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反俄是為了反華!拜登:我不針對普京 中國就「敢」統一台灣

拜登政府就是鐵了心要反華到底,自然就需要為反華尋找足夠的理由。但既然是在為一件從頭到尾都是錯誤的決策尋找藉口,那麼這種藉口的離譜程度註定也會超越所有人的想象:

當地時間6月16日,拜登公然宣稱,

自己現在非要和俄羅斯過不去,那也是為了反華,因為如果不對俄施壓,中國就會有「膽量」去統一台灣。

拜登是在當天接受美聯社專訪時發表上述神奇觀點的。拜登稱:

現在美國的一大對外政治義務,就是挫敗俄羅斯的「戰爭陰謀」。因為如果就這麼放任俄羅斯不受阻礙的「深入歐洲」,歐洲就必然出現混亂,同時也會令足夠大陸產生收復台灣的「膽量」。

因為俄羅斯「深入歐洲」,所以中國就會受此鼓舞去統一台灣?能將這兩者聯繫起來,拜登說不定還真的是得了老年痴呆症。但要注意的是,抱有同樣觀點的人,可不止他一個。

就在同一天,拜登團隊的核心幕僚、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傑克·沙利文也公開表示,

美國需要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採取強硬立場,因為如若不加以遏制,中國就會採取類似行動。

所以先不管這種邏輯是否牽強,這起碼能證明,這種「美國放任俄羅斯『入侵』歐洲,就等於放任中國統一台灣」的觀點,確實不是拜登這個老糊塗又在犯糊塗,而是經過大量論證,已經成為白宮決策團隊的統一認知,是美國對中俄政策的又一新戰術,是必須引起我們高度警惕的。

美國反俄是為了反華!拜登:我不針對普京,中國就「敢」統一台灣

至於拜登團隊為何會這麼想,從美國的利益角度出發,其實也算是有章可循。

第一,在美國看來,現在對俄強硬,就是對中國的提前警告。

在美國的視角中,通過這場俄烏戰爭,中國和俄羅斯已經組成事實上的反美戰略同盟。而美國同樣認為,中國也是在有意通過俄烏戰爭試探美西方的態度,以此確定在自己統一台灣時,美西方又會做出多麼強硬的反應。

一旦有了這種先入為主的認知,拜登團隊當然會認為,如果自己在烏克蘭問題上對俄羅斯太過軟弱,就必然會鼓勵中國大陸收復台灣的信心。

第二,在台灣問題上,美國必須確保歐洲人屆時有空來幫助自己。

利用台灣問題反華,阻止大陸收復台灣,這是美國的戰略決心,是拜登所有決策的大前提,不可動搖;

然而僅憑美國自己的實力,已經無法單獨阻止中國,所以美國必須尋求盟友,特別是歐洲盟友的協作;

但要讓歐洲人在對華問題上配合自己,前提是歐洲自己有空。所以一旦俄羅斯在歐洲「搞事」,讓歐洲人無暇東顧,那麼美國的所有計劃都將落空。

拜登團隊有自己看待問題的邏輯,但這種邏輯的問題,顯然實在是太多。

美國反俄是為了反華!拜登:我不針對普京,中國就「敢」統一台灣

首先是中國統一台灣的信心問題。

中國必然要統一台灣,這是當今世界任何國家都必須承認的事實。換句話說就是,不管這場俄烏戰爭究竟會迎來怎樣的結局,也不管美國與俄羅斯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更不管歐洲人要怎麼站隊,中國都必然要統一台灣,這一決心,不受任何外部因素的干擾。

至於外部因素所能起到的唯一影響,就是美國太過作死,逼迫中國以武力方式提前統一台灣,僅此而已。

而中國實現這一夙願的信心與能力,是建立在自己的國力強盛之上的。或者讓我們把話說得更清楚些:

台灣什麼時候統一、怎麼統一,那都是中國自己說了算

如有必要,付出再多犧牲,中國也再所不辭。

所以拜登團隊哪來的幻覺,覺得美國在俄羅斯面前亮下「肌肉」,中國就會自動打消實現統一的念頭了?

