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岁男子走前,想见父母 父母:直接送火葬场,骨灰都不要

他还这么年轻,才31岁……”

 

 

2016年4月,在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外,黄妮蹲在地上,无助地哭泣。

 

 

病房内浑身插满管子的男子,是她相恋6年的男友柳伟。

 

柳伟

 

两人原本计划下半年结婚,没想到几天前男友的一场突发重病,让一切化为泡影。

 

 

为了将男友从鬼门关扯回来,黄妮草草地将经营的服装店转让,四处筹钱为男友治病。

 

 

可是治疗效果并不理想,柳伟生命告危,将不久于人世。

 

 

“我想在临终前,见父母最后一面,那样就死而无憾了……”

 

 

黄妮为了帮助男友完成心愿,跑去找他的父母,没想到却被父母赶了出来。

 

 

“等他死了,直接丢火葬场,我们不管,骨灰都不要!”

 

 

年轻的儿子病危,身为父母为何如此绝情,连他最后一眼都不肯见呢?

 

 

家有不孝子

 

 

医生表示,自从4月2日柳伟被紧急送来急诊后,情况就一直危急。

 

 

他左侧有液气胸,右侧大面积肺实变,只能靠有创呼吸机辅助呼吸。

 

 

而他本身患有糖尿病、胰腺炎等综合性疾病,预后表现不乐观,必须尽快找到他的家人,制定最后的治疗方案。

 

 

可是柳伟虽然与父母同处一个城市,却已经2年没有与家人联系过。

 

 

而黄妮也因为男友父母反对他们的恋情,并不知道男友父母的住址。

 

 

此时的柳伟浑身插满管子,无法言语,只能用手向女友比划着,一旁的黄妮无法领会,急得团团转。

 

 

最后,黄妮找来纸笔,柳伟用颤抖的手,吃力地写下父母的住址。

 

 

黄妮抱住纸板,一只手温柔地抚摸着男友的头:

 

 

“你放心,我就算下跪求他们,也会把他们带到你的病床前。”

 

 

黄妮找来记者,循着地址,一同前往男友父母所在的小区。

 

 

开门的是柳伟的弟弟柳军,得知黄妮的来意,他一脸厌恶地说道:

 

 

“他要死了,跟我们有啥关系?我们早就断绝关系了!”

 

 

柳伟的父亲听到动静后,也从房间内走出来,一听是大儿子的事,情绪瞬间激动起来:

 

 

“我们管不了他,我一看到他就心口痛,要吃救心丸的!”

 

 

柳伟命悬一线,做家人的非但不在病床前照顾,为何还会表现得如此憎恶呢?

 

 

通过柳父的讲述,一个不孝子的形象,出现在众人面前。

 

 

几年前,柳伟本来有一个圆满的小家庭,妻子贤惠,女儿乖巧可爱,日子过得宁静幸福。

 

 

可是这一切,在家里被征收后就彻底改变了。

 

 

柳伟获得320平方的安置房几十万赔偿金,整个人就“飘了。

 

 

他拿着巨额家产,四处挥霍,在外花天酒地,连家都很少回了。

 

 

父母多次劝说,也无济于事。

 

 

最终,不顾家人劝阻,柳伟在2年前与妻子离婚,女儿也归前妻抚养。

 

 

离婚后的柳伟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开始变卖房产,最后只剩下一套80平方的安置房。

 

 

后来,柳伟又坚决要卖掉这套位于父亲名下的房子。

 

 

卖房现场,一向疼爱柳伟的母亲在签字前,做了最后一次尝试:

 

 

“今天这个房子要是卖掉,我们就断绝关系!”

 

 

“断就断,赶紧签字!”柳伟不耐烦的态度,彻底刺痛了柳家父母。

 

 

而这套市价30多万的房子,最终被柳伟以17万出手。

 

 

从那以后,柳伟再没有回过家,与家人彻底断了联系。

 

 

提到这些过往,柳伟的父亲依旧气得浑身哆嗦。

 

 

“他除了管家里要钱,从来不与我们来往,这次上门,又想要钱吧?”

 

 

黄妮在一旁解释道:“他不要钱,就是想见你们最后一面!”

 

 

“你们就是杀了我,我也不去医院见他!”柳父丢下这句话,便怒气冲冲地回到房间里。

 

 

父子的强烈反应,引起了记者的诧异。

 

 

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柳伟的人生即将走到尽头,家人为何连见他最后一面都不肯呢?

