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防长:所谓“专制与民主的意识形态斗争”不是亚洲的核心问题

【编译/观察者网 李焕宇】6月10日-12日,第19届香格里拉对话会在新加坡举行。

本次美日先是在台湾问题上煽风点火,然后又鼓吹“中国威胁”。中方代表则在12日的发言中表明了中国对和平发展道路坚定不移的决心,并就台湾问题表明严正立场。

同一天,峰会东道主新加坡的防长黄永宏在主题为“确保区域稳定的新思路”的最后一场全体会议做了压轴发言,新加坡国防部网站刊发了演讲全文。

近一段时间以来,美国满世界搞“价值观外交”,意图以意识形态划线,挑动对立,打造“小圈子”。黄永宏本次明确表示,亚洲的核心问题不是所谓的“专制与民主之间的意识形态斗争”,亚洲应继续强调包容性和多边主义,加强战略互信,制订准则并建立机制来缓解和避免冲突。

此外,在会后记者会上,黄永宏评价中美防长会晤“多少令人欣慰”。他同时还评价了日本近期一系列在安保领域的动作,他认为日本应该尽力缓解甚至是消除中、韩及东南亚国家对二战日本侵略历史的顾虑。

新加坡防长:所谓“专制与民主的意识形态斗争”不是亚洲的核心问题

“亚洲的核心问题不是专制和民主间的意识形态之争

黄永宏在发言中着重关注了两大区域,一个是乌克兰,另一个亚洲。

对于亚洲,黄永宏表示:“亚洲的安全热点众所周知,而且并不新鲜:东海、南海、台湾海峡、朝鲜半岛、中印、印巴……但亚洲国家必须搞清楚,亚洲核心议题跟专制与民主之间的意识形态斗争无关。抛开各种脸谱化和贴标签,亚洲国家足够多样和多元,使得少有国家愿意卷入到一场‘大逃杀’式(battle royale)的混战。”

他认为,亚洲应从乌克兰危机中汲取教训。所幸即使在乌克兰危机爆发后,所有亚洲国家也表现出支持国际准则,尊重他国主权和领土完整。

除此以外,在黄永宏看来,维系亚洲和平的核心议题在于区域国家之间相互依存的关系。这种依存关系远比俄罗斯和欧洲之间的关系更成熟、更有成效,也更互惠互利。比如中国几乎是所有亚洲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甚至连日韩两国都分别占中国总出口市场约6%和5%。中国也占日本和韩国总出口市场的约19%和25%。

同时,亚洲国家还需要强化现有的安全架构,加强与区域内外大国的接触,构筑战略互信。黄永宏认为,亚洲必须继续强调包容性和多边主义,像2013、2016、2019年举行的“10 + 8”东盟防长扩大会就是很好的例子,这样的会议能够制定准则并建立机制来缓解和避免冲突。

新加坡防长:所谓“专制与民主的意识形态斗争”不是亚洲的核心问题

因疫情原因,第八届东盟防长扩大会以视频方式举行

中美防长会晤让东南亚“感到安慰”

会议期间,中美防长实现面对面对话。

《南华早报》6月12日报道称,黄永宏也在会议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你必须和自己的对手面对面接触,才能正确地认识对方。两国国防部长会晤的事实本身,我认为确实给了一些安慰。”

“至于未来的方向,东盟国家会感到欣慰的是,双方都表示没有必要选择立场……至于这是否为真,我认为只能让事实去说明一切。”

“日本的计划可能会遇到阻力”

本届峰会,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发表主旨演讲,称日本“将更加积极地应对亚洲面临的挑战与危机”,并明言将从根本上强化防卫力量,最晚到明年春季制定出旨在维持“印太”海洋秩序的新计划。

黄永宏在新闻发布会上就此发表了评论,他认为日本的计划可能会在该地区遇到一些阻力,这个国家的处境跟德国有类似之处。最初,德国想加强军备的计划也会遭到欧洲邻国的抵制,直到恐怖主义、叙利亚冲突的余波等新的威胁出现,这些担忧才被搁置到一边,一些欧洲国家甚至敦促德国增加国防开支。

黄永宏认为,“因为人们对二战和日本侵略的记忆,亚洲国家仍然会有一些保留意见”,“对日本而言明智的做法是,即使无法最终彻底打消也应该尽力消除人们的顾虑,不只是对东南亚国家,对中韩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