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想另起爐灶,用新「G8」稀釋美國霸權

俄烏衝突的爆發讓這個世界的局勢進入了一個極為不穩定的狀態。我們常說,美國才是俄烏衝突中的最大受益方,然而這僅僅是從美國「坑」歐洲的角度來說。要知道,局勢動盪極容易導致霸權旁落,為了反抗霸權,「另起爐灶」也不失為一個好的選擇。

根據環球時報援引「今日俄羅斯」的最新報道, 俄羅斯目前似乎正在尋求組建一個「新八國集團」來稀釋美國的霸權,並且這也是被美國逼不得已的結果。

報道中稱,俄羅斯國家杜馬主席沃羅金日前在自己的個人社交媒體上發文表示,西方對俄羅斯實施的制裁使世界上產生了新的經濟增長點,制裁沒有讓俄羅斯付出什麼代價,反倒是讓包括美國在內的G7成員國「受傷慘重」。

俄羅斯想另起爐灶,用新「G8」稀釋美國霸權

(俄羅斯國家杜馬主席沃羅金)

沃羅金認為,現階段美國對俄羅斯的制裁以及一系列霸權活動為「新八國集團」的建立創造了條件。在新的G8體系中,平等對話和互利互惠將成為各成員國之間合作的「主旋律」,而不是像美國那樣對其他G7成員國頤指氣使,盡顯霸權本色。

事實上,沃羅金的這一提議並非沒有道理,而且相當符合邏輯。對俄制裁確實讓西方諸國「殺敵八百自損一千」。以美國為例,其第一季度的GDP下降了1.5%,通脹率則達到了8.6%,並且這一數字仍在不斷上升。在美國,由於通脹和物價上漲導致的社會動盪已經愈演愈烈,使拜登政府不得不加大力度將內部矛盾轉移到外部。所以我們會發現,美國國內的通脹越是嚴重,美國在世界上的挑釁行為就越是頻繁,二者是直接掛鈎的。

不過與歐盟各國不同的是,美國經濟雖然身處困局,但苦的終究是美國民眾而不是美國資產階級和政客。在經濟凋敝的情況下,美國政府仍要保證其國內的軍火商有錢賺,一批又一批的對烏武器援助就是這樣促成的。此外,美國還在四處兜售高價石油來收割世界上那些對俄能源制裁的國家,歐盟也正因為這樣才慘遭美國的「收割」。

俄羅斯想另起爐灶,用新「G8」稀釋美國霸權

(美國援助給烏克蘭的M777榴彈炮)

總的來說,美國的日子雖然不好過,但美國手裡還有歐盟這個超大號的「補給包」。至於其他的G7國家,可能就沒這麼幸運了,尤其是法國、德國和意大利。不過,難道這些國家不知道美國的險惡用心嗎?顯然不是。G7中的歐盟三國更多的是「敢怒不敢言」,這一點從馬克龍的表現就能看出。

法國作為當前G7中相對獨立的國家,一直在促成俄烏衝突儘快走向和平談判,馬克龍甚至接二連三給普京和澤連斯基打電話,保持三方之間的溝通。這一點俄羅斯是看在眼裡的,如果說默克爾時期的德國是溝通西方與俄羅斯之間的橋樑,那現在的法國未來很可能會成為歐盟與俄羅斯之間的「話事人」。

總的來說,當前這個成立於冷戰時期的「舊七國集團」實際上就是帝國主義霸權的產物,從一開始就確立了美國在其中居於主體的位置,隨着時間的推移以及結合美國的所作所為,他們之間的矛盾其實也不小。

那麼此時,以 中俄為首的「新八國集團」一旦確立,必然會進一步稀釋G7各成員國之間的聯繫。

在當前的國際社會,實際上除了美國的盟友之外,決定對俄制裁的國家的人口加起來也不過是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說,有三分之二的人口並不打算追隨美國的腳步,他們或是反對或是棄權,這就給新G8體系的形成打下了基礎。

G7成員國中都是老牌資本主義國家,他們不可能脫離這個世界自給自足,一旦新G8形成,他們難免是要有求於「新八國集團」的。屆時,像法國、德國和意大利這樣的國家「臨陣倒戈」的可能性是不小的,美國的霸權自然也就逐漸衰落直至不復存在了。

按照沃羅金的說法, 除了俄羅斯之外,中國、印度、印尼、巴西、墨西哥、伊朗、土耳其這八個國家是新G8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這八國的PPP值(購買力平價)已經超過了G7的24.4%,這就意味着新的八國體系在經濟體量上是遠遠超過老G7的。

直白一點說,新G8可以不帶老G7玩,但老G7一定離不開新G8,這就是現實。

考慮到現在俄烏衝突尚在進行中,俄羅斯方面提出的這一設想暫時還只能停留於紙面上,當務之急是儘快結束俄烏衝突。可以預見的是,在俄烏衝突結束之後,原有的美國「一家獨大」的國際政治格局一定會重新洗牌,到那時,「新八國集團」的設想也許會真的變成現實,而對美國來說,則可能是「噩夢」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