 

 

弟弟柳军,向记者解释了其中的缘由。

 

 

浪子难回头

 

 

原来,家人曾给过柳伟很多次悔改的机会。

 

 

他们满心期待柳伟会浪子回头,可是柳伟的表现,却一次次刺痛家人的心。

 

 

柳伟患有胰腺炎,曾经多次住院。

 

 

每次住院,父母挂念儿子的安危,总会主动与他冰释前嫌,前往医院照顾。

 

 

柳父更是尽心,每天在家做好一日三餐,给儿子端到病床前,一勺接一勺的喂他吃下。

 

 

躺在病床上的柳伟,感动得痛哭流涕,表示出院后一定痛改前非。

 

 

而他也确实有过悔改的迹象,出院后待在家中,不再出去鬼混。

 

 

可是好景不长,不到一个月,他就故态复萌,不顾大病初愈,出去挥霍钱财。

 

 

即便如此,家人也没想过要放弃他。

 

 

后来,柳伟手里的钱全部花光,最后一次回到家中。

 

 

这次,柳父主动将名下一套80平米的安置房让给他住,没想到又过了一个月,柳伟却要卖掉老父亲的房子。

 

 

“你们要是不同意卖房,我就下药搞si你们全家!”柳伟恶狠狠地威胁着父母。

 

 

看到大儿子如此不成器,家人只能无奈签字。

 

 

而正是这套房子,彻底斩断了柳伟与家人的亲情。

 

 

“我们救过他不下10次啊,有什么用!”谈及过往,柳军愤愤不平地说道。

 

 

尽管柳伟的家人对他深恶痛绝,可是一旁的黄妮却不肯放弃劝说。

 

 

她拿自己举例子:“他只是想让你们看他一眼,他的为人我清楚,他也骗过我很多次……”

 

 

黄妮话音未落,柳父再次冲出来,指着她说:

 

 

“你这个妮子也是蠢,他骗你这么多次你还跟他?

 

 

“我劝你早点离开他,不要管他的死活了,等他死了我们找村干部安排后事,骨灰都不要!”

 

 

最后,柳父不愿再沟通,他让小儿子柳军带着黄妮前往村委会,交涉大儿子的后事。

 

 

村干部却表示,柳伟年仅31岁,家中父母兄弟尚在,不符合帮扶的条件。

 

 

那万一柳伟身故,他的身后事又该如何处理呢?

 

 

就在这时,柳伟的母亲匆匆赶到村委会,不等记者劝说,她一把拉住小儿子的手,拽着他就往家里走。

 

 

记者:“阿姨,他毕竟是您的亲生儿子啊!”

 

 

“把他丢在火葬场就行了,别跟我提他,一提他我的心脏病都要复发了!”

 

 

看着母子俩远去,黄妮脸上被落寞笼罩。

 

 

既然家人不接受男友,接下来她又该如何做呢?

 

 

再次交涉

 

 

从村委会离开后,黄妮回到与朋友合租的招待所内,拿出一套简易的医疗装备,准备做腹透。

 

 

自小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黄妮,一年前又不幸被确诊为尿毒症。

 

 

为了省钱给男友治病,她只能选择在家做腹透。

 

 

在腹透的间隙,想到男友的现状,黄妮忍不住湿了眼眶。

 

 

让人不解的是,如果柳伟真如家人所说,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人。

 

 

那女友黄妮,又为何对他不离不弃呢?

 

 

黄妮和柳伟的感情,是在欺骗中开始的。

 

 

交往两年后,她才得知柳伟尚未与妻子离婚。

 

 

尽管柳伟已经提交了离婚协议,但是黄妮为了名誉,还是要跟他分手。

 

 

那段时间,柳伟不惜以死相逼,想方设法地挽留她。

 

 

看到男友一番痴情,黄妮心软了,这才决定继续留在他身边。

 

 

6年的朝夕相处,尽管柳伟欺骗过她,但是对她还算温柔体贴,故而黄妮早就把他当成了家人。

 

 

为了能让柳伟再见家人一面,做完腹透的黄妮,决定再去一次村委会。

 

 

她希望村干部能劝说男友的家人前往医院。

 

 

一开始,弟弟柳军表现得很抗拒,后来在村主任的劝说下,他决定陪同黄妮前往医院。

 

 

当黄妮提议让柳伟的母亲也一同前往时,被柳军一口拒绝:

 

 

“我妈以前最疼他了,他把我妈的心伤透了,现在我妈宁愿死,也不会去的。”

 

 

见此情形,黄妮只能噤声。

 

 

亲兄弟2年未见,如今在病房能否冰释前嫌呢?

 

 

来到医院,柳军站在病房外,却始终不愿进去看哥哥一眼。

 

 

他表示会让医生放弃治疗,任由哥哥自生自灭。

 

 

黄妮听到后急了,她不住地哀求道:

 

 

“你不要对他说拔管子,就只是进去看他一眼,当给他最后的温暖了。”

 

 

柳军反驳道:“那他给过我们温暖吗?”

 

 

“为什么你们就不能让他安心地走呢?”黄妮急出了眼泪。

 

 

柳军依旧不为所动:“我们给了他那么多机会他都不珍惜,现在要死了才知道错了?”

 

 

不论黄妮如何劝说,柳军始终不肯踏入病房半步。

 

 

他转而找到医生,表示要放弃治疗,同时还联系了火葬场,等哥哥去世后,直接派人拉走遗体。

 

 

看到男友的家人要放弃治疗,黄妮在一旁哭得不能自已。

 

 

“我宁愿死的人是我,也不忍心看他落到这样的地步啊……我怎么忍心放弃他呢?”

