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國若加入北約,俄羅斯通往北大西洋門戶將被徹底封死

若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成为“前线”,不仅对两国自身安全不利,也将进一步恶化欧洲安全局势。

▲比利时布鲁塞尔北约总部。北约将原本中立的芬兰与瑞典纳入,将加剧与俄罗斯的对立,导致欧洲安全形势进一步恶化。图/新华社

文 |陶短房

当地时间5月12日,芬兰总统尼尼斯托和总理马林发表联合声明,表示芬兰应“毫不拖延地”谋求加入北约(NATO)。此前,芬兰国防委员会公开声明认为,加入北约是芬兰安全的最佳解决方案。

当天,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即在社交媒体上对此表示欢迎,法国总统府爱丽舍宫也在一份新闻公报中表示支持芬兰加入北约的意愿,而德国总理朔尔茨则称已在电话中向尼尼斯托保证“联邦政府将全力支持”。

同一天,据瑞典《快报》援引消息人士报道,瑞典可能将在5月16日举行政府特别会议后立即提交加入北约的申请。美国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随后也表示,如果芬兰和瑞典申请加入北约,美国将会支持。

观察家普遍认为,紧邻俄罗斯的芬兰和作为北欧传统永久中立国的瑞典,同时“提速”谋求加入北约,意味着北约对俄罗斯致命的“软腹部”又进逼了一大步;而两国一旦正式“入约”,战略要地波罗的海就将被北约成员国包围。

为此,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对媒体说,北约的新一轮扩张无益于欧亚大陆的稳定和安全,芬兰加入北约将对俄安全构成威胁,而俄方采取何种实质性应对举措,将取决于北约军事基础设施向俄边境推进的程度。

自俄乌军事冲突爆发以来,芬兰和瑞典两国或将加入北约的消息就不断传出,此番看来似乎即将尘埃落定。但此举也将使得两国失去中立地位,未来前景难料,其对国际地缘局势的影响也才刚刚开始。

▲当地时间5月11日,芬兰总统尼尼斯托(右)在赫尔辛基与到访的英国首相约翰逊握手。当天,两国发表联合声明,承诺在对方提出要求的情况下相互援助,包括军事方面。图/新华社

北约“热烈欢迎”

最快几周就能走完“入约”手续

在芬兰此次“入约”联合声明之前,由总理马林领导的内阁已向议会提交“关于国家安全”的情况说明,表示“当前强化芬兰国家安全的最佳途径是谋求加入北约”。此次联合声明,无疑是芬兰行政最高机关在这一问题上迄今所表明的最鲜明态度。

芬兰宪法中有“永久中立”义务条款,规定芬兰“不得加入任何军事联盟”,要提交加入北约这一军事联盟的正式申请,就必须由议会通过立法程序修改上述条款。消息人士透露,芬兰议会将在一周内就此提交表决。

由于芬兰执政联盟在总共200个议席的芬兰议会中占据117席,距离修改上述条款所需的133席仅差16席,且绝大多数反对党也表态支持加入北约,预计此项修改在议会闯关并无难度。

而另一个近期传闻“将加入北约”较密集的北欧国家兼永久中立国瑞典,情况则稍显复杂。

在俄乌军事冲突爆发后,瑞典总理安德森一直出言谨慎,甚至一度表示“加入北约尚不在议程内”。以气候与环境大臣斯特兰德霍尔为代表的执政党(社会民主党)内妇女代表更多次公开反对改变“永久中立”国策,而以外长安·林德为代表的另一批执政党骨干,则力主“入约”。

当地时间5月12日,芬兰联合声明发表后,林德表示该声明是“一个重要信息”,作为“瑞典最亲密的安全和国防伙伴”,芬兰的态度是“瑞典必须考虑在内”。而一度措辞闪烁的总理安德森则表示,俄乌军事冲突爆发后“安全形势已迥然不同”,瑞典对此必须加以评估和考虑,其立场似已明显倾向于谋求加入北约。

有消息称,瑞典执政的社会民主党将于5月15日举行会议,协调其在北约入盟问题上的立场。如果协调完成,瑞典政府将于5月16日发表正式声明,届时其是否会步芬兰后尘将水落石出。

而早在2月底、3月初,北约就已通过邀请芬兰、瑞典两国参加其高层会议等形式,表达了其接纳上述两国的意愿。芬兰联合声明发表后,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表示,即将举行的北约国家外长会议将“协商”芬兰、瑞典“入约”问题,如果两国提交申请,将受到“热烈欢迎”。

