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釁中國 日本跳得越高就摔得越慘,岸田支持率開始暴跌

據環球網報道,美日首次「經濟2+2」部長級會晤,日前在華盛頓舉行。美日兩國官員在會談中宣布,將針對新一代半導體研究,啟動建立一個「新的研發機構」。另外,在本次雙部長會談中,美日還就建立供應鏈問題達成一致共識。值得一提的是,參會的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發言中還老調重彈,指責中國採取所謂「脅迫和報復性經濟措施」。

毫無疑問,美日花樣百出的各種雙邊會議,其實都萬變不離其宗,就是試圖兩手應對中國的崛起。顯而易見,日本已經被美國緊緊地綁在了其對華戰略的賊船,現在想要脫離基本已經不可能了。所以,當下的日本,明知充當美國馬前卒挑釁中國的危險性,但卻不得不硬着頭皮順着這條錯誤的不歸路往前走。

日前,以日本前防衛相的石破茂率領多名政客組團竄訪台灣,引起中方的強烈反對。在佩洛西近日不斷在是否竄訪台灣問題上釋放政治迷霧之際,日本前高官率團竄訪台灣。這並非是一種偶然的巧合,更像是美日同盟在涉台問題上的一次聯合行動,目的無非就是試圖攪亂中方的實現,為佩洛西此次的反華宣傳打掩護。不過,日本喪失底線挑釁中國的行徑,無異於是在自sha。

與美國有事可以拍屁股走人不同,日本作為中國搬不走的鄰居,一旦有任何風吹草動,例如事態失控爆發戰爭,日本卻必須為由此而產生的各種嚴重後果買單。另外,中國是日本商品貿易出口的主要市場,同時還是日本商品供應鏈最主要的供應國。在這樣的背景下,日本瘋狂挑釁中國,說句不好聽的話,那是在安全和經濟等領域上的一種自殘行為。

日本的處境現在非常糟糕,東京同時招惹上中俄兩大鄰居,成為了兩國軍事大國前後夾擊的俄「餃子餡」。與此同時,受烏克蘭戰爭和對俄制裁的影響,日本國內的通脹率也在不斷飆升。更重要的是,中日關係的惡化,讓兩國隨時都有可能會面臨「政冷經冷」的局面。一旦中方關閉對日貿易以水龍頭,結果對日本經濟和民生來說,都將有可能是一次災難性的打擊。

日本追隨美國對中俄發起前所未有的挑釁,雖說中方還沒有從經貿層面上對其進行反制,但日本正在爆發的通脹危機,讓該國經濟和民生所受到的影響正變得越發明顯。由此而產生的後果,就是民眾對岸田政府的不信任度正不斷上升。據界面快訊報道,共同社的日本全國緊急電話輿論調查結果顯示,岸田內閣的支持率為51%。較上次7月11日和12日的調查結果暴跌12.2個備份點,也是去年10月內閣建立以來的最低點。

岸田51%的支持率,雖說比起拜登的33%、以及韓國總統尹錫悅的28%還要高得多。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岸田內閣的支持率在半個月左右時間裡,暴跌了12.2%。這就意味着,岸田支持率開始進入大跳水階段。也就是說,如果他沒有在短時間內改變這種不利率面,或者再過半個月之後,他的支持率跌幅將會快速向拜登或者尹錫悅靠近。

岸田內閣支持率暴跌,其實更像是一種必然結果。原因很簡單,就是岸田正在走其前任菅義偉的失敗之路。甚至,較於菅義偉當時只是挑釁中國相比,岸田現在卻同時與中俄兩個鄰居翻臉。所以,隨着中俄兩國逐步對日本採取反制措施,日本的周邊安全環境、以及國內的發展環境,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惡化。這將加劇日本向選民對岸田內閣的不滿情緒,這也是造成岸田當局支持率暴跌的一個主要因素。

在此之前,岸田的支持率雖說曾一度讓拜登和尹錫悅望塵莫及,那是因為日本選民還沒有感覺到外部動盪對自身切身利益的影響。現如今,隨着俄羅斯和中國對日施壓力度加大。尤其是中國,在無法看到日本回心轉意的誠意之後,也對改善中日關係努力喪失了希望,讓日本經濟隨時都有可能會因為來自中方的反制而面臨衰退局面。所以,日本民眾在感受到切身利益受到嚴重損害之後,越來越多的人放棄對岸田內閣的支持,也就成為了一種必然結果。

日本前首相菅義偉是因為無法解決國內多重危機,遭到選民的唾棄而被拋下台。而岸田內閣的外交政策遠比菅義偉更加極端,導致日本所要承受的代價成倍上升。因此,如果岸田沒有及時改變這種糟糕局面,或者,他的首相生涯可能會比菅義偉更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