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宮」空間站只用中文,有些人很不爽

“他们(中国人)说汉语,因为这是他们的母语,是他们最容易使用的语言。当他们有重要的工作要做的时候,为什么有人会期望他们使用另一种语言呢?”

近日,搭载“问天”实验舱的中国长征五号B遥三运载火箭成功发射,中国空间站喜提“太空新居”,成为国内外媒体和网友的热议话题。

中国航天的“顶流”咖位,还让美版知乎“Quora”上一个发布于一年前的问题再次引发热议——“中国空间站只使用中文,是否说明该国非常自我封闭,使用‘非通用语言’以摆脱他国科学家?”

答题区里中外网友各抒己见,绝大部分人认为题主的提问非常冒犯,抨击其字里行间都充斥着对中国的一贯偏见和刻板印象,反问道“中国空间站不用中文用什么”。

还有人指出这则提问显示出美式双标,用表情包吐槽美国在航天领域打压中国,不让中国加入国际空间站在先,如今竟倒打一耙质疑中国空间站用中文是在“排斥他国”。

再度热议的帖文

去年(2021年)6月,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船成功将我国三位航天员聂海胜、刘伯明、汤洪波送入中国“天宫”空间站。中国人首次进入自己的空间站,中国航天自此正式迈入“空间站时代”。

不同于以往几代人类空间站惯用英文和俄文标识,中国空间站核心舱的操作界面采用的是全汉字标识,引发诸多关注。国际宇航联空间运输委员会副主席杨宇光当时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空间站自然用中文。”

他解释道,操作界面使用航天员的母语,更有利于航天员的应急判断与操作,所以中国空间站将中文作为第一语言,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排斥其他国家的宇航员参与或访问中国空间站。就像美国航天飞机退役后,乘坐俄罗斯联盟号飞船的国际空间站乘组也必须学习俄语,因此使用中文界面不影响国际乘组参与中国空间站。

美版知乎Quora上的网友也曾围绕这一话题展开诸多讨论,诸如“在新的中国空间站上,他们为什么用中文”、“如果国际宇航员想去中国空间站,他们必须学习一些中文吗?”等。

最近因“问天”实验舱成功发射而再度翻红的这则帖子就问到:“在新发射的太空船上只使用中文,这是否说明这个国家超级自我封闭,他们正在通过使用一种‘非通用语言’来摆脱来自其他国家的科学家?”

答题区里赞同这一观点的寥寥无几,反怼题主提问自带偏见的人倒不在少数,“他们(中国人)说汉语,因为这是他们的母语,是他们最容易使用的语言。当他们有重要的工作要做的时候,为什么有人会期望他们使用另一种语言呢?”

有匿名网友抨击题主的提问预设立场:“学习中文,(你问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这种话术)我也会,我也可以说,在交流活动时拒绝学习中文的人显示了对中国语言、文化和人民的傲慢。这个怎么样?”

一位自述居住在苏格兰的退休电气工程师指出,中国人的空间站使用中文标识理所当然。他认为题主的提问显示其还在用老眼光看待中国,指责其态度傲慢,“中国的大部分太空计划是由中国的工程师和科学家完成的。你认为他们会选择说哪种语言?(还是)你认为中国如此落后,他们只能通过雇佣外援来实现太空工程吗?中国是世界上技术最先进的国家之一,我知道这让很多人害怕,但这是事实。”

他还写道,“中国高科技领域的确起步得很晚,但他们在过去30年中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他们不依赖外国援助发射航天器,也不需要外援就能设计并制造你手里的智能5G手机。说普通话的人比任何其他语言都多。你凭什么认定他们要在自己的太空项目中使用“国际”语言?这听起来多么傲慢。

这位前工程师苦口婆心道,不要犯其他西方人所犯的错误,认为中国是一个落后的国家,这是一个危险的误判,“他们现在的技术基本上都是自主创新的。在21世纪剩下的时间里,你都不得不面对并应对这一情况。”

今天(27日),有网友回答这个问题时,还配上一篇BBC关于“为什么欧洲的宇航员要学习中文”的报道,认为“在空间站使用中文”是中国向世界传达的一则明确且委婉的信息:欢迎大家来中国空间站合作,但前提是希望各位能够掌握中文,因为你们要登上的是“中国制造”。

他特别提到,是美国禁止中国参与国际空间站的建设在先,这才让中国转而选择建造自己的空间站。在这个情况下,中国没有理由在自家空间站里还使用英语标识,“(中国)不欠任何国家的,更不欠那些傲慢的使用英语的人什么,那些人不过是昔日荣耀和权力的影子罢了。”

不少外国网友也在回答中指出了美国的双标行为:“你傻吗?美国禁止中国进入国际空间站,现在你期望中国在自己的空间站使用西方语言?有毛病吧!”