对此,美国国防部发言人柯比也称,芬兰一旦加入北约将是“历史性”的,并表示“加入并不难”。一位匿名北约高级官员更对美联社记者表示,尽管北约章程要求“非特殊情况必须全体成员国一致批准才能接纳新成员国”,但“如今正是特殊情况”,因此只要芬兰、瑞典提交申请,“最快只需几周”就能完成“入约”手续。

可以说,北约国家对芬兰、瑞典“入约”态度的变化可谓喜形于色。美、德两国政府早在5月5日就公开表示,两国加入北约“技术上并无障碍”,而英国则走得更远。

当地时间5月11日,即芬兰联合声明发表前一天,英国宣布和芬兰、瑞典签订了“安全协议”,规定一旦芬瑞两国遭到入侵,英国将有义务立即予以军事帮助——事实上,“共同防御义务”正是《北大西洋公约》第5条的内容,也是北约最根本的宗旨。

诚如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北欧主任维斯兰德所言,瑞典、芬兰加入北约,将显著增强北约在该地区的战略威慑力。

▲俄乌军事冲突爆发后,瑞典总理安德森一直出言谨慎,但此次也表态必须对瑞典加入北约一事加以评估和考虑。图/新华社

阵营对抗加剧

将令国际地缘局势更加复杂

瑞典是世界知名的发达工业国,拥有均衡而强大的科研和高科技生产能力和完善的军工业;芬兰不仅同样是工业化发达国家,且是这类国家中为数不多坚持实行义务兵役制的,拥有相对强大的军事力量。

瑞典在波罗的海拥有漫长海岸线,芬兰则占据波罗的海的内海湾——芬兰湾的北岸。芬兰湾是俄罗斯历史上迈向强盛的门户,圣彼得堡的出海口,波罗的海三国重新独立并加入北约后,芬兰湾南岸已危如累卵。而今,一旦芬兰加入北约,俄罗斯这扇通往波罗的海和北大西洋的门户将被南北“铁钳”封死。

不仅如此,芬兰还拥有北冰洋巴伦支海西部海岸线,而巴伦支海不仅坐落着俄罗斯唯一不冻港摩尔曼斯克,更是当前俄罗斯军事机器中最后“镇宅之宝”——导弹核潜艇大本营。

一旦芬兰加入北约,将意味着俄罗斯的这个“镇宅之宝”也将被纳入对方视线范围,足以令俄罗斯芒刺在背;就更不用说俄芬边界长逾1300公里,一旦芬兰加入北约,北约和俄罗斯的共同边界就将延长一倍,这势必令俄罗斯防务负担倍增。

正因如此,俄罗斯对芬兰可能加入北约高度紧张,总统普京多次发出严厉警告,俄联邦外交部则早在3月12日就威胁称,芬兰一旦谋求加入北约,“将产生严重的军事和政治后果”。芬兰此次联合声明发布后,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立即表示,俄罗斯将“必然”视之为威胁,并“不得不采取军事技术措施”。

然而,正如许多分析家所指出的,某种程度上,正是这种高压姿态将芬兰和瑞典加速推向了北约阵营,俄乌军事冲突爆发本身则成为改变天平平衡的关键砝码。

芬兰历史上曾长期被沙俄吞并,1917年俄罗斯十月革命后才宣布独立,此后还与苏联爆发过苏芬战争。1948年的《苏芬友好合作互助条约》规定芬兰“永久中立”,并承诺不经苏联允许不得接受任何第三国援助。

这一条约实际上令芬兰保留了本国制度,却在政治、军事等方面沦为苏联附庸,这种态势甚至得到了一个专有名词——“芬兰化”,直到苏联解体,这一桎梏才被打破。可以说,从芬兰角度看,一有机会当然要“翻盘”。

瑞典和俄罗斯恩怨则更为古老,但惩于对俄战争的迭次失败,瑞典自1812年拿破仑战争结束后就选择了至今已坚持200多年的永久中立道路,此前对加入北约的民意支持也寥寥。但俄乌军事冲突的爆发让一切骤变。

诚如曾任芬兰驻俄外交官的“新美国安全中心”研究员豪塔拉所言,此前芬兰、瑞典两国公众的普遍质疑是“我们为什么要加入北约”,如今却变成了“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加入”——最新民调显示,支持加入北约的芬兰人比例已高达76%,而瑞典这一比例也已攀升至历史最高的54%。

当然,也有声音认为,若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将使其自动处于北约“前线”,这不仅对两国自身安全不利,如若引发俄罗斯的反制措施,欧洲安全局势也将进一步恶化。

而更为危险的则是,北约的持续扩张,势必挑起世界范围内的阵营对抗,令本已紧张的国际地缘局势更加复杂,给困难重重的当前世界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

撰稿/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何睿

校对/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