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不加入北約也無法阻止戰爭,梅德韋傑夫為何這麼說?

今年2月份的時候,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了「特別軍事行動」;一晃半年過去了,俄羅斯占領了烏克蘭約四分之一的土地,並且還在繼續緩慢推進。

在此期間,俄羅斯一直在勸說烏克蘭接受自己的條件,但是基輔當局一直嘴硬,總統澤連斯基在獨立日講話中豪言,烏克蘭一定會收復頓巴斯和克里米亞等失地。看到基輔當局如此「不識抬舉」,俄羅斯的「頭號官方大噴子」、聯邦安全會議副主席梅德韋傑夫日前在接受法國媒體採訪時表示,俄軍發起「特別軍事行動」的目的是為了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戰;但是現在即便烏克蘭放棄加入北約,俄軍也不會停手,只有達成一份安全協議才能為衝突畫上句號。

梅德韋傑夫曾經被認為是一個對西方友善的溫和派技術官僚,但是俄烏衝突爆發後,他變成了一個「瘋狂的鷹派好戰分子」,讓西方媒體都大吃一驚;他自己給出的解釋是:採取「恐俄」立場的西方國家應該對此事負責——簡單來說就是:被逼的。這次,他當着法國的面,闡述俄羅斯的戰略目的時,直接表明「烏克蘭不再尋求加入北約」也無法阻止戰爭,是幾個意思?

首先就是戰爭規模的升級。最近一段時間以來,烏克蘭對克里米亞地區的諸多設施進行了多次襲擊,甚至採取滲透和暗殺的手段,受害者有俄羅斯學者杜金的杜金娜,扎波羅熱地區的一個親俄地方領導人伊萬·蘇什科,與此同時烏軍還不斷炮擊扎波羅熱核電站;對於莫斯科來說,烏克蘭正在將矛頭對準平民等國際法禁止攻擊的目標,這是主動升級戰爭的標誌。

其次就是澤連斯基試圖重構烏克蘭的民族主義。俄羅斯的民族主義是大斯拉夫主義,在他們眼裡,烏克蘭人和俄羅斯人都屬於斯拉夫民族;但是澤連斯基在獨立日的講話,顯然是想重新定義烏克蘭的民族主義,將「反俄」融入「新烏克蘭民族」的內核,這就是他說的「新生」。對於俄羅斯來說,「去納粹化、去軍事化」的目標顯然是不夠用的,必須證明烏克蘭選擇「反俄」是沒有出路和未來的。

第三就是解決俄烏衝突,西方必須負起責任。梅德韋傑夫表示,新的安全協議才能制止戰爭,對應的是澤連斯基講話中宣稱「不再有明斯克協議2.0或3.0」;而且新的安全協議是跟基輔談判嗎?顯然不是,梅德韋傑夫是在法國電視台說這番話的,當然是針對基輔的幕後金主們。

梅德韋傑夫還提到,俄羅斯一直試圖與烏克蘭、歐盟或美國講道理,但是根本沒有人聽,莫斯科覺得自己是在跟一個聾子,或者一堵牆在說話;他的這番話,是在提醒歐洲:要走出困境,就必須認真對待莫斯科說的每一句話——歐洲現在的困境,就是錯把俄羅斯當做「冷戰失敗者」進行懲罰的那種傲慢。

事實上,梅德韋傑夫並不是在向歐洲展示一個更加狂熱的戰爭意圖,而是告訴西方國家結束戰爭的方式。類似的事情其實還有很多,包括台海局勢,中國苦口婆心地勸說,告訴美國如何避免台海陷入戰火。然而直覺告訴我們,西方的傲慢已經深入骨髓,不讓他們品嘗一次碎骨之痛,光靠勸說是沒有任何效果的;或許幾個月後,進入冬天的歐洲,腦子可能才會冷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