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美國還積極!種種跡象表明,日本已準備武力介入台海

日本的野心人所共知,但如果說日方已經做好武力干涉、介入「台灣問題」的準備,還是有些令人難以置信。不過,如果將日本的地緣政治與其近段時間一系列表現相結合,會清楚地發現這已成為板上釘釘的事實。

▲日本從未真心向中國投降

日本,從未放棄過染指台灣

二戰結束至今,日本從未深刻反省自己犯下的累累罪行,倒是反思了二戰失敗的「經驗教訓」,時刻準備捲土重來。日本為此重新構建了新的「印太戰略」,而該戰略的核心之一就是「台灣問題」。

對於台灣,日本無論是官方還是民間似乎都有著一種特殊「情結」,而這種「情結」的出現既有歷史因素也有戰略需要。從歷史因素來看,自1895年清政府與日本明治政府簽署《馬關條約》後,台灣島及其附屬各島嶼便被割讓給了日本,至此台灣地區開啟了長達半個世紀的日據統治。

▲「皇民化運動」

在這半個世紀的殖民統治期間,日本對台灣地區推行了包括政治、經濟、文化在內的全方位「日化」,後期還發動了所謂的「皇民化運動」,這導致台灣地區與日本關係變得緊密。例如在太平洋戰場上,日本曾徵用大量台灣人參戰,據不完全統計,自1942年在台灣實施「陸軍特別志願兵制度」到1945年日本投降,先後徵兵約8萬台灣人,其中戰死約3萬人。

也正是因為這段歷史的存在,雖然二戰結束了七十餘年,但日本對於台灣地區的特殊「情結」卻並未中斷。毫不誇張地說,在日方看來中國大陸若用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等同於對日本的「侵略」。也正因如此,日方在涉台問題上表現得異常活躍,也異常敏感。

▲日本經濟已面臨發展瓶頸

美強推印太戰略,讓日又趁機干涉台海

不過,歷史因素也僅是日本對台戰略的一部分成因,最為關鍵的還是日本現階段的利益要求。二戰結束以來,日本一直在美國庇護下「韜光養晦」,而經過七十餘年的醞釀在經濟發展已接近瓶頸之時,日方再度重啟此前所謂的「印太戰略」,並結合實際情況進行了一系列調整。

到了2018年8月,日本積極推動將「印度太平洋戰略」寫入東協地區論壇主席聲明,這被外界視為是新時期下的日本「印太戰略」的形成,而該戰略也成為現階段日本在本地區的行動指南。對於這份新戰略,其核心之一就利用「台灣問題」牽制中國,對中國的地緣戰略進行制衡。在日方看來一旦中國大陸順利解決「台灣問題」,日本將無力遏制中國的全面崛起,屆時由於歷史等因素,自己隨時會遭到「清算」,在此情況下保住台灣,哪怕是動用武力手段干涉、阻撓中國大陸解放台灣也「在所不惜」。

從上述兩點來看,日本動用武力手段去干涉「台灣問題」的可能性遠比外界預期要大得多。這還只是理論層面,只有當理論與實際相結合後,才能進一步坐實日本的野心,這點日本也做到了。

▲日媒報導岸田文雄將出席北約峰會

日本心甘情願充當美干涉台海的馬前卒

4日,日本媒體「共同社」與NHK均披露稱,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將出席即將在西班牙召開的北約峰會。雖然此前日本官方僅承認岸田文雄將出席6月26日在德國召開的七國集團首腦會議,但經過協調後已基本可以確定隨後他還將前往西班牙,出席6月29日召開的北約峰會。作為非北約成員國參與如此重要的會議,只有一種解釋,日本正試圖成為其中一員,哪怕是非正式成員。

對於現階段的北約,雖然主要目標仍是利用烏克蘭遏制俄羅斯,但美方已開始逐步調整北約戰略方向,而這個新戰略方向正是中國。但想要實現該戰略,美國同樣需要「工具」,此時台灣便進入了美國視野,從美台近年來的勾連就足以證明這一觀點。而我們有理由相信,通過美日高層的頻繁會晤,日方也早已了解美國這一戰略動態。在此情況下,日本仍決定積極參與北約峰會,只能說岸田文雄已做好了與美國一同干涉「台灣問題」的準備。

▲「出雲」早已變成航母

當然,如果說這只能證明日本在「台灣問題」的干涉還停留在外交層面,那接下來的所作所為可就是為武力干涉做足了準備。6月3日,美國《防務新聞》網報導,日方計劃派遣一支以「出雲號」為首的海上編隊在印太地區進行部署,預計本次部署自6月13日起至10月28日止,長達四個多月。對於此次部署,日本防衛省公布了兩個目標——提升戰術能力、強化與地區夥伴的合作。

這是否意味著,在此次部署期間,日本將獨自完成F-35B與「出雲號」的配合,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出雲」航母化?去年10月剛驗證了「出雲號」具備艦載機起降能力,現在就迫不及待的妄圖實現作戰力,目標對象這是顯而易見的。與此同時,在此次長時間部署過程中,該編隊還將與相關國家進行一系列聯合演習,包括即將召開始的多國環太軍演以及美、韓、日、澳四國舉行的「太平洋先鋒-2022」演習。

