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再次发现巨型病毒!影响未知,地球再这样下去人类结局如何?

北极又双叒叕发现病毒了!2022年北半球热浪刚过去,科学家们在北极就有了新的发现。

在加拿大的一块融化的冰湖里面,科学家们发现了一种巨型病毒,并发表在了《应用和环境微生物学》上。

冰川融化

这不是北极地区第一次出现大个子病毒,在2014年的时候,西伯利亚就出现过巨型病毒。

那么,病毒都是哪里来的,它们会对我们造成怎样的影响?

冰川融化后的水面

巨型病毒再现

2022年的北半球热浪已经退却,但是北极地区失去的一些冰川不可能再回来了

科学杂志《应用和环境微生物学》宣布,在加拿大北极地区的Milne Fiord Epishelf Lake湖中发现了巨型病毒。

有趣的是,这块湖泊正是冰川融化产生的,很有可能在今后一直存在下去。

这种巨型病毒目前还在研究中,它依托于湖内的蓝细菌繁殖,尚不清楚是否会感染其他生物

加拿大的北极地区

有句话叫做,未知才会带来恐惧,这种不确定性才是最可怕的。

虽然Milne Fiord Epishelf Lake位于加拿大北极圈,方圆几十公里都未必有人,可是这里是野生动物会活动的地方。

这次的巨型病毒,让人们不免想到了2014年在俄罗斯的北极地区,发现了一种直径1.5微米的病毒

要知道一般的病毒直径也就20到250纳米左右,大部分都在100纳米上下,1.5微米等于1500纳米,是普通病毒的15倍大,这着实是个“巨人”了。

西伯利亚发现的巨型病毒

正是因为如此巨大,科学家们将其命名为“西伯利亚阔口罐病毒”

经过研究,这种巨型病毒来自3万年前,那个时候咱们的远亲尼安德特人还没灭绝。

幸运的是,阔口管病毒一般不感染人类,而是专门感染变形虫,比如阿米巴虫。

可这只能说明人类运气好,那次碰到的病毒并不危险,总不可能每一次都这么刚刚好吧?

阿米巴虫

比如2016年,还是在俄罗斯的北极地区,人类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在亚马尔半岛,因为冰雪融化暴露出了一具动物的尸骸,根据尸检报告,这只动物死了70多年

很不幸的是,这只动物是感染了炭疽病而死的,70多年前的炭疽杆菌原地复活,随即感染了附近2000多头驯鹿和98位居民

炭疽杆菌

要知道人类历史上已经有多年没有出现炭疽病,很多人坚信我们已经克服了炭疽,没想到70多年前的炭疽就能将我们打回原形。

进入21世纪以来,已经陆陆续续在北极地区发现了大约300种病菌,它们大多数都是在冻土、冰川中被提取出来的。

为什么苦寒之地会出现病菌呢?它们从何而来?

