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上萬億 那個「計劃」還要搞,美國壓制中國要不顧一切了?

首先放一張圖,可以說,歐洲現在的局面與依賴美國密切相關,後半生可能再也沒有計劃回到過去橫霸世界,要麼說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孕育了現代文明也迷信了自由。

杜魯門簽署馬歇爾計劃

從文藝復興一直打到二戰,歐洲人無戰爭不發展一般,也應正了一句話——沒有永恆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自由過度了就是衝突。

要說二戰能爆發,以至於覆蓋世界,歐洲人要背大鍋——一味地縱容,不然希勒特也不敢一次性對一群國家發動戰爭。

自己種下的果還得自己吃,當走投無路的時候,一份份電報飛往了大西洋彼岸,不過一直杳無音信。

事實上,沒有日本愚蠢的舉動,美國根本不會管歐洲的水深火熱,丘吉爾就算跪在羅斯福面前,美國也無動於衷,這麼看英國的低三下四也沒誰了,起碼你看到現在的英國是想不到也曾有過這種屈辱。

既然手都伸進來了,美國怎麼可能放過歐洲,話說請神容易送神難,為此杜魯門搞了一個「馬歇爾計劃」。

明顯上的確在扶持歐洲,47年的時候正式啟動,先後持續了不到5年,美國在金融、技術、裝備製造等領域大力投入近132億美元,相當於啟動初期美國GDP5%。

1951年,歐洲大部分地區達到或接近戰前水平,工業生產不僅處於戰前水平,而且超過了15%。

實惠也的確拿到了,只不過歐洲變成了「美國的番外之地」。不僅為美國創了無數的財富,還成為了陣營對立的工具。

當然歐洲也不是沒有計劃,石油危機和布雷頓森林體系重創了美國的工業和金融,歐洲也開始了自立門戶的計劃,時間就算在了蘇聯解體以後,先誕生了歐盟,最終推出了歐元。

此時的美國正沉浸在冷戰勝利當中,「一超多強」格局下也沒把歐洲當回事,但是隨着歐盟經濟飛一樣發展直逼美國,歐元瘋狂蠶食美元地盤。

當時歐盟成員國各個牛氣哄哄,根本不把美國放在眼裡,默克爾當時一直在說你的優先不認。

美國人意識到了危險,所以歐債危機來了,克里米亞危機來了,英國脫歐了,歐盟實力被大大削弱,至今仍在水深火熱中度日。

與此同時,東方另一個大國起來了,08年的時候美國為了印證很多戰略界的猜測,求助中國買了美國幾千億美債,眼睛都不帶眨一下。

於是09年奧巴馬在日本東京發表了美國亞洲政策的主題演講,宣布回歸亞洲。此後特朗普進一步發展提出「印太戰略」,拜登繼承。

為了牽制我國,於是開始從身邊的人下手,選的就是和中國打得火熱的俄羅斯,歐洲再一次倒霉。

其次,美國準備重新啟動「馬歇爾計劃」,第一地區就是南美,結果發現沒人呼應於是搞了殘忍的「門羅主義」,結果拜登上來看到中國和拉美的貿易發展勢頭,又慌了,所以再起「馬歇爾」。

中拉合作

這還不算完,新冠疫情衝擊世界以來,最難過的地方一定是非洲,美國多次提出在這個地方和中國競爭。

有一件事特別明顯,非洲25億人口,打算搞一個本土自貿區(AFCFTA),並且首選中國作為合作夥伴。

眼睜睜看着中非合作越來越密切,美國歪心思也來了,一面表示支持並且也想參與;另一面誣陷中國「債務陷阱」。

為此,無論是媒體還是政客明里暗裡表示,要在非洲推動新一輪「馬歇爾計劃」,應對中國的「一帶一路」。

前段時間,美國宣布6000億美元「基建援助計劃」,還是聯合的歐盟,先不說美國能不能落地,就是這個錢有沒有的問題。

如果按照比例來算,70多年前的計劃花了GDP5%,那麼美國要在一個洲搞怎麼也得花1萬億美元。

美國若硬着頭皮上,只有一個辦法——印鈔,國債現在已經30多萬億美元了,根據美國自己測算,30年後規模是GDP的兩倍,不知那個時候美元信用還剩下多少。

再有,美國印鈔後就有加息,這次美國以幾十年來最快的速度提高利率,非洲美元債務利息極速攀升,硬生生搜刮非洲財富,非洲的國家怎麼可能不明白。

以前和美國合作是因為無奈,甚至被迫,現如今有了別的路可走,必然不會重蹈覆轍找美國。

因此,以美國現在的能力,在世界任何一個地區搞「新馬歇爾計劃」必然是一敗塗地的命運,無限透支結局必然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