對於此次環太軍演,此前有觀點認為其主要演習目的是對中國施壓,包括令中國大陸放棄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的設想,可實際上此次軍演目的遠不止於此。通過軍演,美、日等國還將充分演練戰術戰法,從而為可能出現的武力干涉做充足準備。

▲日本對台強化情報收集

但這仍未結束,有消息顯示日本甚至已開始著手強化對台情報收集能力,這一消息背透露後出的武力干涉信號已非常明顯。6月4日,日本《產經新聞》爆料,近期日本政府已決定向「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派遣現職防衛省官員,雖然考慮到中日關係,日方派遣的防衛省官員將以文官為主,但此次派遣目的卻是強化收集情報能力。

如此公開,如此有恃無恐,除了是因為背後有美國「撐腰」,更關鍵的還是凸顯了日方對局勢走向的預判。直白點說,日本認為中國大陸隨時有可能解放台灣,並且可能性正在增加,此時日本已來不及顧忌,必須為可能進行的行動做準備。

豺狼來了有獵槍,東風起豎!

既然日本已經鐵了心想要干涉「台灣問題」,特別是進行武力干涉,那我們非但不能放棄相關預案,反而要根據台海實際情況,加緊進行準備。正如教員此前說過的「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只不過這種準備是要以軍事手段為主。

▲台灣海峽將兩岸阻隔

近段時間由於俄烏衝突的爆發,不少媒體將其與台海局勢聯繫到了一起,但在此我們必須承認,一旦台海發生軍事衝突,作戰難度、戰爭烈度都將遠超目前的俄烏衝突,並非像網友想像中的「早上開始,中午結束,晚上重歸寧靜」,而這種難度主要來自兩方面。

首先是地理因素限制,相比俄羅斯可通過陸路方式長驅直入烏克蘭,我們只能通過台灣海峽進行兩棲登陸,這種登陸不僅兵力投送速度較慢,重型裝備也不容易調配,最關鍵的是容易遭到對方火力打擊,損失必然增加。其次,就是域外國家干涉,如果說俄烏衝突中,西方國家僅是站在幕後,那台海衝突,美、日兩國就是鐵了心的要直接出兵干預了,屆時解放軍面臨的壓力可想而知。

▲2016年美方公布的中國陸基飛彈「威脅」

面對這種威脅,我們只有一條出路——立體作戰。雖然近年來解放軍海上力量得到了全方位提升,新型艦隻總數不斷增加,但仍需承認,面對美、日聯合僅依靠海上力量遠遠不夠,也是完全行不通的。我們必須充分發揮立體作戰以及耗費心血打造的反介入/區域拒止能力,盡最大可能將美、日水面力量拒止在第一島鏈以外,距中國大陸約1000公里的位置,從而為解放軍兩棲登陸創造條件。

事實上,前不久遼寧艦編隊在西太地區的演練,就是在演練中國海上力量反介入的基礎作戰形態,在5月份的演練中,遼寧艦首次以滿戰鬥編隊模式前出西太地區,隨後在21天時間內進行了超過300架次艦載機起降,完全達到了戰時狀態起降標準。同時,在5月18日,兩架轟-6轟炸機掛載多枚「鷹擊」-12反艦飛彈及電子戰吊艙出現在遼寧艦編隊附近空域,至此海、空配合承擔反介入/區域拒止作戰的模式徹底公之於眾。而這種能力若僅針對日本海上力量的干涉基本夠用,哪怕是面對日方正著力打造的以「出雲號」為核心的小航母編隊,也是完全夠用。

可必須認識到,美、日在「台灣問題」上已經捆綁,一旦台海衝突爆發,美、日將在東海、南海對解放軍進行全面牽制,這將導致解放軍海、空力量被分散。此時,我們就有必要發揮出陸基反艦優勢了,包括大規模使用東風飛彈,例如東風-21D、東風-26,這兩款反艦均具備出色的遠程反艦能力,特別是東風-26擁有出色的航母打擊能力。

▲東風-26可不是擺設

按照美國五角大樓此前公布的數據,截止2020年,解放軍火箭軍擁有的東風-26公路運輸/發射器總數已從此前的80輛激增至200輛,飛彈總數也從80-160枚增至200多枚,而現階段實際服役數量將更為龐大。若東風-26對美、日水面力量採取飽和式打擊,解放軍在台海作戰中面臨的威脅將大幅減少,加之山東艦、遼寧艦兩個航母編隊以及解放軍空中力量的配合,將盡最大可能為解放軍兩棲登陸創造最好環境,爭取最佳時機。

上世紀末面對台海局勢「我們什麼法子都想過,就是沒想過放棄」,二十年前面對威脅我們都不曾退縮,現如今解放軍早已脫胎換骨,面對已鐵了心想要武力干涉「台灣問題」的日本,我們完全有能力令其見識到解放軍的真正實力,雖然過程可能會極為殘酷,雖然戰爭時間可能會超出大家預期,但結局必將是解放台灣,兩岸統一,而日本也將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慘重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