其次是要確保歐洲人有空來幫助自己的問題。

這也是我們最想吐槽拜登的地方:

既然要確保歐洲人有空來幫助自己,那麼先確保歐洲地區平安無事才應該成為拜登對歐對俄政策的最高指導原則。那麼你拜登當初非要鼓勵烏克蘭加入北約,在短短半年之內就將俄羅斯徹底惹毛,這又是圖個啥?

特朗普也是反華反了整個任期,但在那四年裡,特朗普在歐洲方向除了和歐盟打打嘴炮,可是老實的很。這樣一個粗人都懂的道理,你拜登怎麼就不懂呢?自己捅出了簍子,現在居然反過來宣稱這是俄羅斯的「戰爭陰謀」?

現在既然簍子已經捅下了,那麼趕緊讓歐洲與俄羅斯重歸於好才是當務之急啊,結果你拜登裹挾着歐盟一起軍援烏克蘭、對俄羅斯發動制裁又是什麼鬼?你還到底想不想讓歐盟來幫自己反華了?

所以

所謂「如果不對俄施壓,中國就會有『膽量』去統一台灣」,其實就是拜登團隊為自己的對俄對華政策錯誤編造出來的一個「進可攻、退可守」的雙向藉口

,怎麼說都不會錯罷了。

而在最後,我們更要注意到,

拜登這也是為了在美國的國民面前為自己「脫罪」。

因為在當天的採訪中,拜登可不只是談論了台灣問題,其話題更多的還是圍繞美國社會經濟當前遭遇的一系列艱難困苦而展開。

美國的社會經濟現在究竟有多慘?

過去這一年來,美國消費者價格指數上漲8.6%,通脹居40年來高位。就在拜登接手專訪的16日當天,美股三大股指集體大跌,美聯儲加息的連鎖負面反應開始顯現。對此富國銀行悲觀預測,美國經濟將從明年中期開始出現「溫和的衰退」,而一周前分析師的預期還是「軟着陸」。

毫無疑問,拜登本人的一系列政治決策錯誤對這種糟糕情況負有直接責任:

拜登上台後這一年多來實行的新冠疫情應對政策均以失敗告終,激進的疫情救助計劃更令美國經濟通脹嚴重,直接拖累美國社會經濟復甦步伐;

拜登上台後不僅全盤接受特朗普的反華政策,更在此基礎上變本加厲,在經濟層面加快事實「脫鈎」步伐,在外交層面屢屢破壞台海現狀,僅用一年多的時間就將中美關係降至歷史冰點,由此令美國國內社會經濟復甦失去最佳海外助力;

拜登一手挑起俄烏戰爭,之後卻又拒絕出兵幫助烏克蘭,而是以對烏軍援和對俄制裁將這場戰爭拖延至今,由此導致全球食品和能源市場危機逐步發酵,並迅速蔓延到美國國內,進一步加劇了美國社會經濟的混亂程度。

雖然作為一名職業政客,拜登並不在乎美國民眾的死活,但當民眾的憤怒已經令自己的支持率降至歷史新低,進而對11月的國會中期選舉都構成威脅時,拜登當然會開始着急,要開始拿這種社會經濟危機做文章了。

美國反俄是為了反華!拜登:我不針對普京,中國就「敢」統一台灣

但,要讓拜登承認這一切糟糕現狀都是自己的責任,這可能嗎?當然不可能。

於是我們才會看到,在16日的這場專訪中,拜登指責大型石油公司自私自利,指責共和黨為選舉無所不用其極,幾乎把所有能指責的對象都拉出來罵了一遍,目的就是為給自己脫罪、洗白,力所能及的挽回一些民意支持率。

既然如此,那麼俄羅斯和中國當然就必然要成為拜登在「外部因素」方面重點指責的兩大對象。

但正如前面所說,

中國怎麼解決台灣問題,根本不是他拜登能說了算的。

在這種前提下,拜登和他的團隊還堅持這種神奇的對華認知邏輯,覺得自己能決定中國的一舉一動,這就純粹是自欺欺人了。

當然反過來說,拜登和他的團隊都活在這種自欺欺人的想法中,覺得台海的一切都盡在自己掌握,這種狀況,不也正是我們所希望看到的嗎?

想到這裡,我們反倒還真得給拜登鼓鼓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