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首相競選 「中國」成為關鍵詞!已成歐洲孤兒 英方純屬活該

政治是殘酷的,而比政治更為「殘酷」的,則是為了贏得競選而不擇手段的英國政客。為了能夠實現讓「大英帝國」重新成為「日不落帝國」的幻想,他們將英國變成了服務於美國「印太戰略」的忠實鷹犬。為了在歐洲獲得最大限度的經濟利益,他們決定拋棄歐盟的「遊戲規則」而選擇脫歐。而在英國已淪落為「美國不疼、歐洲不愛」的「世界孤兒」之時,現任外交大臣利茲·特拉斯(Liz Truss)和前財務大臣里希·蘇納克(Rishi Sunak),又在為自身成功當選「英國首相」扛起了「反華抗俄」的大旗,可謂是在墮落的道路上「一路走到了黑」。

據英國廣播電視(BBC)最新消息顯示:在英國「後約翰遜」時代相位之爭如火如荼之際,面對經濟不振、通貨膨脹、民生不景以及與歐盟關係緊張等眾多緊要話題,保守黨黨魁、首相競逐者的爭論焦點竟然出人意料地轉向「中國」。似乎誰在反華議題上更為激進,誰就能獲得英國民眾的青睞。但充當美國反華的「鷹犬」,真的能讓英國引領歐洲、走向世界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1、「競選潮」演變為「反華潮」,英國已淪為美國「反華」傳聲筒。

正如明星萬不得已會以「自爆緋聞」的方式來吸引粉絲眼球一樣,近日英國的政客也在首相寶座的競選中開始了「譁眾取寵」,將「反華」視為了一種「拉票工具」。如果是位於太平洋東岸的美國,意圖通過反華來達到自身「重返亞太」的目的,從地緣政治和地區戰略角度還說得過去。可是位於北大西洋之上,將「亞太爭端」稱之為「遠東事務」的英國當局,對地球另一頭的亞太議題說三道四,這就有些「狗拿耗子,多管閒事」的意味了。

依照英國紙媒給出的最新報道,保守黨繼任首相競爭者蘇納克和特拉斯已在近日的競選中,在如何對待中國的問題上進行了多輪唇槍舌劍和相互攻擊。這其中,保守黨黨魁競爭者蘇納克已經承諾,一旦當選將關閉英國境內所有孔子學院。特拉斯也在人權、香港、新疆和台灣等諸多問題上對北京的政策再度做出抨擊。這在我們看來,更像是強行「蹭國際話題的熱度」,完全不顧及自身「大國形象」。為了能夠在輿論上扳倒自己的競爭對手,蘇納克還在接受《每日電訊報》採訪時公開表示,特拉斯在擔任教育部長時曾「幫助北京滲透英國大學」,並稱中國是英國面對的「最大長期威脅」,認為英國政界罔顧中國「惡劣行為」的時間太久了。

而作為對蘇納克指責的答覆,特拉斯也在接受《每日郵報》訪問時反擊道:「我從出任外相一職第一天,就『強化了應對中國的立場』。我也在此承諾,一旦成為首相將進一步強化該立場。相比之下,長期在金融業工作的蘇納克在中國問題上才是『一貫軟弱』。」 對於二人如此「厚顏無恥」的拿中國「說事兒」,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早在7月26日主持的例行記者會上就曾公開表示:「我們對他們的涉華表態表示遺憾,也表示堅決反對。英國保守黨黨首選舉是英國的內政,我們不予評論,也不感興趣。我想奉勸英國的個別政客,他們動輒拿中國說事,鼓譟『中國威脅論』,這種不負責任的言行,解決不了他們自己國內的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這並不是英國政壇第一次將「公開反華」作為首要議題。自從美國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2018年開始修正對中國政策以來,英國政界和商界始終存在着所謂鷹派和鴿派之間的博弈,以至於在是否批准華為5G和是否接受中國繼續在重大基建項目中投資等一系列問題上曾一度懸而不決。例如,在華為問題上,約翰遜政府最終還是在美國強大壓力下宣布禁止華為參與英國5G;在此後中資收購英國晶圓廠和參與修建核電站等項目中,也是先批准之後再重新審核。英國對華的這一態度轉變,在美國經歷了特朗普與拜登的政府更迭後,也從未有所改變。

對此,由英國議會下院一些關注中國話題的議員贊助成立的中國研究小組(CRG)的首席研究員朱莉婭·帕米莉(Julia Pamilih),近期在接受BBC中文訪問時還援引小組的研究報告說:「卡梅倫首相時期所稱英國是中國『在西方最好的夥伴』時代已經成為過去。研究指出,北京在新疆和香港的『強硬政策』,以及其後對澳大利亞發動的貿易制裁和對英國議員的制裁等行為,在英國以及民主世界改變了民間和政界對中國的態度。」但她並沒有說清楚的是,在中國對澳大利亞、英國宣布制裁之前,他們究竟對我們做出了多少出格的事情。

針對英國政壇對中國議題「異常執着」這一現象,中國官媒《環球時報》(Global Times)就曾風趣的指出:「英國政客倘若不蹭中國的流量,似乎就不知道該怎麼競選了,這正在成為美西方政客的一種病,而英國上演的則是這種病的『重症』版本。一場自己國家的選舉,兩名首相候選人卻如此惦記遠在8000多公里外的中國,這令包括BBC在內的英國媒體都感到出人意料。」

