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老兵去世70年,孙女只身前往大陆寻亲,称:我的籍贯是广东省

在台湾高雄有这样一个80后女孩,她的同学朋友们身份证件上的籍贯都是台湾,只有她的显示的是广东省,所以,很小的时候她心里就有一个疑惑,为什么她的户口上的祖籍是大陆呢?

家人告诉她:“因为你爷爷是从大陆来的,所以你的根在大陆。”可是当问起大陆还有什么亲人没有?大陆的家在哪里时,家人只是摇摇头,望着大陆的方向久久不语,长大之后小女孩才知道,大陆或许有亲人,只是一直找不到。

娜娜

这个小女孩名叫娜娜,是赴台老兵第三代,虽然从出生起就在台湾,但她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她的根在大陆,这一切,都与她的爷爷有关。

跟很多台湾老兵一样,1949年的时候,娜娜的爷爷何灿楠被抓走当了壮丁,离开的时候,他的妹妹只有11岁,到了台湾之后,他没有一刻不想念家乡!只是,直到去世他都没能再次返回故乡,而回到故乡也成了老人的心愿。

何灿楠

在台湾生活一段时间后,见回乡之路遥遥无期,于是他便在这里娶妻生子,不过这并不代表他歇了回家乡的心思,他只是将之埋在了心底,不久之后,他的孩子出生了,于是他嘱咐孩子,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回到大陆看看。

不仅如此,按照家乡的习俗,孩子们出生之后,何灿楠严格按照家中晚辈的辈分给孩子们取名,说话也一直用粤语,虽然孩子们很难听懂,但是他一直不改乡音。

何灿楠大儿子

后来,两岸关系缓和,虽然何灿楠无法离开台湾,但是他能向大陆的亲人寄信了。得知这个消息,何灿楠眼前又浮现出家乡的大榕树和树旁边的一个井,夏天来临的时候,他们还会把大西瓜放进水井里,等再拿出来吃,西瓜就会又甜又凉。

他想念家乡的歌谣,想念乡音,他还想念家乡的饭菜,尤其是母亲做的饭,虽然没有那么丰盛,但是那是独属于母亲的味道。通信之后,他根据记忆中的地址试着给远在大陆的亲人寄去信件,过了很久,在他忐忑的等待中,何灿楠收到了妹妹的来信。

其实,在何灿楠思念家乡和亲人的同时,大陆的亲人何尝不想念他?在收到何灿楠的来信之后,家里人很是激动,然后迫不及待地回了信,信中说,他们也很想念何灿楠,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他们一家目前搬到了广东肇庆。一家人都期待着与何灿楠团聚,为此,还专门寄信过去,说只要哥哥回来,路费等一切都好说……

然而,由于当年无法直接把信件从大陆寄到台湾,他们只能先寄到上海,然后通过上海的中间人再寄到台湾,这也导致了信件往往要好久才会到达彼此的手里,虽然速度慢,但是这么多年都等过来了,何灿楠也不急着一两天。

1989年5月份,何灿楠收到了妹妹的来信,他大喜过望,当即就向部门打申请报告,他要回乡探亲,然而世事无常,接到信件后不急,何灿楠还没来得及回家就突发脑溢血去世了,临终前他还记挂着分别了40年的家乡,而此时,娜娜也才只有2岁。

在他去世之后,他的儿子便给大陆写信说明了情况,很久之后,何灿楠的妹妹才收到了这个消息,伤心之余,她又嘱咐家人,一定要坚持和台湾那边通信,不要让两边断了联系,如果有合适的机会,两家人一定要见上一面。

何巧儿小儿子

就这样,虽然老人去世了,但是两家还是一直保持着联系,然而,几年之后,上海寄信收信的中间人去世了,加上他们又搬了家,于是便又断了联系,可是,他们还是彼此都挂念着对方。

一眨眼20年过去了,何灿楠的儿子也已经老了,他的孙女也已长大成人,受到家庭影响,娜娜从小对大陆有着不一样的情感,长大后,她也曾多次到大陆旅游,只是对于广东,她想去却又一直不敢去。

如今父亲和大伯已经年迈,身体已经大不如前,想回家乡看看的心也越来越迫切,看着父亲对大陆的亲人很是挂念,娜娜觉得,她不能等大陆来找他们,她要主动出击,帮父亲和大伯、帮爷爷,也帮自己找到在大陆的根!