有人晒出一张形象生动的表情包吐槽:

美国:我的地盘听我的!禁止中国进入国际空间站。

中国:我的地盘听我的!建造我自己的空间站,允许所有人在说中文的条件下进入。

美国:哦不,那是非法的。

还有一些自称来自中国的网友也纷纷发声,有人直言题主的提问方式是“典型西方傲慢的教科书式案例”,“如果在我们自己的空间站上使用中文是‘超级自我封闭’的,我想你是在假设这个星球上所有的70亿人都该说英语,这简直再傲慢不过了。”

周一更新的这条评论中,他以一种调侃语气予以反击:“我们中国人自己的空间站,用简体中文、繁体还是甲骨文,我们爱用啥用啥。如果您想来,麻烦随身携带字典。哦对了,我们这儿还只有筷子。”

另有一些网友则嘲讽称西方习惯制定规则逼别人遵循,但一旦他们感到自己的垄断地位被动摇了,就会满腹牢骚。

“我们还以为这就是你们很久以前所采用的方式,当时你们决定了所有的规则,所有人没有选择只能遵从。我们所做的只是提供了另一种选择,看到你抱怨你们的垄断地位被剥夺了,真是太搞笑了。如果这件事让你这么烦恼,可以随时退出啊。”

“(中国)‘自我封闭’?我怎么听说是美国在10年前封闭了自己的太空计划,并拒绝让中国参与。那为什么现在中国在没有外部帮助下所做的努力,被污蔑成‘超级自我封闭’或‘摆脱’他人的‘证据’?事实上,这一切的发生不都是因为美国试图“摆脱”他们不想要的竞争者?”

节选

有标注来自中国香港的网友也表示,当年中国想参加国际空间站,但美国拒绝了,“因为在美国,政治比科学更重要。”

既然如此,那现在给诸君的建议就只有——“学中文吧,为了更好的职业前景。”毕竟2024年后,全世界唯一在轨运行的空间站可只有中国“天宫”了。

节选

正如这些网友所说,西方有些人口口声声说中国“超级自我封闭”,但事实上,使用中文的空间站没有拒绝任何一个国家,反而是欢迎来自各国的宇航员和科研项目;而使用英文的国际空间站,却将中国拒之门外。

就在去年年底,空间技术专家、神舟号飞船首任总设计师、中国工程院院士戚发轫曾在澳门出席活动时对外发出过邀请。他表示,中国空间站在运营期间将有外国的科研项目,也希望有外国的航天员到空间站工作,为此有关部门已经着手大量的筹备工作。

不过美国可能来不了,戚发轫:不是咱拦着,关键是他们来的话违反他们自己的法律呀,先把你们那条法律废除了再说!

中国航天向世界打开大门,欢迎各国合作共赢,其中欧洲航天局(后简称“欧空局”)是最早向中方寻求合作的机构之一。

早在2015年中国空间站项目刚刚启动时,欧空局就与中国航天局达成了合作协议,并且明确了双方持续互派航天员进行综合性联合训练,许多欧洲航天员都开始学习中文,希望未来能加入中国人建造的“太空之家”。

新华社此前报道称,有来自法国、德国和意大利的三名航天员正抓紧时间学习中文,预计最早将于2022年搭乘飞船前往中国“天宫”空间站。

50岁的马蒂亚斯·约瑟夫是欧空局德国籍的航天员,从2012年开始学习中文,他的中文老师还给他取了一个中文名字“马天”。意大利首位女航天员萨曼莎·克里斯托弗雷蒂也参与其中,她曾于2014年11月进入国际空间站,在空间站驻守了199天,成为单次执行太空任务历时最久的女航天员。

2017年,他们俩人就来到了中国航天员烟台海上训练基地,和中国航天员杨利伟、王亚平、叶光富等人,进行过为期17天的中欧航天员海上救生训练,当时两人的中文就已经非常流利。

萨曼莎·克里斯托弗雷蒂用中文接受中国媒体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