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怒了:這件事必須被禁止!

近日,美国《纽约时报》在一篇深度报道中披露了一个惊人的情况:在2019年到2021年这三年的时间里,美国国会里竟有近百名议员在进行股票证券交易时,出现了疑似利用职权提前获取内幕消息等“利益冲突”的情况。

《纽约时报》发现,这些议员中超半数的人(以及他们的直系亲属)所投资的股票证券的领域,不仅与他们在国会里参加的立法或监管委员会的领域高度重合,而且他们做出进行股票证券交易的时间点,还往往与这些委员会在对相关领域和企业进行调查或发布重要信息的时间点重合。

目前,这篇深度报道已经引起了大量美国网民的愤怒,纷纷要求美国国会通过立法,彻底禁止所有国会议员进行股票证券交易。

根据《纽约时报》的介绍,在股票证券交易上与自己的议员身份和角色存在“利益冲突”情况的美国国会议员,总共多达97人。

该报是通过一个追踪美国国会议员进行股票证券交易的大数据网站,以及一条评估标准,来锁定这些政客的。这个大数据网站是德国的一个金融数据公司根据美国国会公开披露的议员们的交易记录进行整理汇编的。

(截图来自《纽约时报》的报道,下同)(截图来自《纽约时报》的报道,下同)

虽然美国有法律规范国会议员们的股票证券投资行为,在允许他们进行这种投资的同时,要求他们必须在45天内披露自己或直系亲属价值超过1000美元的交易,且不得进行内幕交易,但《纽约时报》指出不少议员在上报交易信息时是有很大问题的,比如许多议员只会披露自己进行股票证券交易的价值范畴,至于是买入还是卖出、是赔还是赚等更为具体的信息则时常会被省略掉。该报还透露去年有其他美国媒体的调查还发现,不少议员也并没有严格按照法律的要求进行交易披露,有70多名国会议员出现过迟报或是干脆漏报股票证券交易的情况。

具体到如今被《纽约时报》曝光的那97名议员中,这些人虽然看起来只占美国国会众议院和参议院总共500多名议员的五分之一不到,但在2019年到2021年间,上报过自己或直系亲属进行的股票证券交易的两院议员总共只有183人,所以如今被曝光的97人,其实已经占了这些人超过一半的数量。

《纽约时报》还通过呈现可视化的数据以及大量的个案介绍,进一步展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在个案方面,从该报介绍的十多个个案来看,这些案例都存在着一个共性,即相关议员进行交易的股票证券的领域,不仅与他们在国会里参加的立法或监管委员会的领域高度重合,而且他们或他们的直系亲属进行相关投资的时间,往往与这些委员会在对相关领域和企业进行调查或发布重要信息的时间点重合。

比如,国会众议院一名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民主党籍国会议员,曾在2020年时参加了美国国会一个对美国波音(144.29, -5.49, -3.67%)公司的737 MAX客机进行调查的众议院委员会,当时波音公司的这款客机正因为之前的两起严重的坠机事故而面临全世界的质问。但巧合的是,就在该委员会于2020年3月6日发布对波音不利的调查报告的前一天,这名议员的妻子卖出了波音公司的股票。

国会参议院一名共和党籍的议员,则被发现去年多次在金融市场上进行过多笔与牲畜价格有关的合约交易,他所参加的参议院农业委员会甚至还曾讨论过牲畜市场的走向。

这两个分别来自共和党和民主党议员的案例还说明,这种“利益冲突”的情况并不是仅限于某一个党派的,而是一个美国国会两党共同存在的问题。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纽约时报》没有把美国众议院的议长、同时也是美国国会议员中备受“内幕交易”质疑的南希·佩洛西列入其所披露的97名议员的名单中进行重点曝光,仅在文章的中后部分才提到了公众对于佩洛西的丈夫保罗在股市上取得一系列成功存在大量质疑,认为佩洛西虽然不属于国会的任何一个具体的行业或监管委员会,但她身为议长同样能提前接触到很多法案的草案内容,甚至能决定哪些法案草案能在众议院被提出来进行审议。

不过,那97名议员以及佩洛西都否认自己有利用职权获取过内幕消息并以此违规获利的情况。

从《纽约时报》的报道来看,在给出回应的议员中,他们的说辞大多要么是这些股票交易是通过投资经理人进行的,不是他们自己操作的,甚至股票证券都不是他们直接持有的,他们也没有违规向这些投资经理人透露过任何内幕消息——比如前面提到的那名妻子卖出波音股票的议员;要么,他们干脆表示自己没有做违法的事情,交易只是根据市场动向进行的投资行为,问心无愧。比如另一名也在波音被调查期间卖出波音股票的议员就表示,他是因为看到波音的股价跌了,同时考虑到自己也在调查波音的委员会,为了止损和避嫌才出手的。

佩洛西的发言人则表示她并不持有股票,对她丈夫的投资也并没有提前知晓并进行参与。

另外,虽然曝光了这么多议员在股票投资上存在的问题,但《纽约时报》在给他们的行为“定性”时却相当“克制”,并没有咬定这些人的做法就是“内幕交易”,而是一边给出了他们的回应,一边则称这些行为涉嫌“利益冲突”——这或许是因为目前的证据还不足以做出更为严重的指控。

而这篇文章最终的落点,则打在了美国的法律制度在限制议员进行股票证券交易上还存在缺失这个点上。因为,根据《纽约时报》的说法,美国现在对议员在股票交易上进行限制的法律,不仅比白宫对官员和职员在这方面的限制要弱很多,甚至还比不少美国企业乃至新闻机构的相关限制要弱。

该报还引用了多名认为应该加强法律限制的议员的观点。其中有议员就认为应通过立法要求国会的议员们把他们的股票投资都交给“保密信托”,即委托人把财产投资交给受托人打理,受托人不向包括委托人在内的任何人披露投资的详细情况,且委托人不能影响或参与投资。公开资料显示,这种保密信托服务在西方不少官员那里很流行,因为这种信托可以一定程度上避免官员在履行公职时出现《纽约时报》如今曝光的这种利益冲突。还有议员提出的法律建议则是禁止议员及其直系亲属对一些特定的企业进行股票和金融上的投资,现有的这种投资则要么必须卖掉,要么投入“保密信托”。

这第二种提议的框架,根据《纽约时报》的介绍,已经得到了包括佩洛西在内的部分议员的支持——尽管佩洛西起初是反对进一步限制议员进行股票证券交易的。至于她为何出现这种转变,《纽约时报》没有交代。

而在社交网络上,不少对《纽约时报》披露的这种“利益冲突”的情况感到气愤的美国网民,则建议干脆禁止议员们进行股票证券交易。《纽约时报》亦提到今年1月美国民调机构“晨间咨询”(Morning Consult)的一份调查结果显示,多数美国人支持禁止国会议员进行股票交易,而且这种支持是不分党派的。

这说明,不论是进一步限制还是干脆禁止国会议员进行股票交易,通过立法进一步防止当政者出现“利益冲突”乃至“内幕交易”,已经成为了美国全社会的一个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