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前线俄军装备中国81式胸挂,来源成谜,却令很多老兵怀念

最近,俄乌战场上又出现了来自中国的装备。两名俄军士兵在自己的防弹衣外面,各自套上了一件胸挂。从绿色的基础色、4个弹匣袋和木质绊扣和2个杂物袋看来,这都是中国制造的81式胸挂。说到81式胸挂,想必这伴随了不少老兵的军旅生涯,这让多少老兵开始怀念当年的自己?等等,本该是中国生产并装备解放军的81式胸挂,怎么出现在遥远的乌克兰前线?从互联网上看,乌军也没有装备过这一型胸挂,但为什么会出现在俄军的身上?

俄乌战场再现中国装备:来源成谜

俄乌战场上出现的81式胸挂,来源是一个谜。一般说来,采购81式步枪的国家往往会搭配81式胸挂一并进口,但装备81式步枪的国家只有伊拉克,阿尔及利亚、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孟加拉国、缅甸、坦桑尼亚、科特迪瓦等二十多国,这些国家与俄罗斯的关系都不是很好,基本不存在向俄罗斯提供装备的可能。

从历史上看,中国大规模对外出口军用枪械、军用单兵携行具的历程中,有一个时间节点我们不可能忽略:两伊战争。两伊战争中,伊拉克、伊朗双方都向中国采购了大量的武器,81式胸挂也极有可能是在那个时代向伊拉克或者伊朗出口。要么是伊朗将大量的库存提供给俄罗斯,要么是在交战中流向其他国家,如叙利亚;而后被俄军缴获。

这些胸挂来到俄罗斯的传导链,极有可能如此前乌克兰获得中国制造的85式狙击步枪一般复杂。我们已经没有办法来推测它们的来源,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俄军后勤保障力度并不够,目前看来几乎搜罗了市面上所有堪用的战术携行具使用。但是,俄军本身就有仿制中国的胸挂,为什么在战场上没有出现,反倒要装备中国的胸挂?

俄军“顾头不顾腚”:仿制中国的胸挂可能已经消失,新式装备配发不到位

在1979年阿富汗战争爆发后,中国向阿富汗提供了大量的56式冲锋枪和56式胸挂。当时苏军使用的单兵携行具,仍然是M1955挎包,每个挎包可以携带3个30发钢制弹匣。但因为挎包的佩戴位置在腰间,跑动时极其容易砸到腰部、胯部,极度不适。

苏军缴获了56式胸挂后发现,这一款胸挂可以容纳3个钢制弹匣和4枚手榴弹,基本满足使用;其用帆布作为主要材料,在浸水后甚至还可以膨胀,原本只放得下1个30发钢制弹匣的空间足足扩展了一倍,对于弹药的整合程度远在苏军前一套单兵携行具之上。

而且,56式胸挂的设计巧妙,穿戴时处于射手的胸腹部,既不会在运动中伤害射手,也不会影响到射手的战术动作;钢制弹匣还起到了一定的防破片、防溅射作用,保护了射手的胸腹部重点单位;因此,56式胸挂广受苏军基层的好评,后送到苏联国内开始仿制。

在发展中,苏联也针对56式胸挂进行了一系列的改进。如Lifchik-1/2型携行具、RD-54型携行具,能够在携带4~6个30发钢制弹匣的同时还能携带4枚手榴弹,部分装具还留出了2枚信号弹的位置。这些胸挂制作简单,生产数量大,但是俄军颇有些“顾头不顾腚”的感觉,这些仿制中国的胸挂极有可能已经流失或者干脆被销毁;新式装具虽然早已经铺开量产,但配发不到位。

这也揭露了俄军后勤保障不力的事实

按照目前各国单兵装备的发展倾向来看,防弹衣和弹药携行具基本实现了整合,强调“携防一体”。但是,就俄军现状来看,只有少量特战部队使用了携防一体的战术背心,普通的步兵仍然在防弹衣外罩一件不具备防弹功能的迷彩携行具。

不过,哪怕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迷彩携行具都配发不到位。先前入乌参战的“正规军”还好,但是30万动员兵几乎就没有这样难过的待遇了:从外网的照片中看来,仍有一部分士兵穿着光秃秃的防弹衣,亦或者是在携行具面前挂着一把匕首,再无它物。不过,从传言来看,俄军连弹药都要士兵自行购买,这些士兵可能也就需要另想他法,直接在战场上获得相应的弹药等补给。

毕竟,俄军后勤保障不利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此前,俄军连150万套冬季军服都不翼而飞,更别提这些单兵携行具:因为战争,俄军的内部已经千疮百孔,只好赶忙从各种渠道获得补给,亡羊补牢。前线士兵如果能够获得充足的后勤保障,能够配发俄军的制式迷彩携行具,那怎么可能会从他们身上发现来自中国的81式胸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