 

 

最后,在记者的沟通下,柳军表示会帮哥哥签字办理出院,至于后续事宜,他和家人一概不问。

 

 

而主治医师表示,柳伟的情况虽然有所好转,但始终没有脱离危险期,情况不容乐观。

 

 

黄妮站在窗外,泪眼婆娑地盯着病床上的男友,她不住地为男友打气:

 

 

“你要坚持住啊,你说过要上班养我的……”

 

 

躺在病床的柳伟,眼神瞥到女友,顿时几滴清泪滑下眼角。

 

 

此刻他的心境如何,不得而知。

 

 

而黄妮不愿意放弃治疗,她要面临的,将是无力承担的高昂医疗费。

 

 

接下来,她又该怎么做呢?

 

 

卖房被拒

 

 

黄妮带记者来到一处居民楼内,指着其中一户说道:“眼下只能卖掉它了。”

 

 

这套120平米的房子,原本是柳伟准备用来做二人的婚房。

 

 

可自从男友病倒后,他的家人换了门锁,就连黄妮也无法入内。

 

 

黄妮还不是柳伟的妻子,如果要卖房,就必须经过柳伟家人的同意。

 

 

可是他们会同意吗?

 

 

黄妮请求记者帮忙劝说,做最后一次努力。

 

 

柳军得知黄妮来意后,毫无疑问地拒绝了她的要求。

 

 

他表示,这套房子在父亲名下,是将来留给大哥的女儿的。

 

 

大哥在签署离婚协议时,协议内规定,等到他的女儿年满18岁后,房子会自动过户到女儿名下。

 

 

柳军说:“就算大哥病危,他也没有权利卖房治病,就算是我父亲,也没有权利。”

 

 

“你们难道真的眼睁睁见死不救吗?”黄妮情急之下,质问柳军。

 

 

柳军接下来的话,却让记者大吃一惊:

 

 

“他走到这一步是自作自受,他吸毒啊!”

 

 

原来,柳军一直怀疑大哥吸毒,才会将家产挥霍一空,才会患上重病。

 

 

黄妮却一口否决:“我认识他6年了,从没有见过他吸毒!”

 

 

就在两人争执时,柳父走了出来,一看是黄妮,顿时不耐烦地拉着儿子就走:

 

 

“你别管她!”

 

 

“她想卖掉侄女的房子!”

 

 

一听这话,柳父顿时瞪大了眼睛,气得跳起脚来:

 

 

“卖个鬼啊!那是我孙女的房子,谁也不能动!”

 

 

对于柳父来说,他宁愿眼睁睁看着病重的儿子不治而亡,也要为孙女保住最后的财产。

 

 

“叔叔,他已经醒悟了。”

 

 

“就算他醒悟,也不关我们的事,以后别骚扰我们就行了!”

 

 

或许是想到大儿子过往的作为,镇静下来的柳父,忍不住叹了口气,这时才向记者交了底:

 

 

先前为大儿子看病,已经陆续花了四五十万元钱,眼下就算他们相救,也没有能力了。

 

 

再说了,他们也实在不愿与大儿子再有交集。

 

 

就在这时,医院给柳军打来电话,表示柳伟突然病情恶化,询问家属意见。

 

 

“我们的意见就是不抢救,不治了,遗体也不管。”柳军和父亲依旧态度坚定。

 

 

而一旁的黄妮听闻后,急忙朝医院赶去。

 

 

医生遗憾地表示,以柳伟的状况,很难撑过当晚。

 

 

面临生离死别,黄妮顿时情绪崩溃,痛哭不止。

 

 

她瘫在椅子上,拿出手机要给柳军打电话,因为双手颤抖,几次都没有成功。

 

 

等电话拨通后,她泪流满面地哀求:

 

 

“求求你们了,他就剩几个小时的生命里,求你们来看他一眼吧……”

 

 

电话那头的柳军没有说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所有尝试都失败后,黄妮失魂落魄地走进病房,一言不发的坐在病床前,用这种方式,陪伴男友度过最后的时光。

 

 

第二天一大早,柳伟因抢救无效,离开人世。

 

 

他的家人如先前所说,始终没有露面。

 

 

黄妮拖着病躯,独自为男友料理了后事。

 

 

结语

 

 

柳伟在人生最后时光的遭遇,让人唏嘘。

 

 

可是这一切,皆因为他自作自受。

 

 

如果不是他伤透家人的心在先,家人又怎么会在他临终前,都不肯看他最后一眼?

 

 

亲情并非骂不断,打不散,它也需要爱来维系。

 

 

父母家人一场,珍惜这难得的缘分。

 

 

不要等无法挽回时,再追悔莫及。

 

 

对此,大家是如何看待的呢?欢迎在评论区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