说干就干,娜娜先是在新闻媒体上发布了寻亲启事,希望在广东的亲人能看到,可是她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对方来信,于是她决定求助大陆警方。当时,广东肇庆的警方收到消息后也很重视,他们也想帮助台湾同胞找到亲人,于是立马根据娜娜提供的线索进行户籍查询。

只是,娜娜提供的线索很少,只有一个模糊的地址和一个人名,这无疑增大了寻找的难度,经过第一轮比对之后,警方发现,娜娜提供的地址如今已经不存在了,那么只剩下了一个人名,那么台湾老兵的心愿能否实现呢?

根据娜娜提供的线索,何灿楠的妹妹名叫何巧如,然而警方查询之后发现,这里根本没有叫何巧如的人!难道对方已经把户口迁走了?根据警方的经验判断,很可能是娜娜提供的信息有误,毕竟口音有差别,或者字打错都有可能。

信件

于是,警方先根据“何巧”两字进行查询,结果还真就查出来了一个人,对方名叫“何巧儿”,此时警方越想越觉得,这个何巧儿就是娜娜要寻找的人,一是因为在粤语发音中“如”和“儿”发音很像,叫错了也不是不可能。

其次,何巧儿的年龄和娜娜给的信息也比较接近,于是警方决定,先从何巧儿入手,如果排除这一项可能,那再进行下一步寻找。只是,此时警方发现,何巧儿的身份已经被注销,线索似乎到这里就断了,不过他们并没有放弃,而是通过查询联系上了何巧儿的亲人。

何巧儿的女儿

听到警方的来意后,何巧儿的家人当即表示,他们在台湾确实有亲戚,只是因为各种原因已经失去了联系,经过信息比对以及娜娜提供的信息,警方核实后确定,何巧儿正是何灿楠一直惦记着的妹妹,他们就是娜娜一直在寻找的亲人。

2019年的一天,何巧儿的孩子们一大早就来接机了,他们在出口焦急地等待着,手上还举着“台湾娜娜”的牌子。娜娜跟着家人下了飞机来到出口,一眼就看见了来接机的亲人们,这一刻,哪怕是第一次见面,血缘的牵绊让彼此没有感觉到一点隔阂。

“大哥,欢迎回家!”何巧儿的家人一见到娜娜的大伯,立马上前握手拥抱。

“你们怎么都来了啊!”看到兄弟们都来接机,娜娜的大伯很是感动,他没想到,自己的兄弟们居然都来了。

在回家的路上,娜娜一家才知道,原来何灿楠的妹妹何巧儿在收到哥哥去世的消息后一直很伤心,经常拿着台湾寄来的信件和照片看,一看就是一下午,老人在2007年的时候离世了,去世前还一直叮嘱子女,一定要找到台湾的亲戚们。

老人一直牵挂着远在台湾的亲人们,她的子女也试着找过,只是他们还要生活,无法专心寻找台湾的亲人们,时间一长,也就没有那么尽心寻找了,不过他们也一直惦记着这事儿,没想到娜娜先找到了他们。

回到家乡后,娜娜的大伯因为腿脚不便,于是便让妻子和娜娜代替他上山祭拜家中的长辈,带着父亲的遗愿,娜娜的大伯终于回到了父亲何灿楠惦念已久的山清水秀的家乡,然而已经去世的两位老人却成了永久的遗憾。

来到老人何巧儿的墓地,一家人哽咽了,台湾老人何灿楠一生最牵挂的人就是妹妹何巧儿,而大陆老人何巧儿一生最惦念的也是哥哥何灿楠,直到去世,他们也没能再见面,内心的遗憾和痛苦自然无法言说,如今两家人终于见面,两位老人的遗愿也终于完成,想必两位老人也能安息了。

其实,像他们这样的人还有很多,毕竟台湾老兵实在太多,也许有的人一生都未能找到亲人,也许有的已经团聚,不能否认的是,虽然他们背着历史恩怨的包袱,但是同样的,他们也背负着作为中国人使命。

祭拜何巧儿

这一湾浅浅的海峡承载了太多的遗憾和泪水,但同样的,割舍不断的亲情也成为了连接海峡两岸的桥梁,同时也期盼着台湾早日回到祖国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