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拋售4334億美債,美媒:美國不可能如實償還債務,或走向大蕭條

美國勞工統計局6月10日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美國5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同比上升8.6%,再度刷新1981年12月以來的最大漲幅。自3月以來,該指數相繼創下8.5%,8.3%,8.6%的歷史高位。

這進一步印證了BWC中文網最近一周以來,在不同場合提及的,美聯儲加息縮表並沒能抑制住美國的通脹高企,美聯儲或亡羊補牢。與此同時,隨着借貸成本的提升,原本負債纍纍的美國此時或還面臨債務危機的風險。

不出所料,美國5月份CPI超預期後,6月10日,美國5年/30年期國債收益率出現短暫倒掛。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升至3.14%。美債收益率與價格和持有情況呈現反比走勢,收益率越高,說明美債拋盤規模越大,美債跌幅越大。正如有着「老債王」之稱的格羅斯不止一次地警告稱,自從美國通脹高於5%之後,自己就在持續做空美國國債。

基於最新的通脹再度爆表,巴克萊銀行6月10日預測,美聯儲最早將在下周的6月利率會議上宣布加息75個基點。而對於美聯儲無法通過加息縮表抑制通脹的現象,美國前財長薩默斯表示,「很明顯,通脹見頂論,就像『暫時論』一樣都是錯的,」「美聯儲3月份就開始預測稱,通脹到年底會降到2%區間,坦白說,這個預測發布的時候就是痴心妄想,今時今日看上去越發荒謬。」薩默斯認為,美聯儲在不斷滋生美國債務貨幣化的同時,實際上已經失信了。

截至今年5月末,美國實際的廣義印鈔量已經高達35萬億美元,其中包括M1,M2,M3等各類貨幣策略的總和。除了美聯儲高達9萬億美元的資產負債表中,增加的約為4.5萬億美元之外,其餘31萬億美元是通過債務,赤字和一攬子刺激等方案獲得的。

美國金融網站Zerohedge6月11日分析認為,美國高企的通脹實際上對於美國人來說是一種稅。今天,美國人要為那些美聯儲和美國財政部過去兩年間的史詩般印鈔放水狂潮,以及負債纍纍的美國經濟買單。

該美媒援引彭博經濟研究所預計,今年美國家庭在同一消費籃子上的支出將比去年多 5,200 美元。每月額外支出 433 美元。在美聯儲和美國財政部使美元購買力大幅下降的同時,美國人的實際購買力也正在被拿走。

美元購買力不斷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今天的美國經濟早已陷入債務深淵。例如,1958年時,美國當時的債務為2800億美元,然而截至2022年6月11日,美國公共債務已正式達到30.5萬億美元,過去60幾年間,美國債務水平已達到之前的108倍之多。

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平均每8年,美國債務水平就要翻一番。照此趨勢,在2030年時,美國債務可能就要達到約60萬億美元。這一數字或將超過美國GDP的近250%。

分析師凱爾·巴斯(Kyle Bass)表示,美聯儲自2020年大流行以來,向市場印刷的美元比一開始流通的多了40%,而此時美聯儲突然驟然抽水,這意味着,美國經濟將陷入衰退。美聯儲強加息縮表周期,不但改變不了美國通脹岌岌可危,反而加重了美國債務困境。

分析認為,當面對通脹無能為力的情況下,預計美聯儲本輪加息周期不會超過200基點,並預計2023年美聯儲將需要在滯脹的情況下降息。屆時美聯儲或將面臨重啟美元印鈔機,再次進行QE。美國債務貨幣化的現象將更加嚴重。這也就是美國債務經濟模式的惡性循環。

「新債王」岡德拉克表示,實際上,早在2018年時美國的債務規模就已經超過了名義GDP,如果不是債務增長,美國的經濟將負增長。而美聯儲不斷開啟美元印鈔機,可能會將美國經濟推到了「陰陽分界」,我們(美國經濟)正在去往地獄的路上。實際上,多個跡象已經表明,美國經濟似乎正在陷入債務危機。

