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真敢在中國家門口動手?中國的兩個夥伴 連扇美國兩「耳光」

當經濟的蕭條與政治的緊張重合在一起之時,和平的時代將距離我們漸行漸遠。而隨着歐洲地區的烏克蘭戰事呈現長期化趨勢,拜登政府又將亞太地區視為其下一個煽風點火的舞台,不論是朝鮮問題還是台海問題,都可能成為美國藉機向中國發起「代理戰爭」的藉口。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國的鄰國朝鮮也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加入到了抗擊美國霸權主義與強權政治的行列,稱在「不斷惡化的安全環境」下,朝鮮將加強軍備建設。

據媒體最新報道顯示,朝鮮領導人金正恩是在6月8日至10日於平壤舉行的朝鮮勞動黨第八屆五中全會擴大會上提出的這項決議。而在12日上午 8點7分至11點3分之間,朝鮮再次發射多枚飛彈。這是在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誓言加強國家軍事力量後,平壤最新的一次發射行動。正所謂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朝鮮方面的導彈試射,明顯是針對美國及其亞太盟友的一種警告,以阻止其進一步打煽動朝鮮局勢的主意。

1、朝鮮加強軍備與飛彈試射,以反制美國當局的制裁與打壓。

弱國無外交,這是中國在慘痛的近代史中感同身受的一大道理,也是目前朝鮮在應對美國的制裁與亞太的動盪時,急切想要改變的一大現狀。不得不說,在現在的朝鮮身上,我們仿佛看到了曾經的中國,那個努力實現「兩彈一星」計劃,用算盤打出了國內第一顆原子彈的中國的影子。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只有當一個國家同時掌握了飛彈與核彈兩大技術之時,才是其能夠從美國強權政治下獲得自由之日。而近日朝鮮想要通過飛彈試射向世人證明的,就是本國已經擁有了保衛自己的遠程核打擊能力,以防止美國聯合日、韓單方面改變朝鮮半島現狀的意圖。

依照韓聯社(YNA)給出的說法,朝鮮最近一次的飛彈射擊,正值新加坡舉行的第19屆香格里拉對話會(Shangri-La Dialogue)落幕之際,韓國國防部長李鍾燮當天還在會上表示:「由於國際社會擔心平壤正在恢復其核試驗計劃,韓國將『大幅』加強其防禦能力。」同時,日本媒體也紛紛報道此次試射,還有媒體引述韓聯社的報道稱:「朝鮮是從西海岸朝著朝鮮半島西側的黃海方向發射約5枚飛行物體。韓國軍方強調,正加強監視與警戒,美韓將持續密切合作因應。」

美國真敢在中國家門口動手?中國的兩個夥伴,連扇美國兩「耳光」

那麼,為何平壤方面會在美國不斷強化亞太地區與中、俄軍事對抗的現時點,以試射飛彈的方式挑戰拜登政府的「權威」呢?對此,朝鮮官媒朝中社(KCNA)就在上周六(6月11日)引用金正恩的話做出了解釋,稱:「自衛權即捍衛國家主權,美國用盡各種手段和方法炮製的安理會第2375號決議,是旨在剝奪朝鮮正當自衛權、通過全面經濟封鎖完全窒息朝鮮和朝鮮人民的挑釁行為的產物,朝鮮對此予以嚴厲譴責和全面反對,並維持強對強和正面迎戰等戰鬥原則。」

由此可見,朝鮮通過飛彈試射的直接用意,是迫使美國接受朝鮮是「核大國」的想法,並以實力地位同美方談判經濟、安全上的讓步。對於大多數處於美國霸權主義與強權政治下的小國而言,這已經成為了他們徹底擺脫被霸凌局面的最後出路。同時,針對朝鮮近期動作頻頻、陸續發射多枚導彈的問題,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也於周日(6月12日)在香格里拉對話發表講話後做出回應稱:「中方將繼續促進朝鮮半島和平,但強調應照顧各方安全關切。國際社會沒有解決朝鮮的擔憂,國際制裁更損害了朝鮮人民的生活質量。」考慮到鄰國朝鮮面臨的美國打壓,中國與俄羅斯早在5月26日就曾共同否決了美國主導的加強對朝制裁的提議。

