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面臨太多危機,最不需要的是與中國的另一場危機

諸多跡象表明,美國經濟衰退的陰影正步步逼近。通脹危機正處於數十年來最嚴重的境地,汽油和食品價格接近歷史最高水平。就在很多美國民眾都不得不在給汽車加油、或者購買食品的問題上做出痛苦選擇之際,美國獨立日發生的大規模槍擊事件,選民對拜登政府的信心降至低谷。

拜登政府的不作為,給美國民眾帶來了比特朗普時期更糟糕的生活環境,老百姓怨聲載道。民眾的不滿情緒,很快地就在拜登的支持率上體現出來。據環球網10日報道,美國最新民調顯示,拜登的支持率再創新低,暴跌至30%。

拜登上一周的支持率還有36%。僅僅一周過後,又再次暴跌6個百分點,這就足以說明他在美國民眾心目中有多糟糕。美國前總統特朗普任期內最低的支持率是39%,這就意味着,拜登已經取代特朗普。成為了美國歷史上支持率最低的總統。美國《紐約郵報》在報道中發出這樣的疑問:拜登支持率還能跌多低?

可能還會繼續暴跌!原因在於,美國經濟衰退幾乎已無法避免,民眾在通脹危機中苦苦掙扎,而拜登卻繼續拿着美國納稅人的血汗錢,在烏克蘭危機上拱火。拜登此舉,引起美國民眾的強烈不滿。很多民眾都在質問:為何不把援助烏克蘭的巨額資金,用於解決國內的通脹危機。所以說,像拜登這樣將自身利益凌駕於國家和民眾利益至上的總統,接下來還會有更多的人反對他。

美國之所以會遭遇如此嚴峻的經濟困境,主要罪魁禍首就是拜登挑起了俄烏衝突。戰爭引發的能源和其他大宗商品價格飆升,是導致美國通脹危機愈演愈烈的主要因素。

烏克蘭戰爭,說到底就是美國對俄羅斯挑起的一場代理人戰爭。但結果表明,俄烏衝突當下正朝着與美國所期待的反方向發展。戰爭並沒有讓俄羅斯如拜登所願跪地求饒,反而讓美國及其西方盟友都遭到反噬。這對拜登而言,無疑就是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對美國人來說更糟糕的是,拜登政府上台後,所挑釁的並不僅僅只有俄羅斯,還有遠比俄羅斯更難以對付的中國。拜登出於打壓中國的需要,不斷出台政策對中國實施出口限制,並對產自中國某些地區的商品實施進口限制。這在進一步加大美國對外貿易逆差的同時,還加劇其國內商品供應鏈緊張的狀況。

美國因同時挑釁中俄,不得不在全力應對烏克蘭危機的同時,擠出一些資源在亞太挑釁中國。這導致美國陷於顧此失彼的不利局面,以至於在外交上搞得一地雞毛,在內政方面惹得選民一片怨聲載道。所以說,美國對華政策在經過一段時間的瘋狂之後,隨着國內多重危機的愈演愈烈,近期似乎變得「老實」。

據《環球時報》10日報道,在中美外長舉行會晤前夕,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表達了對此次會晤的期待:「希望這是一次富有成效的建設性對話」。在會上,面對中國的「四個清單」,他承諾「六個不」。對此,有分析認為:布林肯正傳遞出一種「美方希望此次會晤取得積極進展,實現關係緩和」的意願。同時也顯示,美方對同中方溝通的需求正在明顯上升。

美國利用烏克蘭危機挑釁俄羅斯,結果自己掉下親手挖的大坑。有了在烏克蘭問題上的這個教訓,美國在台海問題上的舉動,變得更加謹慎。如果再來一個台海危機,拜登就是把自己劈成兩半也無法應對。

拜登政府非常看好在與中國的」極端競爭」中獲勝,但很快就回落到現在確保關係的」護欄」。華盛頓面臨太多危機——美國最不需要的就是與北京的另一場危機。這就是為什麼在剛剛結束的中美外長會談,被布林肯稱之為具有「建設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