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行行长称中方为世界经济做太少,要求为美分担压力,赵立坚回应

世界经济发展的前景不乐观。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研究报告称,在经历了长达五十年经济复苏阶段后,全球经济正处于最严重的放缓状态,世界上最大的三个经济体也没有逃出这个规律,一旦明年全球经济遭受小幅打击,可能就会朝着衰退的方向发展,随着各国央行同时加息抑制通胀,衰退程度可能会进一步加剧。

世界银行在报告中强调,大幅度加息叠加金融市场压力,将使2023年的全球GDP总体萎缩0.4%,达到全球衰退的标准。世界银行行长马尔帕斯警告称,如果持续当前的经济趋势,将对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造成破坏性后果。

在经济全球化时代,世界经济衰退没有国家能够独善其身,唯有世界各国携手应对,才能彻底摆脱经济衰退带来的严重后果,仅仅依靠某个国家或某些国际组织,无法解决这一全球性问题。作为世界银行行长,马尔帕斯有着过硬的经济学专业知识,当他谈到中美在全球经济中的作用时,却抛出明显有失偏颇的言论,将拯救世界经济的重担压在中国身上。

马尔帕斯表示,在世界经济放缓的大背景下,中方不急于刺激经济的做法,可能对中国经济有好处,但会给美国经济带来更多负担,不利于美国促进世界经济的增长。马尔帕斯一口咬定,中方在挽救世界经济方面做得太少。

不知是美媒在报道中故意断章取义,制造争议和热点,还是马尔帕斯有意为之,细究马尔帕斯的言论,明显存在矛盾和逻辑漏洞,让人难以相信是出自世行行长之口。暂且不说中国经济如何发展是自己的事,将世界经济面临衰退,以及美方应对不力的责任,推给中方,堪称“中国责任论”的新说法,不合情,更不合理。

实际上,马尔帕斯的言论重点在于,让中国效仿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时的做法,利用“大水漫灌”的方式,牺牲自我推高美元,助力美方将通胀压力转嫁给全世界。由此可见,马尔帕斯身居国际组织高位,考虑更多的还是美方利益,只要能满足美方的要求,包括中国在内的任何国家的利益都是可以牺牲的。马尔帕斯作为一名经济学家,却做不到公正地看待经济问题,同白宫的那些政客又有什么区别呢?

翻阅马尔帕斯的履历后,对于他的言论和所持立场就不会感到惊讶了。马尔帕斯长期在美国政府任职,分别在里根政府、老布什政府和特朗普政府中担任负责经济事务的要职。2016年特朗普竞选总统时,马尔帕斯担任其经济顾问。特朗普成为总统后,马尔帕斯官至美财政部副部长,2019年被特朗普提名为世界银行行长。

身为象征着经济全球化组织的一把手,马尔帕斯却是一个多边主义的批评者,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的忠实支持者,他曾批评当前的全球主义和多边主义走得太远。可见当初特朗普提名他为世行候选人,为的就是在世行推行美国主导的议程,但这明显违背设置世行行长职位的初衷。

无论马尔帕斯出于何种原因发表这番针对中国的言论,中方都无法接受。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回应相关问题时表示,中国经济是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中方近期各项扩大开放的政策,都在为全球经济复苏注入动力,而美方则通过大幅加息,强行让美元升值,导致发展中国家货币贬值,资金外逃,经济衰退,让世界经济雪上加霜。美元升值给全球经济带来的麻烦,应该由美方负责,世界银行要多做美方的工作,敦促其为世界经济复苏发挥建设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