美國真敢在中國家門口動手?中國的兩個夥伴,連扇美國兩「耳光」

2、伊朗可能會與朝鮮一道重啟核試驗,以有效應對西方列強的威脅。

投之以桃、報之以李,這在國與國之間的外交中同樣適用。但坐慣了「世界霸主」寶座的美國當局顯然就不講這個理,對朝採取了以暴制暴的強硬手段,在聯合國安理會5月26日否決對朝制裁提議後的第二天,便單方面對朝實施了新一輪經濟制裁。在美國財政部5月27日發表的聲明中,其公開表示將對一家朝鮮企業和兩家俄羅斯銀行進行制裁,理由是這些公司為朝鮮的採購和收益做出了「貢獻」。此外,華盛頓還對朝鮮第二自然科學院(SANS)下屬機構駐白俄羅斯代表鄭永南(Jong Yong Nam)進行制裁,因為他支持了與彈道導彈開發有關的朝鮮機構。

對於上述舉措,美國財政部負責反恐與金融情報事務的副部長布瑞恩·納爾遜(Brian Nelson)表示:「美國將貫徹執行這些制裁,同時,我們敦促朝鮮返回外交道路,放棄尋求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和彈道導彈。」而在5月27日晚間,韓國、日本和美國的高級外交官也發表了一份聯合聲明,指朝鮮自2021年9月以來大幅提高了其彈道導彈發射的速度和範圍,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韓國外長朴振(Park Jin)和日本外相林芳正(Yoshimasa Hayashi)呼籲平壤方面重返談判桌。

美國真敢在中國家門口動手?中國的兩個夥伴,連扇美國兩「耳光」

俗話說有壓迫就有反抗,而朝鮮也並不是唯一一個敢於向美國霸權主義「豎中指」的國家,就在今年6月8日,因堅持核技術而被美國為首西方勢力威脅的伊朗,終於搶在國際原子能機構理事會決定以不合作為由對其採取「強制措施」前,停止了該機構在其一個核設施內監視攝像頭的工作。對此,國際原子能總署(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 IAEA),於6月13日便開始敦促伊朗「即刻」重返核子談判以避免危機。

同時,IAEA署長拉斐爾·葛羅西(Rafael Grossi)也在美國有線電視新(CNN)播出的專訪中表示:「27台監控攝影機已被移除,這是非常惡劣的舉動。最近的經驗告訴我們,伊朗開始對國際觀察員說『滾回家』之類的話絕非好事,情況將變得棘手得多。我已告訴伊朗對口單位,我們現在必須坐下來談,必須改正現況,我們必須繼續合作。在沒有監控攝影機的情況下,IAEA很快將無法宣布,伊朗核子計劃是否如同德黑蘭當局一再堅稱屬『和平』用途,或伊朗是否在發展核彈。」

而在近日,美國和國際原子能機構又「聯合」對外宣稱,有跡象顯示平壤正在準備重啟自2017年以來的第一次核武器試驗。可以肯定的一點是,朝鮮與伊朗在發展核技術上的執着,都與其面臨美國打壓封鎖的處境有關。而西方列強之所以如此積極地阻止他國發展核武,也是擔憂會在未來失去對這些國家頤指氣使、發號施令的地位。

3、朝核、伊核談判停滯不前,罪魁禍首的美國要付主要責任。

正所謂凡是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之所以朝核、伊核問題會發展到今天這個局面,對兩國實施殘酷打壓的美國要付主要責任。據悉,華盛頓和平壤之間的核談判自2019年以來就一直停滯不前,原因是在解除西方主導對朝鮮的嚴厲制裁以及朝鮮的裁軍步驟方面存在分歧。而在2018年,時任美國總統的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又單方面退出核協議,並對伊朗恢復制裁,促使伊朗開始不履行承諾。尋求恢復核協議的談判雖然自去年再次展開,但到今年3月談判便毫無進展。