西伯利亚的冰原

重见天日

地球的气候一直都在变化,有的时候热得全球没有一块冰有的时候冷得整个星球都是白色的

在这样反复的变化中,就会出现一个地区原本繁茂,结果突遇全球变冷,将很多动物封存了起来,一同被封存的,还是它身上的病菌。

这一封就是成百上千万年的时间,直到冰雪再度消融,动物的遗骸和病菌重见天日

北极地区发现真菌化石

在西伯利亚的冻土层,发现了很多是史前生物的“新鲜”尸骨,它们仿佛像是从一个冰柜里被拿出来的一样,身上的毛发都清晰可见

甚至在北极地区还有这样一份工作,猛犸象猎人,他们当然是不是捕杀猛犸象,而是去一望无际的冰原上寻找猛犸象的尸体,然后取下它们的象牙。

国际上不允许象牙制品的买卖,但是仅限于非洲象和亚洲象的象牙,可没规定猛犸象的象牙不能买卖

毕竟,猛犸象已经灭绝了,它不受法律的保护

猛犸象化石

让这些遗骸再次出现在地面的原因,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全球变暖

全球变暖,我们正在经历,但是却毫无办法,人类要生存,不可能一点二氧化碳都不排放

2022年的夏季,前所未有的热席卷了北半球,以格陵兰岛为例,它每天要损失60亿吨的冰川

这场热浪退却之后,北极地区永久性失去了大约5%的冰川,全球的海平面将上升大约0.6厘米

2022年的夏季热浪

这还只是北半球的夏季,等到南半球夏季,南极冰川还要再损失一部分,这样算下来,2022年的全球海平面,或许会上升接近1厘米。

如果接下来继续持续夏季高温,那么到本世纪末,南北极会失去总共三分之二的冰川,全球海平面上升50米。

随着融化的冰川和冻土越来越多,人类需要面对的病菌也越来越多

这里面有很多是人类从来没有遇见的,人类光是认识它们就要花很长的时间,如果它们具有传染性,感染了人类,那么我们将面临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

格陵兰岛失去了冰川

炽热的地球

全球变暖除了天气变热、冰川融化、病菌重见天日,还有哪些负面的影响会接踵而至?

可能很多人会说北极熊、企鹅等极地动物灭绝,实际上,全球变暖灭绝的动物,并不单是我们能看到的那些。

海洋中生物,很多都是依靠洋流而生,因为洋流会将海底的物质翻涌起来。

大部分海洋生物都是生活在浅海,它们很多不会下潜到海底,而是依靠洋流将底层的浮游生物卷到上层

全球洋流

洋流与地球的自转、地球的大气、以及地球的温度有着直接关系,全球变暖会让洋流产生紊乱。

很多鱼类是追逐洋流而生,洋流的改道、温度变化都会对鱼群有着深远的影响

鱼类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性,因此全球变暖势必会引发鱼类的大规模死亡,甚至是灭绝

海洋中的鱼类,基本上撑起了整个海洋生态圈的中上层,当鱼类出现危机时,生态位在它之上的海洋生物,如鲸类、鳍足类等,都会因食物不足而灭亡。

海洋里的鱼群

同时,浮游生物、藻类缺乏了天敌,会疯狂生长,榨干海水的氧气,造成一出海洋大缺氧

奥陶纪和泥盆纪表示,这画面我熟!到时候,海洋会变成地球上最大的臭水沟

除了洋流,地球上还有一种气象叫做季风,它也是地球的自转、地球的温度、大气环境共同决定的。

人类的农业,也就是在看天吃饭,世界上粮食生产最多的地方,基本上都位于季风地带,比如美国的大平原、黑龙江的黑土地、印度的耕地等。

全球变暖,气候改变,季风也会改变自己吹的风向,季风会带来降雨,当它不再光顾一块地方,那么留下的仅有干旱。

干旱会带来什么?欧洲莱茵河的“饥饿之石”已经告诉得明明白白。

亚洲地区的季风

人类的自救

人类不断地在强调低碳,然而,全球变暖真的是低碳就能解决的吗?

根据地球的冷热周期来看,地球正处于一个变热的阶段,只不过速度很慢,人类加快了变热速度

要知道在大约1.2万年前,北半球的智人还在忍受寒冷的折磨,转眼到了2022年,同样还是北半球,人们都快热死了。

第四季冰川时期的地球

这1.2万年的时间里,地球一直在变热,直到第一次工业革命之后,这个变热速度就像是开了挂,一路飙升,200多年的时间里全球气温上升了大约1℃

世界上的每一块沙漠曾经都是森林,而现在的森林,也会变成沙漠。

地球的气温并不永恒,在人类诞生之前,地球就已经经历过数次大大小小的变暖和变热

地球最热和最冷的时代人类都没有经历过,那些被定格在化石上的古生物,有资格向我们诉说地球的变化有多么可怕。

地球冷暖交替

对比地球的过去和我们的现在,这才哪儿到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