2、英防相支持特拉斯接任首相,並稱她會是烏克蘭的「好朋友」。

除了反華,英國在抗俄方面同樣也是美國人的「二把手」。就新首相的上台是否會影響英國對烏克蘭的支持這一問題上,特拉斯就曾明確表示,如若當選她將與盟國合作,向烏克蘭提供更多的武器和人道主義援助。她還通過一份聲明表示:「作為首相,我將成為烏克蘭最大的朋友——追隨鮑里斯·約翰遜的腳步,完全致力於確保普京在烏克蘭失敗並遭受戰略失敗,並確保俄羅斯在未來受到限制。這場衝突岌岌可危,現在不是對一個令人震驚的『獨裁者』作出讓步和妥協的時候。我是英國人民在烏克蘭問題上可以信任的候選人,他們可以信任我捍衛我們在國內和國外的自由。」

對此,曾一度被認為是接任現任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理想人選的本·華萊士(Ben Wallace)也在接受英國天空新聞台採訪時表示:「我是國防部長,我想找到一個將為該部門做正確事情的候選人,並認識到我們每天面臨的威脅是非常真實的,而且正在增長。而在應對這些威脅方面,特拉斯『真實、誠實和富有經驗』,且具有擔任首相所需要的『誠信』。我在內閣中與財政大臣(里希·蘇納克)和利茲·特拉斯都共事了兩年。我了解利茲,她非常直接,也很真實,你看到的就是你得到的。她在支持國防和安全方面也一直非常一致,她閱讀和我同樣的情報報告,所以我覺得這是(值得)支持的正確人選。此外,她還是唯一一個在財政部擔任過近兩年財政部首席秘書的候選人,曾參與過國際貿易,負責談判貿易協議,現在她是外交大臣。這是一種廣泛的經驗,我擔心裡希沒有(這樣的經驗)。」

按照英國競選首相的慣例,保守黨20多萬黨員將於8月5日至9月2日間郵寄投票,結果將於9月5日揭曉。勝出者將成為保守黨新黨魁,自動成為首相人選。目前的黨內民調顯示,利茲·特拉斯的支持率明顯領先,也十分有望在未來成為烏克蘭的「好朋友」。她的全名為伊麗莎白·特拉斯,屬於「70後」英國政客,2010年當選國會議員,曾在卡梅倫、特蕾莎·梅和約翰遜內閣任職,當過教育部長、司法部長和國際貿易大臣等,現任外交大臣,被視為英國政壇新星,仕途升勢迅速。她頗有基層人氣,加上做事素有「鐵娘子」口碑,因此有部分英國媒體甚至大膽預測,她有望成為未來保守黨歷史上又一位「撒切爾夫人」。

作為一個不折不扣的「親美派」,特拉斯在接受外相任命之後第一時間就對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三國簽署的AUKUS安全協議給予高度評價,稱AUKUS是反映英國希望加強與印太地區關係的一大承諾,並希望英國能與美國和澳大利亞一起共同努力維護印太地區的繁榮與安全。此外,她還多次高調呼籲政府要調整對中國政策——特別是在貿易領域「更加強硬」對待中國,並反對中國在世界貿易組織(WTO)中繼續被定義為「發展中國家」的做法,稱「如今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繼續享受幾十年前經濟落後時獲得的優惠政策沒有道理」。不論從哪個角度來看,特拉斯對迎合美國印太戰略的重視程度,明顯大於英國國內目前面臨的經濟通脹嚴重、民生問題顯著、新冠疫情泛濫等現實議題,她的這種遠距離「甩鍋」中國、俄羅斯來緩解國內民怨、拉動選票的做法,實在是令人不齒。

英首相競選「中國」卻成拉票議題,候選人特拉斯成為「反華抗俄」新星。相比於「前途無量」的特拉斯,另一位首相候選人蘇納克也在7月24日就中國議題強硬表態,通過公報譴責中國通過購買石油,「支持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法西斯入侵行動」、「試圖威懾包括台灣在內的周邊鄰國」。他同時指責中國導致發展中國家陷入無法償付的債務,藉此「攫取這些國家資產或進行外交威脅」。而在人權問題上,他更是義正言辭地譴責中國政府,並承諾倘若他當選,他將關閉英國境內的由中國政府資金支撐的30所孔子學院,阻止中國控制英國高等學府,幫助企業及公共機構加強網絡安全,並創立一個像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那樣的國際聯盟,以應對來自中國的高科技攻擊,支持英國國內情報部門軍情五處幫助企業和大學應對中國工業間諜活動,阻止中國購買一些關鍵領域的企業等等。

對此,《環球時報》早在7月26日就曾發表了一篇題為「英國首相候選人,請拿出真正的勇氣」的社評,一針見血地指出:「在英美等國當前扭曲的對華氛圍之下,對中國表達『強硬』,是最容易、最『安全』的,同時也是最廉價、事實上十分有害的。英國是西方現代國際政治學的發源地,想來不需要外界提醒其國家利益的真實所在。所謂『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在為選戰殺紅了眼之外,是否考慮到未來怎麼替自身言論負責,英國政客們最好冷靜思考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