美國真敢在中國家門口動手?中國的兩個夥伴,連扇美國兩「耳光」

說到底,這都是美國不尊重朝鮮、伊朗的安全需求,一味通過經濟制裁與軍事威脅達到政治目的的最終結果,他們才是核協議談判步履維艱的罪魁禍首。在這樣的政治背景下,平壤被迫以試射飛彈的形式,試圖讓美國意識到制裁與威脅對朝鮮是沒有作用的。自2022年上半年至今,朝鮮已執行了18次發射活動、發射了共計31枚導彈,包括近5年來首次展示的洲際彈道導彈。6月5日,朝鮮進行的8枚彈道導彈試射,是有史以來朝鮮單日內發射最多彈道導彈的一次。儘管韓、美兩國曾在6月6日凌晨4時45分起,陸續向韓國東部海域發射共8枚地對地導彈,以回應朝鮮前一天所發射的彈道導彈,但這並沒有改變朝鮮行使自衛權,以對抗美國霸權的決心。朝鮮於12日新一輪的飛彈試射,更是對美日韓組成的「反朝同盟」予以了有力的還擊。

美國真敢在中國家門口動手?中國的兩個夥伴,連扇美國兩「耳光」

然而,相比於朝鮮的反美,伊朗對美國人的仇恨顯然要強得多。因為自2020年1月,美軍動用MQ-9「收割者」無人機刺殺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少將卡西姆·蘇萊曼尼(Qasem Soleimani)後,又接連以恐怖主義襲擊形式於同年11月27日斬首了伊朗首席核科學家穆赫森·法赫里扎德(Mohsen Fakhrizadeh)、11月29日晚間刺殺了伊朗革命衛隊高級指揮官穆斯林·沙赫丹(Muslim Shahdan)。美國政府對伊朗高層施加的種種暴行,伊朗人民都銘記在心。

對此,伊朗革命衛隊還於今年2月9日對外曝光了一款名為「哈比爾·舍坎」(Kheibar Shekan)的新型彈道導彈。無獨有偶的是,這一消息的發布正值伊朗與世界大國們簽署2015年核協議的維也納間接談判宣布恢復的第二天,其在關鍵時點的政治意義不容小覷。可能在他國眼中,朝鮮、伊朗所研發的飛彈還無法躋身世界先進行列,更沒有批量化生產以形成有效戰力。但在他們心中,這些武器代表了他們不畏強權、自強不息的偉大精神、是他們打破西方強權政治的精神寄託。

曾幾何時,中國也曾在1999年科索沃戰爭期間,遭到了與伊朗同樣的「大國霸凌」。我們的駐南斯拉夫大使館,在那年的5月7日晚被美軍B-2轟炸機發射的5枚聯合攻擊彈藥JDAM精確命中,造成3名中國記者邵雲環、許杏虎和朱穎死wang,數十名使館人員受傷。事後,時任美國總統的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向中方致歉並將此事件定義為「誤炸意外」。

為應對亞太地區未來緊張局勢,我們從朝鮮身上看到了曾經的中國。歷史的教訓告訴我們,國家的強盛沒有「彎道超車」一說,只有獨立自主、奮發圖強才能擺脫西方列強的長臂管轄、外部干涉。事實證明,在美國所謂「亞洲小北約」的壓制性,中俄朝三國正在形成更為緊密的戰略合作夥伴關係。我們不是同盟、卻勝過同盟,以「結伴不結盟」的方式對抗着美國的霸權。而面對着美國發出「推遲達成核協議將發生嚴重後果」的警告,伊朗的回覆也同樣充滿着骨氣。

對此,伊朗最高國家安全委員會(伊朗政治、安全和軍事領域的最高機構)秘書阿里·沙姆哈尼(Ali Shamkhani)曾公開表示:「伊朗已經對此制定了準確的議程,但一項無法取消極限施壓制裁的協議,不能構成良好協議的基礎。如果華盛頓繼續向德黑蘭施壓,那麼談判進程將很難順利。」同時,在朝核問題上,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也對美國發出警告稱:「朝鮮長期面臨安全上的外部威脅,而要解決相關問題,就應該解決朝方合理的安全關切。如果美方真心關注朝鮮人民福祉,就不應一味對朝制裁施壓,而應正視朝方已經採取的無核化措施,回應朝方正當合理關切,採取措施緩解對朝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