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日「哼哈二將」接連「出事」,對美國意味著什麼

世界很不太平,受美西方霸權欺凌的國家是這樣,美西方霸權圈子自身也是這樣。美國的全球霸權體系裡面,有一對「哼哈二將」,一個在世界的西邊,是英國;另一個在世界的東邊,是日本。這幾天最新出的大事,真是湊巧,就正好出在這兩國身上。

本月8日中午,日本奈良市街頭,安倍晉三正在演講,雖然旁聽者不多,但仍說得聚精會神,意興盎然。可隨着一聲槍響,演講戛然而止。同樣的,安倍的生命時鐘也戛然而止;正好在安倍「喋血街頭」的一兩天前,英國首相約翰遜的政治生命也戛然而止,被幾十個政府官員比賽着把辭職信摔到臉上。一時之間,約翰遜金髮凌亂,呆若木雞,只好悻悻然宣布下台。

兩國發生的事都不是小事,都足可以被載入史冊。表面上看,兩國的爆雷都似乎只是巧合,頗具偶然性。日本槍手只是聲稱「對他不滿,就是想殺了他」,另據說跟啥宗教相關;而英國辭職潮的起因就相當狗血,據說是因約翰遜包庇猥褻「同類」的副黨鞭而引發眾怒。可是,靜下心來好好想想:安倍遇刺真的只是一樁普通刑事案件,而無關政治嗎?至於造成約翰遜下台的,這不大可能只是因為一個極為狗血的「鹹豬手」事件。這裡面的內幕說不清道不明,出兩本書可能才說得清楚。

更重要的不是這兩起事件的本身,而是事件的後續反響。很有可能,這兩起事件都只是兩國各自被推倒的第一張多米諾骨牌,英日兩國都會由此而產生一系列變故,推動兩國進入國際政治的漩渦中心。不過基本可以預料的是,擺在英日兩國面前的路,都不大可能是未知的,而是有各自的既定方向。

英國的方向依然很黯淡。約翰遜的下台,充其量只能讓英國的紳士小姐們解解氣,畢竟該國這些年經濟一直沒有什麼起色。脫歐、俄烏開戰之後,英國經濟狀況更加糟糕,通脹在西方世界裡排在最前頭,老百姓的日子是王小二過年,一年不如一年,還面臨北愛爾蘭和蘇格蘭每天不停地「鬧分家」。亂像紛紜,因此很需要找個事來宣洩一下。於是,約翰遜只好頂黑鍋,不過也不冤,誰叫此人幹事比美國「懂王」還不着調的?

可無論如何,不管英國政壇怎麼折騰,該國的一切病症都無法治好,連緩解都不大可能——通脹、經濟下滑,都有太多深層次的原因;國家面臨分裂,也有太多歷史和現實的因素。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說,如果當選首相,她將確保在一次特別行動中擊敗俄羅斯。競選時喊口號而已,當真就輸了。即便約翰遜走人,新首相上台,這個所謂的「日不落帝國」也仍會繼續沉淪下去,日薄西山。

日本則不同,其方向是自我毀滅。同樣都是島國,但日本要比英國瘋狂得多。英國再怎麼折騰,也不會往死里折騰,只會讓自己的身子骨一天天變得更虛。而日本的民族本性決定,這國的軍國主義根由已經深種,真可以集體瘋狂,然後在瘋狂中作死。甲午海戰、日俄戰爭、二戰等,都是一個個典型案例,都能證明日本從來就敢於軍事冒險。

10日晚,也就是安倍遇刺身亡兩天之後,日本參議院舉行選舉投票,讓修憲派取得了「關鍵性突破」。其實,眾議院也是一樣,修憲派的席位也占到了2/3以上。至於能取得重大突破的原因,就跟安倍之死有一定關聯,此事讓日本政壇輕鬆打出「悲情」牌,因為說到「完成安倍的『遺願』」,就算不太「右」的政客也很難抗拒。

日本一旦完成修憲,這意味着什麼?想想都令人脊背發涼。這意味着日本實現集體自衛權的解禁,日本將瘋狂擴充武力,獲得「交戰權」,由此還將進一步助長日本國內的軍國主義逆流。另外還有一個極其危險的因素,就是當今美國為了對付中俄,很可能把手中的狗鏈一松再松。其實此次日本修憲的重大突破,就很難說沒有受到美國的默許。

那麼,日本走上這條路,後果將是怎麼樣的呢?兩個字:作死!日本的上一次作死是二戰,侵害的主要對象是中國,而當時的中國極度貧弱,國破家亡,但仍然讓日本收穫了戰敗的苦果。而當今的中國,國富軍強,日本如果橫跳得太狠,當真再次侵害中國的話,中國有決心有能力對其新賬老賬一起算,並且清算到底。因此,日本如今修憲,鼓搗得很歡,最終只可能剩下自我毀滅這一條道。

英國與日本,美國霸權的這兩大左膀右臂被斬斷,算是全世界的幸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