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和美国最初接触本来很和谐,美国人出尔反尔,导致最终决裂

最近几年,中美矛盾愈演愈烈,虽然说我们要放弃幻想,坚决斗争。但斗争的同时,却不妨多了解一下中美关系史。

其实,中共和美国最初的接触还是比较和谐的,然而最后美国人还是选择了蒋介石买办政权,我们也不得不与之彻底决裂。

这篇文章就来说说中共和美国的最初接触。

从现代史上看,美国政府与中共政权正式接触是1944年通过“迪克西行动”开始的,中共政权的正式外交开端也是以1944年美国军事观察组抵达延安为标志的。

中共和美国最初接触本来很和谐,美国人出尔反尔,导致最终决裂

美国军事观察组在延安

中国共产党很想与美国建立友好合作的关系,然而,美国却支持了他的对手蒋介石的国民党政府,这一政策注定了1949年美国要“丢失中国”。

尽管在中共与美国的几十年关系史中,大部分时间充满了对抗和敌视,但如果追溯历史之源,进行一下回顾便可以发现,历史本来是完全可能朝相反方向发展的。

1941年底,“珍珠港事件”爆发后,美国政府正式对日本宣战。

1942年1月1日,美军总参谋长马歇尔将军会见了史迪威将军。马歇尔说,政府正在物色一个人去领导新成立的中缅印战区。两周后史迪威将军便走马上任了,因为他30年代在中国待过4年,是美国军人中的老中国通。

史迪威当时手下有两名得力干将:约翰·谢伟思和约翰·戴维斯。

1942年夏初,戴维斯三次拜访了正在重庆的周恩来。周恩来对他说,中国共产党准备同日本人打到底,中国共产党人欢迎美国官方代表访问他们在延安的总部。11月,周恩来、林彪又会见了谢伟思。

会晤之后,谢伟思写了一份报告。他在报告中说:“中国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可能发生内战。”他提出,如果美国能说服蒋介石,让美国观察员到毛主席在延安的总部去,让他们不再与世隔绝,也许是有益的。

在此之前,只有少数几个美国记者到过延安。谢伟思认为,到过延安的记者“大多数人似乎倾向于共产党”,他于是说,“我认为最适合于到共产党地区去的美国代表是懂中文的外交官,可以派一两个人。他们要适当长期地住在延安或其附近,还要在游击区作相当广泛的旅行。重要的是,不能要求他们根据一次在官方导游影响下的短暂访问写出报告……

在当时的美国,普遍有一种错误的想法,以为蒋介石就是中国。戴维斯写了一份报告说,蒋委员长是持这种想法的唯一中国人。他说:“我们可以预料,蒋介石作一切努力,用一切计策,把我们拖进积极支持他的中央政府。”

中共和美国最初接触本来很和谐,美国人出尔反尔,导致最终决裂

蒋介石

这时,美国总统罗斯福对蒋介石的信任减弱了。在1943年11月的开罗会议上,他对随行的史迪威说:“如果蒋介石失败了,我们要物色别人或集团,坚持下去。”他通知蒋介石,美国不久将派一个使团去华北。

蒋介石表面上没有表示反对,但他暗地里却采取了拖延战术。

1944年6月,罗斯福总统对蒋介石进一步施加压力,并特地派来了副总统华莱士。

双方在会谈中,华莱士再次强调,美军对共产党毫无兴趣。但是,他有十分紧迫的理由对中国进行的对日战争感兴趣。蒋介石勉强同意了。这时,罗斯福又打来了电报,再次强调需派观察员去延安。于是,事情终成定局。

7月22日,美军观察小组最终组成,由包瑞德上校任团长,另有6名军官、1名士兵,加上担任小组驻外处代表谢伟思,这个小组被取名为“迪克西使团”。他们很快到达延安,开始了美国政府与中共领导之间的正式接触。

迪克西使团受到了中共的热烈欢迎,中共为他们提供食宿、安排舞会,提供日本俘虏和日本报纸,还向全体客人赠送了带尖角的军帽和土布做的中山装。

谢伟思遇到了陈毅,陈毅是他父亲的学生,因为陈毅少年时曾在成都的基督教青年会里念过书,两人高兴地合影留念。

中共和美国最初接触本来很和谐,美国人出尔反尔,导致最终决裂

1944年8月底,毛主席会见了谢伟思,他们交谈了8个小时。这是毛泽东一生中同美国官员进行过的最值得注意的会晤之一,他坦率地陈述了中共对国民党和美国的看法和立场:

很明显,国民党必须整顿,其政府必须改组,像现在这个样子,它是不能指挥进行一场有效的战争的。即使是美国替它打赢这场战争,胜利后也肯定要发生动乱……

共产党接受国民党在1936——1937年提出的结成统一战线的条件, 是因为来自日本的外部危险威胁着国家。我们首先是中国人。

苏联是否参与远东战争或中国战后建设,完全取决于苏联境况。俄国在战争中损失惨重,势必要全力投入本国的重建工作。我们不指望俄国的援助。

但是,俄国不会反对美国在中国拥有利益,如果这些利益是建设性和民主的话,不会有什么可能发生冲突的地方。俄国只希望中国成为一个友好民主的国家。美国同中共合作对于一切有关方面都是有益和值得高兴的。

中国必须实现工业化。在中国,这只有通过兴办自由企业和得到外资援助才能做到。中美两国的利益是相关又相似的,它们在经济上和政治上都是调和的,我们能够,而且应该共同努力。

