俄羅斯手中已變得遙遙無期。與此同時,礙於國內燃氣輪機不論是技術開發,還是生產製造均受到掣肘,有鑑於此,俄羅斯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向伊朗方面尋求幫助,以此改善當前困境。

很少有人知道,伊朗擁有天然氣發電和管道驅動燃氣輪機技術,還擁有電站蒸汽輪機技術,主要原因是伊朗MAPNA集團與德國西門子公司有多年合作,伊朗可利用西門子技術生產重型燃氣輪機。早在2014年,俄羅斯因為克里米亞被西方制裁的時候,就想從伊朗曲線引進重型燃氣輪機。俄烏戰爭的爆發,讓世界各國紛紛拿錯了劇本。

毫無疑問,從起初的自sha式無人機、到多型彈道導彈,以及如今的民用燃氣輪機,通過這些雙邊合作,伊朗已在事實上與俄羅斯形成深度捆綁。美軍主動披露「西弗吉尼亞」號戰略核潛艇的行蹤,的確與對伊朗發出戰略威懾有關,意在提醒伊朗不要做得太過火。

不過使用這種方式,僅僅旨在針對伊朗發出警告的話,或與還不是美軍的全部打算,至於事實的依據,則還要從「西弗吉尼亞」號戰略核潛艇講起。

作為「俄亥俄」級彈道導彈核潛艇中的一員,「西弗吉尼亞」號由通用動力電船公司承建,1987年10月24日開工建造,1989年10月14日下水,次年10月20日入役美海軍戰鬥序列,舷號SSBN-736, 駐紮在佐治亞州的金斯灣潛艇基地內。

作為美軍發起核威懾/打擊任務的中堅骨幹,「西弗吉尼亞」號除在艇艏配備有四具533毫米魚雷發射管外(備有12枚MK48型魚雷),還在艇體舯部布置有24個直徑達2.2米的發射筒,總計可搭載20枚「三叉戟」2 D-5型潛射彈道導彈。

「三叉戟」2 D-5型潛射彈道導彈全長13.42米、彈徑2.108米、全重59.1噸、有效射程1.1萬米、圓概率偏差為90米、採用慣性制導體系,裝備有分導式彈頭(目前為W76-1型核彈頭,爆炸當量9噸TNT)。

在未達成《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即START條約)之前,一枚「三叉戟」2 D-5型可搭載8~12枚W76-1型核彈頭,隨着START條約的通過,「三叉戟」2 D-5型平均能搭載6枚W76-1型核彈頭。儘管總數看似成倍縮減,但「西弗吉尼亞」號仍可根據實際任務需求進行調整,因此該艇理論上仍可搭載240枚核彈頭,毀傷能力不容小覷。

彈道導彈核潛艇的主要特點在於長時間隱藏水下,伺機對敵實施打擊,因此使得其部署動向與具體行蹤通常被嚴格保密,視為一國的最高機密。不過近年來,美俄兩國卻一反常態,頻繁在敏感海域主動浮出水面,從而向對方實施抵近威懾。

在2020年8月,美海軍一艘核潛艇突然出現在距離俄海軍核潛艇基地較近的挪威海附近區域,引發俄羅斯強烈不滿,隨後,俄海軍旋即派出「鄂木斯克」號核潛艇前出至美國阿拉斯加附近海域還以顏色,一度令局勢緊張不已。有鑑於此,再去審視美軍中央司令部的近期舉動,也就不再難以理解,即通過主動披露「西弗吉尼亞」號戰略核潛艇行蹤,希望能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至於這隻「虎」,無外乎是中俄兩國而已。

需要指出的是,在俄烏衝突這場亂局中,美國作為幕後黑手與始作俑者,所發揮的作用除了持續把這攤水攪渾外,還暗含有將俄烏衝突向外延伸的禍心。至於最終目的,無非是為自身的霸權行徑與軍事存在所服務而已。

但今時不同往日,除破釜沉舟的俄伊兩國外,並不是當事方的中國也有堅實完備的反制手段,抵禦來自美軍發起的任何核威懾與核訛詐,美軍中央司令部主動披露「西弗吉尼亞」號戰略核潛艇行蹤與否,絕不會改變這個最終結果。

進一步來講,美軍在揮舞核大棒向他國施壓時,還需要清醒地認識到,世界核武器格局早已發生深刻變化,即他國也有能力對美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美國戰略核潛艇突然出現在阿拉伯海,有一位美國專家認為這明顯是威懾中國。針對美國海軍核潛艇罕見地突然出現在阿拉伯海一事,很多媒體認為這是美軍在威懾伊朗,不過,美國專家自己不這樣認為。

漢斯·克里斯滕森是美國科學家聯合會核信息項目主管,也是《原子能科學家通訊》「美國科學家聯盟核筆記」欄目和《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年鑑》「世界核力量」綜述部分的聯合作者。

美國科學家聯盟「核信息項目」主任漢斯·克里斯滕森認為,這明顯是在威懾中國在西部的彈道導彈發射井,與部署在東北太平洋的核潛艇形成交叉火力。

美國戰略司令部司令查爾斯·理查德上將則將中國的核武器建設,描述為與上個世紀,蘇軍核武器建設一樣的「戰略突破」。理查德上將表示:「目前中國核力量建設中最明顯的部分,中國固體燃料洲際彈道導彈發射井從零擴大到360個。

這也說明,美國對中國在西部迅速增加的「風力發電塔」,情緒很不穩定。去年《華盛頓郵報》報道說,中國在甘肅玉門附近數百平方英里的沙漠地區建造119個幾乎一模一樣的可疑工地。判斷中國正在建設100多個洲際彈道導彈發射井,而且判定是最新的東風-41洲際彈道導彈。

根據歷史經驗,美國人覺得你有的時候,你最好真的有。因此,中國一定會有井射的東風-41導彈,只是美國人眼瞎沒發現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