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地上盖房大家都以为他疯了 如今身价57亿 大马富豪榜第13名

“当我提出要在废弃矿场上盖房子,所有人都认为我疯了!”谁能想到,昔日被人叫“疯子”的谢富年,在外人眼中那一片荒芜、人迹罕至的废矿场,竟然成就了他的“疯子”梦想。

谢富年,是马来西亚“双威城”的缔造者,他祖籍东莞,出生在马来西亚怡宝,今天让我们了解一下身家13亿美元(约马币57亿)大马华裔富豪谢富年的创业传奇吧!

1005ABE4-C1F4-47F1-97AD-1B0CDAE00A29.jpeg祖籍东莞,生于大马怡宝,谢富年有个“疯子”梦。

7FED9452-8DF8-4622-9395-9006D600FAF5.jpeg东莞客家民居

2022福布斯马来西亚富豪榜上,马来西亚“双威城”之缔造者、马来西亚双威集团主席谢富年(Jeffrey Cheah)上榜身家13亿美元,在马来西亚前50大富豪中排名16。

谢富年,1945年出生于马来西亚霹雳州怡宝市布先(Pusing),他是个大马客家人,祖籍中国广东省广东省东莞市凤岗镇。与深圳交界的凤岗,是东莞有名的客侨之乡,也是一个有客家人集聚的地方,被称作“客家第一珠玑巷”。

19世纪20年代初,当时的大马英殖民当局到中国招收华工开矿,谢富年的祖辈从东莞老家来到了有马来西亚“锡都”之称的怡宝。

团结奋进、克勤克俭的客家精神,让很多从广东渡海下南洋的客家人,成了大马矿业巨富。马来西亚矿业“三叶”,均为客家人,即吉隆坡的奠基者、有“吉隆坡王”之誉的叶亚来,被称为“最后一位雪兰莪甲必丹”的叶观盛,以及矿业富豪叶志英。

在吉隆坡一带,以惠、广两府的客家人为首的华人社群总量最多。谢富年是出生在矿业之家,其祖上也与客家人到马来西亚开矿的历史有关。

C49AE4A4-3715-423D-B806-9B7597751142.jpeg谢富年(中)和马来西亚旅游、艺术和文化部部长Sabaruddin Chik(右)

马来西亚,是全球最大的锡矿资源国之一,也多大马华商也因矿致富。今天,很多人到马来西亚吉隆坡旅游,吉隆坡双威度假城是落脚当地的一个理想度假区,但很多人可能没有想到,马来西亚“双威城”的成功缔造,是昔日谢富年被人喊作“疯子”的想法。

1974年,是马来西亚吉隆坡双威城始建之年,但这里以前仅是一片废锡矿荒地。在吉隆坡巴生谷的这一块锡矿开采后,这里是荒废且贫瘠的土地,矿业老板之子、当时是会计师的谢富年,却看到这片锡矿废地未来的开发前景,从一家英国公司买下了这块占地5000亩的废地,他有心将它改造为一座充满活力的城市——双威城。

今天的吉隆坡双威城,人口有20万人,里面有堪比“购物天堂”的双威金字塔购物中心,还有银行、大学、医院、酒店、美食中心等一应俱全的配套。昔日的废锡矿荒地,今天又成了很多人的安居乐业、追逐梦想的“淘金”地。

1980年,谢富年在这块废矿场荒地,向马来西亚旅游、艺术和文化部部长Sabaruddin Chik等来宾道出了让人激情澎湃的梦想:“这将是一个新城镇的绝佳地点!”

事实上,把一处废矿场荒地变成一座新城市,在很多人看来,这是一个“疯子”想法。谢富年日后回忆当年创业时表示:“当我提出要在废弃矿场上盖房子,所有人都认为我疯了!。

16F228B3-E720-4E76-98BB-9EEF51CFA302.jpeg马来西亚双威集团主席谢富年

1974年,谢富年成立了双溪威控股有限公司,即日后在马来西亚上市的“双威控股”之前身。上世纪70年代,他是用10令吉的超低廉价格,从英国人手上买下这座仅剩下三年矿探期限的废锡矿。

那时,很多人不理解,谢富年花钱买下这座接近枯竭的矿场,怎么能赚钱,最后可能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

当谢富年后来说要在废矿场上盖房子,有的人想,这里离吉隆坡市区虽然不太远,但当年是一片荒芜、人迹罕至的废矿场,有人敢来吗?有人敢买这里的房子吗?

谢富年是矿业富豪之子、客家人的后代,身上有百折不挠、锐意进取、艰苦创业、奋斗求新的客家人精神基因。在他看来,此处虽是几近枯竭的废锡矿,但底下深埋着丰富的矿沙、锰、沙石及高岭土,将来开采了,可以“变废为宝”,也可以作为日后建房子的材料。

奇迹一步一步在世人面前展现出来,始建于1986年的马来西亚第一个主题乐园——双威主题乐园,在1992年完工后,成了马来西亚一处旅游景点。1987年,谢富年旗下的双威教育集团,在这里要办起“东方的哈佛”,如今“双威大学”成了马来西亚有名的私人大学。

在1993年,谢富年在这里兴建了双威总部办公楼,1996年又投资兴建了五星级的双威豪华度假酒店。有埃及元素的双威金字塔购物广场,是1997年兴建的。1998年,马来西亚蒙纳士大学这家与外国合作的大学,又落户双威城。