美國金融網站ZeroHedge在持續跟進報道中稱,現在的美元債務市場可能存在着一個龐氏騙局。過去一些月份,美國已經有城市因債務原因而突然爆發了大批富人逃離事件。

例如,截至6月10日,美國約有超過1.2萬名百萬富翁正在上演現實版出埃及記,他們選擇從美國一些負債纍纍的州或城市逃離。而在伊利諾伊州,過去7年間,大約已經有超過11.5萬富人離開,報告稱,這些逃離的富人們基本湧向了佛羅里達州、亞利桑那州和其他州。人們逃離的原因正是因為稅收的增加和該州債務危機嚴重。

伊利諾伊州負債纍纍

美國《會計真相》網站稱,隨着該州人口和稅基的持續大幅減少,但公共債務卻在激增,使得該州破產的風險攀升。而這僅僅是美國大批量百萬富翁撤離的冰山一角。該美媒發布的美國2021年度城市財務狀況調查報告表明,美國人口最多的75個城市中,有61個城市在大流行期間所積累的財政和債務問題非常嚴重,沒有足夠的錢來支付所有的賬單。這75個最大城市的總債務達到3575億美元。

有着里根經濟學之父之稱的大衛·斯托克曼對此警告稱,美國金融市場體系處於瀕臨斷崖式崩盤的隱患之中,危機四伏。而美聯儲前主席、美國和世界經濟的金融泰斗保羅.沃爾克(1927年9月5日-2019年12月8日)生前就曾擔憂地表示,「美國人所背負的債務數字已經遠遠超出此前任何一個時代」。

據美聯儲最新數據顯示,美國消費者債務正接近創紀錄的16萬億美元。據美聯儲連續三年發布的關於美國家庭經濟狀況的報告(對超過12000人進行調研)顯示,有40%(近半數)的人拿不出400美元的現金用於急用,或者需要借錢或賣東西才行。

同時,在美國,無家可歸的現象司空見慣。據美國住房和城市發展部(HUD) 最新公布的2021年度無家可歸評估報告顯示,美國每個晚上都有超過326,000 人無家可歸。這個數字代表了美國每1000人中有1人無家可歸。而這些無家可歸者的景象似乎也正在成為美國經濟或將陷入大蕭條的前奏。

伴隨美國通脹持續高企,美國國債的大買家-全球多個央行也都在遠離美債,美國國債或面臨陷入困境之中。根據美國財政部5月16日公布的最新一期TIC數據顯示,數據延後兩個月慣例,全球買家在3月總計拋售高達973億美元的美國國債。相當於總計價值高達6527億人民幣的美國國債被拋售了。

其中,中國,日本,盧森堡,瑞士,巴西,新加坡,韓國,挪威,沙特,荷蘭,以色列,澳大利亞,菲律賓,科威特,瑞典,阿聯酋,意大利,越南,波蘭至少19國大幅拋售了美國國債。

特別是美債最大的海外持有者日本3月拋售了前所未有的739億美元的美國國債,相當於價值高達4957億人民幣的美國國債。Zerohedge分析認為,日本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拋售美債,而當日本,以色列,澳大利亞這幾個傳統的美國經濟盟友國家開始大幅做空美債的時候,美債陷入困境似乎不可避免。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3月拋售了152億美元的美國國債。目前總持倉降至1.0396萬億美元,美債持倉量降至2010年以來的最低水平,仍為美債第二大海外持有者。自去年2月以來,當時持有1.1042萬億美元,相當於在截至今年3月的一年間,累計減持規模達到646億美元的美國國債,價值約為4334億人民幣的美國國債。

美國金融網站Zerohedge6月11日分析認為,美國背負超過30萬億美元的債務,不可能如實償還這些美國國債。在難以抑制通脹,違約風險加大的情況下,一些主要買家存在清零美債的可能。美國媒體CNBC稍早前稱,如果美債的大買家大手筆拋棄美債,這對美國經濟的損失將是「核」級別的。

全球最大的對沖基金橋水創始人億萬富翁雷·達利歐表示,世界經濟的發展具有周期性的特點,而目前的美國在許多方面類似於20世紀30年代末期美國大蕭條的情況。美國或正走向大蕭條。

值得一提的是,亞特蘭大聯儲6月6日對美國2022年第二季度實際GDP增長(經季節性調整的年率)的最新預估為1.3%,低於5月27日的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