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問題上 既然美國無視紅線底線,那就應該給它築起「南牆」

最近,在台灣問題上,美國不僅動作頻頻,而且力度空前,大有挑戰「一個中國」原則之意,這無疑是對中國在台灣問題上紅線底線的無視,也離中美關係之基礎——三個《聯合公報》精神漸行漸遠。對此,必須提高警惕,加強防範,以及對可能的最壞結果進行着手準備。

近日,中國問題專家鄭永年在談及台灣問題時表示,美國在台灣問題上沒有底線。中國即使給美國畫了紅線,它也會視而不見,除非中國給它造一個南牆,它撞到了就可以。所以在台灣問題上我們一定要有足夠的準備。鄭永年還表示,美國正試圖引誘大陸通過軍事手段解決台灣問題,以使中國陷入一個類似於俄羅斯的危機之中。整體而言,鄭永年的觀點比較客觀,也比較符合當前的台灣問題實際,值得深入思考。

在討論一個問題時,它的基礎一定要客觀真實,符合現實。那麼,在台灣問題上,有哪些基礎性的事實呢?筆者認為,至少包括以下幾點。其一,用和平手段收復台灣並非不可能,但需要時間,而且希望渺茫;其二,美國、日本甚至是美國整個盟友體系內的國家,都會幹涉中國試圖收復台灣的努力;其三,中國的綜合國力雖然強大,但相較於美國,還有提升空間,時間站在中國這一邊;其四,中國已經具備了通過武力收復台灣的實力,只是代價多少的問題。

接下來,我們將在以上幾個觀點的基礎上,對台灣問題進行進一步剖析。原則上講,台灣問題涉及中國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需要不惜一切代價進行收復。但台灣問題也是一個歷史遺留問題,能否順利解決,更是關乎中國偉大崛起,因此,必須慎之又慎,不到萬不得已,不能採取一個既會破壞中國經濟發展,又會讓兩岸流血流淚的方式,即軍事手段去解決問題。當前,中國的對台政策,並未發生根本性變化,還是在盡力爭取和平收復,而且只要台灣不觸及大陸公開提及的底線,譬如搞「台獨」,短期內就不會觸發「武統」。

在這個過程中,美國是最大的變量。不可否認,其已經把中國當作21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對手,在俄烏衝突發生後,一度有分析認為,美國的戰略重心會被迫轉向歐洲,但事實並沒有那麼樂觀。美國還是一如既往地在台灣問題上玩火,並試圖構建一個亞洲版北約,其成員包括日本、韓國、澳大利亞和印度等,以應對中國的崛起。正如鄭永年所言,美國試圖利用台灣問題給中國挖一個「坑」,埋葬中國的偉大崛起歷史進程。當然,美國是多措並舉,這只是外交和軍事方面的,還有經濟、科技、文化等方面的,不再展開。

在台灣問題上,既然美國無視紅線底線,那就應該給它築起「南牆」

那麼,是不是可以這麼說呢?建立在中美關係大局基礎上的台灣問題,因為美國方面的對華戰略改變,已經發生根本性鬆動。換言之,中國在台灣問題上的威懾手段,可能已經不足以阻止台灣當局鋌而走險,因為它要配合美國的遏華大戰略。一旦發生這種情況,中國將不得不做出反應,按照對手的既定思路出牌,因為我們沒有更好的選擇。那麼,為了化被動為主動,我們就需要擺脫紅線底線思維,而是在台灣問題上構築起自己的戰略「南牆」,讓美國遭遇挫折,知難而退,進而拿回在台灣問題上的戰略主動。

對此,歷史是有經驗可以借鑑的,那就是抗美援朝戰爭。戰爭後期,中美之間就是邊打邊談,為了實現談判桌上的目標,必須在戰爭中掌握主動。如今也一樣,對美國要採取適度的戰略進攻姿態了,這裡可能不是具體指台灣問題,可以是所有的方面,要緊盯美國痛點,進行攻擊,直指「七寸」,什麼時候美國不敢在台灣問題上玩火了,規規矩矩,老老實實了,中國就可以收手了。一句話,威懾既然已經不能達到預期戰略目標,那就行動。中美關係中,我們是實力稍弱的一方不假,但也並非完全沒有發力點,一味地隱忍退讓,只會讓對手肆無忌憚。

在台灣問題上,既然美國無視紅線底線,那就應該給它築起「南牆」

收復台灣,是大勢所趨,也是歷史的必然,但我們不能被美國把握了主動,帶偏了節奏,否則,代價一定是空前慘重的。因此,當務之急就是重獲戰略主動,給美國築起台灣問題的「南牆」,讓其知道什麼是「不撞南牆不回頭」,如此這般,台灣問題必將隨着時間的發展,迎刃而解,不再成為中國偉大崛起的絆腳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