到了1999年,谢富年又在这里办起了双威医疗中心。

99E591B6-C4E5-4398-801E-2ACB5D0B3BAC.jpeg谢富年

谢富年的双威城有限公司,创办于1982年7月,是谢氏旗下房地产旗舰公司,在1988年大马经济复苏后,但谢富年推出6万令吉的单层住宅计划时,买房人排起了长龙。

如今,谢富年是双威集团,是大马最杰出的房地产及建筑商之一,也是一家横跨房地产、建筑、医疗、教育、零售、休闲和酒店业等10余个多元领域的跨国集团,除了马来西亚,双威集团在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及地区也有投资。

“有太阳的地方,就有客家人的足迹。”

值得一提的是,双威集团创办人丹斯里谢富年博士,也是大马客联会永远荣誉会长。2019年10月在吉隆坡双威城举办的第30届世界客属恳亲大会上,谢富年说:“我作为企业家,长年深耕教育慈善事业,我自身的生命旅途,也反映出对客家文化精神的传承。”

在客家之夜晚宴致辞时,他更深情地说:“别让我们的客家青年忘记根源,随着中国崛起成为世界强国,我们的客家根源能为我们的未来,开辟康庄大道。”

谢富年的女儿、儿子在商场上崭露头角

070EA13C-7B31-48C4-8B00-CD0E49EBC981.jpeg谢富年

谢富年的父亲谢华,是一名锡矿商人,矿工之子的他,小时候没有读过书。谢富年虽为大马客家人后裔,但他不懂中文,从小接受英文教育的他,也将自己不懂母语视为人生一大遗憾。

深知教育重要性的矿业富商谢华,把儿子谢富年送去英文学校读书,后来他又留学澳洲,毕业于澳洲福斯特拉工艺学院会计专业。从澳洲返回马来西亚后,谢富年成了一家汽车公司的会计师,并定居吉隆坡。

后来,谢富年从英国人手中用10万令吉买下那座废锡矿后,“点石成金”,当双威控股1984年在马来西亚吉隆坡证券交易所上市时,他年方30岁,也可说是年少得志。

事实上,谢富年创办双威集团这48年来,也并非一帆风顺,中间也颇有曲折坎坷。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时,由于银行抽取银根,资金链陷入困境的双威集团许多项目,也陷入停滞状态。那时,双威控股的股权从最高时的11令吉,跌到0.25令吉,市值也从巅峰时的80亿令吉,变为5亿令吉。

危情之时,谢富年不逃避,靠着诚信取得了银行的信赖,最后渡过了难关,他后来说:“我向来都这么告诫年轻人,欠钱还钱天经地义,我们不应该逃避责任。”

当年,谢富年被迫“断尾求生”,他将双威集团最大收入来源的采石业务变卖,并将集团旗下双威金字塔购物广场及双威Spa度假酒店,连同公司48%的股权,也让渡给新加坡淡马锡控股,如此的风险处置后,顽强地存活下来。

1DCB3C78-00D7-441F-82AE-C26E697B1A12.jpeg谢富年之女、双威集团非独立执行董事谢燕蒂(sarena cheah)

谢富年与夫人潘斯里拿汀斯里谢叔珍博士,育有一女二子,目前三人均在父亲精心栽培下,服务于双威集团旗下公司。

长女谢燕蒂(sarena cheah),现为Sunway Property董事总经理,她1995年进入公司后,最早在公司财务及集团内部工作,后来负责双威集团房地产开发部。

巾帼不让须眉!在外界看来,谢燕蒂有望成为双威集团家族二代接班人选。

谢燕蒂的身上,同样有着和她父亲“化废矿场为神奇”一样的魅力,在双威集团数年前推出20亿令吉造屋计划时,她豪气地说:“不怕房市冷,只讲实力!。

627695EE-9BFE-4680-8B77-DF26BE3E8C66.jpeg谢富年之长子谢延鑫(Evan Cheah)

谢富年有三个子女,总体来看,在代际传承布局上是运用了“分工不分家”模式。

谢富年曾说:“虽然孩子们都很努力地在集团里打拼,但是我告诉他们,如果没有足够能力或还未准备好,不要逞强,毕竟市场竞争是残酷的,一家企业要保持成长,就必须由专业团队来管理。”

职业经理人机制化,是现代企业制度之核心。谢富年也强调,自己的孩子并非“天然”接班人。

谢富年的二个儿子,目前均任职于双威集团,长子谢延鑫(Evan Cheah),现为双威集团执行副总裁和中国双威集团首席执行官,是双威开拓中国市场的“急先锋”。

像双威在安徽芜湖的双威液压工业,在广东珠海的双威管桩,以及安徽的双威大昌锻造、上海双威会计培训有限公司、顺胤科技(上海)有限公司、顺胤软件贸易(上海)有限公司等双威投资或参与投资的企业,谢延鑫均为其中履职。

谢富年的次子谢延善(Adrian Cheah),年纪稍小,现为双威酒店集团(Sunway International Hotels&Resorts)策略营运经理。

慈善公益,是家族企业传承的要素之一。为了助力教育,2010年,谢富年基金会成立。这几年,谢富年也将精力更多地放到教育、医疗的投资上。在去年,与阿斯利康公司合作的大马首个健康创新中心(HIH)成立;顺带提及,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也耗资7.5亿令吉,收购了双威医疗16%股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