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連拋494億美債後,美專家發布報告 稱中俄該為全球通脹負責

近10年以來,美國已經習慣了借錢過日子,也就是通過大量發售美債,讓其它國家購買的方式,維持美國經濟的高速發展。

但現在因為美國近乎無限量開閘放水之後,世界各國大量拋售美債,比如美國財政部發布的報告顯示,中國去年2月以來的12個月連續減持美債494億美元;在這種局面下美國無法通過發債的方式籌集資金,只能開動印鈔機印錢,導致全球性的通脹。

而在挑撥起俄烏戰爭加劇全球通脹之後,美國國內正想盡辦法把這個責任推給別人,其中竟然有美國專家發布報告,稱中俄將全球通脹推向了高點,應為此負責。

中國連拋494億美債後,美專家發布報告,稱中俄該為全球通脹負責

而他們給出的理由主要是兩個, 第一,中國對病毒零容忍的政策導致供應鏈出現了問題;第二,俄羅斯發起俄烏戰爭,促使全球能源價格上漲。

說俄羅斯推動了全球通脹,這已經不是個新消息了,早在俄烏戰爭初期,拜登就公然聲稱由於俄烏戰爭引發的全球能源價格上漲,通貨膨脹是「普京通脹」。

這個說法有沒有道理暫且不提,現在美國專家又說全球通脹是中國防疫政策造成的,簡直讓人匪夷所思。

中國連拋494億美債後,美專家發布報告,稱中俄該為全球通脹負責

很顯然,這是典型的諉過於人,顛倒黑白。那麼到底誰應該為全球性的通脹負責呢?

首先美國專家指責中國的防疫政策就是在「亂彈琴」,根本不值一駁,畢竟中國龐大的人口基數和政府「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防疫原則,決定了絕不可能放棄「清零政策」,否則就是對生命的不尊重。

從中國拋售美債的角度考慮,過去很多年裡,我們都是全球最大的美債持有國。這一方面是因為中國作為「世界工廠」,在全球貿易紅積累了大量的美元現金,而美元不斷貶值,促使我們只能把這些現金投資出去。

過去美國經濟面相對良好,美債的收益率穩定,因此大量的外匯被用來購買美債,當成一種長期投資,中國藉此實現外匯保值,美國人則維持着自己借錢過日子的習慣。

至於近兩年中國連續拋售美債的原因也很簡單,因為這些年來美國借錢越發不計後果,到今年5月份為止,美國國債規模已經達到30.44萬億美元,是其國內GDP的一倍多。

國家和人一樣,我們以前敢借給美國錢,是因為美國是全球第一大經濟體,每年經濟增長的速度,在全球資本主義發達國家之中獨占鰲頭,因此我們相信美國借了錢之後能還得起。

但現在美國債務規模到了這個地步,尤其是2020年疫情開始之後,短短兩年時間,國債竟增加了8萬億美元,這麼一個借錢速度,已經遠遠落後於美國的掙錢速度了。

說得直白一點,就是這錢眼見着要還不上了,我們自然得拋售。事實上不止是我國,現在作為美債第一持家的日本,近期也在大量拋售美債。

美國財政部說中國拋售了近500億美債,那是將近一年的時間拋售的,日本在這短短的三個月內就拋售了近600億美債,如果說拋售美債也能算是加速全球通脹的話,那麼顯然最大的幕後推手是日本。

況且從經濟的角度來看,繼續購買美債讓美國大量發鈔,才是真正地推動全球通脹,只不過相比於美聯儲直接印錢發給國內老百姓,這種美聯儲印錢借給其它國家的方式,等於是把美國的通脹轉嫁給其它國家而已。

總而言之一句話,說中國為全球通脹負責,既沒有理論基礎,也不符合現實。完全是美國人拿通脹沒辦法之後,顛倒黑白指鹿為馬的行為。

至於說俄烏戰爭引發全球通脹,客觀上倒沒錯。因為作為全球主要的能源出口國,俄烏戰爭促使歐美對俄羅斯制裁,而這種制裁又導致全球能源供應減少,能源價格上漲,自然就引發連帶效應,帶動了全球通脹。

但凡事不能只看表面因素,還得看根源。俄烏戰爭的根源是北約堅持東擴,擠壓俄羅斯生存空間,此輪全球能源價格上漲的根源,也是歐美堅持大規模製裁俄羅斯能源上漲。

不管是從哪個角度來說,都不能簡單地把俄烏戰爭帶來的通脹,完全歸咎於俄羅斯。

從經濟上來看,美國作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疫情以來堅持大放水,又藉助着美元世界貨幣的屬性把通脹輸入到全球,導致俄烏戰爭之前全球通脹本來就在一個臨界點,已經非常嚴重了。

而從政治軍事上,美國為了緩解國內經濟問題,收割歐盟挑撥俄烏戰爭,促使全球能源價格上漲,把本來應該在經濟復甦中逐漸緩解的通脹問題,再次推到了一個高峰,美國自己也深受其害。

與其說這通脹是別人導致的,倒不如說是美國自作自受,牽連世界。綜上所述,如果非要說眼下全球性的通脹,有一個明確的罪魁禍首,那麼這個罪魁禍首也只能是美國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