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修憲派「大勝」,這是安倍用命換來的?

日本第26屆國會參議院選舉結果出爐了,修憲派取得了「關鍵性突破」:在125個改選席位中獲得了95個,共計達到了179席,超過了總席位245席的三分之二;由於眾議院中,修憲派席位也超過了三分之二,這將意味着日本國會將有機會啟動修改憲法的程序。

首相岸田文雄曾多次表示,有意推動自民黨四項修憲條款的通過,其中包括明確寫入有關自衛隊的內容,這將意味着日本正式從憲法層面確立擁有武裝力量的「合法性」,為組建軍隊、成為所謂「正常國家」奠定基礎。除此之外,這次參議院席位的變化也為日本大幅度增加安保費用,也就是軍費創造了條件。這些條款,基本上都是前首相安倍晉三在任期間不斷推動的修憲內容,因此不少外媒宣稱:日本距離安倍的「遺願」又近了一步。

這次日本參議院選舉結果,事實上與安倍遭遇刺殺並沒有直接關係,這是日本社會和政府右翼化傾向進一步加深的標誌。路透社援引英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羅伯特·沃德(Robert Ward)的分析認為,岸田文雄可能在修憲問題上保持謹慎,但是在軍費問題上嘗試突破;中國專家則指出:在日本右翼化傾向不斷加深的背景下,自民黨一黨獨大、中左翼式微的基本格局在短期內難以改變,國會重要議題被右翼政黨裹挾的情況將會更加嚴重。

與此同時,對於日本普通選民而言,修憲這個問題的高度太高,他們不感興趣,能夠吸引他們的話題主要是眼下物價飛漲和經濟民生;對於岸田文雄來說,他的當務之急顯然不是推動修憲,而是設法在後疫情時代恢復經濟。

但是對於我們而言,日本修憲勢力在國會的突破需要引起高度警惕和重視。如果日本在修憲的道路上繼續狂奔下去,難保不會走上復辟軍國主義的道路。

就在日本參議院選舉結果出爐後沒多久,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就回應稱:日本修憲問題受到國際社會和亞洲鄰國的高度關注,希望日方認真汲取歷史教訓,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以實際行動取信於亞洲鄰國和國際社會。

中方的發言明顯可以看出,對日本執着於修憲的動機抱有深深的不信任。長期以來,日本試圖依靠經濟影響力獲得國際話語權,但事實證明沒有足夠的政治和軍事影響力,日本充其量就是一頭肥羊,更何況現在的日本談不上什麼經濟影響力,「雁型模式」下的「頭雁」早就變成了中國——但是日本嘗試恢復軍事能力的野心,更加讓人不放心,畢竟這是一個在過去千百年來都有着強烈擴張意願的餓狼。

日本的那點小心思瞞不住任何人,尤其是歷史上屢次遭受日本入侵的中國,對日本有着高度的警惕。儘管我們不會幹涉別國內政,日本右翼化傾向已經無法改變,但是我們依舊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建立一支強大的國防,在必要時通過軍事威懾能力提醒日本國內的某些人:將它的大尾巴夾緊一些,再敢翹起來就一定有能力將它徹底割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