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5枚導彈落在了日本專屬經濟區?看到中方軍演 日本著急了

八月四日十二點,解放軍在台海舉行了規模空前的大演習,期間我軍導彈和火箭彈首次穿越了台灣島,致使島內數典忘祖之人肝膽俱裂。而在中國之外,最關注這場演習的國家莫過於日本了。在八月四日,一天之內,日本先參與了G7集團的聯合聲明,倒打一耙指責大陸「破壞台灣海峽和平穩定」,污衊大陸對台灣地區進行「軍事威脅和經濟脅迫」。接着,日本外交大臣林芳正也要求解放軍停止軍事演習。四日晚間,日本防衛省聲稱,解放軍至少發射了九枚彈道導彈,其中五枚落在了所謂的「日本專屬經濟區」之中,日方以此為藉口對我國「表示強烈譴責」,並且繼續呼籲我方停止軍演。

面對日本防衛省的這一無恥言論,我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中日雙方目前仍存在領土糾紛,並未在東海海域劃定專屬經濟區,日方的這一說法並不存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一切行為完全符合國際法和其他國際規定。同時,華春瑩發言人還表示,由於日本夥同其他G7成員國和歐盟,發表顛倒黑白、倒打一耙、無理指責中國、為美國侵犯中國主權行為張目的錯誤聲明,因此我國外交部長王毅決定取消原定於在四日下午舉行的和日本外交大臣林芳正的會晤。華春瑩指出,日本曾在台灣省犯下了沉重的罪孽,沒有任何資格在台灣問題上說三道四。我國駐日本大使孔鉉佑也警告日本,不要對台灣問題指手畫腳,也不得在佩洛西訪日期間再生事端。

事實上,日方指責我軍導彈命中「日本專屬經濟區」完全是無稽之談,日本政府錯誤地主張我國領土釣魚島為日本領土,並以釣魚島為中心,劃下了一大片「專屬經濟區」。釣魚島是我國固有領土,而日本卻以釣魚島為核心劃定「專屬經濟區」,顯然這一所謂的「專屬經濟區」是非法的。而且一國若要劃定專屬經濟區,在與鄰國相隔不到四百海里時,就應當共同商議,才能劃定專屬經濟區。而我國從未同意日方這一專屬經濟區劃分方案,因此日本單方面主張的「專屬經濟區」完全是非法的,我方在相關水域演習是完全合法合規的。

日本方面對於我軍演習如此敏感完全在意料之中,我方為本次軍演劃定的多塊禁航區,台灣島東側海域的禁航區距離日本波照間島直線距離為五十五公里左右,和與那國島的直線距離約為八十七公里。與那國島是日本妄圖干涉台海局勢的前哨站,早在2016年,日本就成立了陸上自衛隊與那國沿岸監視部隊;今年年初,日本空自又將一部分兵力部署在了與那國島。而我軍在這一前哨站附近演習,這就說明一旦情況發生變化,只要解放軍願意,就可以迅速摧毀日本妄圖干涉的前進基地,甚至將日本本土納入打擊範圍之內。同時,我軍在台灣島北部劃定的禁航區距離釣魚島的直線距離也不過幾十公里,以後日本如果妄圖非法侵占釣魚島,可得認真考慮一下可能產生的後果了。

即使不考慮軍事因素,我方這場演習對日本的經濟也會造成不小隱患。日本作為一個島國,對海運非常依賴,大量駛向日本或由日本出發的貨輪需要經過台灣海峽。如果解放軍封鎖包圍台灣的系列演習常態化的話,那麼這些貨輪就不得不繞路而行,這就會大大增加日本進出口商品的時間成本和運輸成本。由此我們不難看出,我方的這一系列演習不僅會加大台灣的經濟壓力,也會對日本的經濟帶來沉重的負擔。因此日本才極為狂躁地對我方的軍事演習表示反對,只不過日本自衛隊實力已出現了明顯下滑,而美國現在正唯恐避之不及,因此日本政府才編造各種藉口來對我國提出抗議。

從日本一跳三尺高的態度中我們不難看出,這次軍演我們不但極為有效地威懾了島內的數典忘祖之人,還震懾了對台海局勢蠢蠢欲動的日本,真可謂是一箭雙鵰。日本如果希望自己不會被解放軍的演習波及,就應當幫助中方儘快解決台灣問題、促成台灣回歸,而不是一直在台灣問題上火上澆油、向島內數典忘祖之人發送錯誤信號。否則的話,日本在歷史上對台灣問題所犯下的罪行和在現實中阻撓大陸解決台灣問題的罪行將會被一起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