我们不会害怕美国的民主影响——我们将欢迎这种影响……

美国无需担心我们不给予合作,我们应当合作,我们也必须得到美国的援助,我们共产党人之所以需要了解你们美国在想些什么和打算干些什么,其原因就在于此。

毛主席的这些话展示了未来的中、美、苏关系和国共两党关系,他明白无误地指出:中国共产党希望与美国政府合作。

谢伟思把毛主席的话作了记录,整理后交给了史迪威。可惜的是,直到1969年,毛主席当年的这些话才得以在美国全部发表。在25年之后,它开始改变曾经发生的一切对抗与敌视了。

当时,谢伟思每过几天就写一篇报告送到重庆,然后再转送到华盛顿。

在一篇报告中,谢伟思写道:

……共产党对国民党的政策是以真正地愿意在中国实行民主为基本点的。在这种民主制度下,可以有序地发展经济。经过一个私营企业阶段后,最终实现社会主义一如果这种看法是对的, 那么,中国共产党的政策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就不会同美国的利益相抵触,这个党也就值得我们尽可能以同情友好的态度相投。

这段话引起了注意,并被送到了罗斯福手中。

中共和美国最初接触本来很和谐,美国人出尔反尔,导致最终决裂

罗斯福总统

罗斯福已经发现,蒋介石令人失望地缺乏进步思想。1944年9月,他在加拿大与英国首相丘吉尔会谈时,公开表示愿同共产党和解。他给蒋介石写了一封信,尖锐地批评了蒋委员长。罗斯福呵斥他说:

只有你立即采取行动,才能维护你多年斗争的成果和我们支持你作出的努力,否则就会导致军事灾难。到那时,无论是从政治考虑还是军事考虑,都将付之东流。

信中还要求蒋介石将指挥一切中国军队的权力交给史迪威,不能加以任何限制。

中共与美国这时似乎在越走越近,展现出比较光明的合作前景。但是,高潮还在后面。

1944年11月6日,每周一次的重庆往返延安的定期班机降落在重庆九龙坡机场,包瑞德上校像平时一样到机场去接飞机。这天,周恩来正好也来了。

从飞机上走下一个美国将军,佩戴着众多闪闪发光的勋章,使包瑞德大吃一惊。

“那是谁?”周恩来问他。

“那是帕特里克·约瑟夫·赫尔利少将,他是罗斯福总统派到中国的私人特使。”

赫尔利是来撮合国共和谈、促使成立联合政府的。

他问共产党人:“对于统一的条件, 你们的希望是什么呢?”

在第二次会谈中,毛主席和周恩来提出他们的条件。

中共和美国最初接触本来很和谐,美国人出尔反尔,导致最终决裂

包瑞德回忆:

赫尔利研究了一番以后说:“先生们,我认为这是正当的,走得还不够远。”他又提出了补充建议,实际上是把月亮放在盘子里,拱手送给共产党人。这使我又一次惊讶,因为在那之前,我一直把他看作是个十分精明的谈判能手。毛主席和周恩来似乎被他的建议惊呆了。由于赫尔利提出了超乎情理的建议,他们非常高兴。

赫尔利提出了5点建议,核心是国共两党在未来联合政府内享有完全平等的地位。在11月10日,5点方案被摆到延安机场上的一块石板桌上。当时,赫尔利的飞机正在做起飞准备,毛主席、周恩来和赫尔利都庄严地在这个方案上签了名。

中共中央高度评价了赫尔利的工作与会谈成果。毛主席给罗斯福写了一封信,他感谢罗斯福总统为使统一的民主的中国成为可能所作的巨大努力,并表示:“我们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一向是有着历史传统深厚的友谊的,我深愿经过你的努力与成功,得使中美两大民族……水远携手前进。”

中共与美国的合作关系此刻已达到了历史性的高峰阶段,美国也得到了最好的机会和余地,来选择和决定战后的对华政策。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美国并没有珍惜这一机会和余地,没有继续它与中共的友好合作的开端。

1944年11月10日,赫尔利的飞机离开了延安机场,载着他的5点方案,同时也载着毛主席的极大希望飞回重庆。

中共和美国最初接触本来很和谐,美国人出尔反尔,导致最终决裂

赫尔利

赫尔利满以为很快就能使蒋介石也在这个方案上面签名,而陪他回重庆的周恩来却并不那样有把握。他对赫尔利说:“将军,你一定要首先把这个方案拿给蒋介石本人看,千万不要先让宋子文看见,他会制造障碍的。”

赫尔利当即同意了,可他没能做到,在宋子文的策划下,蒋介石立即提出了一个3点方案来取代赫尔利的5点方案,新方案的原则是要共产党服从国民党,而不是与它平起平坐。

更为糟糕的是,赫尔利特使竟然反过来同意了国民党的提案,放弃了由他签字担保的5点协议。与此同时,他还成了美国新任驻华大使。

毛主席为此大发雷霆,他对包瑞德说:“赫尔利将军说,我们要是放弃了自己的主张,就能得到全世界的承认,但是假如我们被蒋委员长捆住手脚,那世界的承认还能有什么用处……”

但是,中共当时并不想与美方决裂,为了进一步阐明中共的政策并表示与美国政府合作的愿望,中共表示希望派遣一个非正式的代表团访问美国,毛主席和周恩来要求会见罗斯福本人,但是却一直没有得到邀请。

1945年4月1日,谢伟思向毛主席辞行。毛主席表示,如果中国发生内战,美国对双方采取不插手的政策,共产党就满足了。

中共得到的回答是第二天赫尔利公开宣称:“美国政府全力支持蒋介石政府。”

《新华日报》转载了赫尔利的讲话并且予以批驳,中共与美国的矛盾自此公开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