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俄罗斯版图又扩大?乌克兰产粮州申请入俄,克宫秒回应

俄乌冲突第78天,局势发生剧烈变化,一觉醒来,乌克兰又有一个州打算加入俄罗斯,算起来,这是继卢甘斯克与顿涅茨克之后的第3个。

如果算上位于高加索地区的南奥塞梯,那就是第4个了。

据环球时报援引俄新社报道,当地时间5月11日,位于乌克兰南部的赫尔松州军民行政机构副主席基里尔·斯特列穆索夫公开宣布,赫尔松州领导层向俄罗斯总统发出呼吁,请求将赫尔松州纳入俄罗斯联邦版图,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

 

(俄”胜利日”当天,赫尔松州居民纷纷庆祝)

斯特列穆索夫强调,这是一个单一法令,赫尔松州属于俄罗斯,所以不打算像顿巴斯一样建立任何共和国,也不会举行全民公投,而是要开门见山、一步到位,直接入俄。

他还表示,到5月底,赫尔松州将会开始运营一家卢布兑换银行,先行并入俄罗斯银行体系,在今年年底之前,该州将完成法律层面的过渡,完全使用俄罗斯联邦法律进行管理。

赫尔松州表现得如此积极又迫不及待,可想而知,乌总统泽连斯基肯定很生气。

 

如果赫尔松州入俄,至少对乌克兰有两大损失:

第一是经济上的损失。

乌克兰号称”粮食大国”、”工业大国”,而赫尔松州就是乌克兰的头号农业大州,被称为”乌克兰粮仓”。

赫尔松州环境优美气候宜人,适合粮食与水果蔬菜生长,年产粮食30万吨,蔬菜45万吨,水果15万吨,该州还拥有欧洲最大的罐头厂,出口的食品远近闻名。

另外,该州的畜牧业也很发达,近70%的家禽是居民散养,肉类品质属于全欧洲顶尖。

赫尔松州的工业也很发达,门类齐全,规模宏大,该州拥有独联体国家当中最大的联合收割机制造厂,200多家生产型企业带来为乌克兰的经济做出了巨大贡献。

可想而知,一旦失去赫尔松州,乌克兰出口贸易方面的损失会有多大。

第二是战略上的损失。

赫尔松州拥有亚速海与黑海两个港口,是乌克兰重要的运输港口之一,冲突爆发之前,乌克兰可以经此港口对外贸易,冲突爆发之后,乌克兰也可以从海上接收各项援助,只不过俄罗斯动作太快,3月中旬就控制了赫尔松州,对乌克兰来说,几乎没派上多少用场。

最重要的是,赫尔松州与克里米亚半岛距离很近,通过铁路就能直达,关于克里米亚的主权问题,俄乌双方始终存在争议。

如果说在此之前,乌克兰还能通过地理位置更加接近的优势,对克里米亚地区的俄军有所牵制,那么一旦失去赫尔松州,这样的优势恐怕就不复存在了。

 

赫尔松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俄方取得赫尔松之后,乌克兰一大片海岸线都会变得非常危险,大有被削为内陆国的可能。

说完乌克兰,那么这件事对俄罗斯有没有坏处?当然也有。

最难以忽视的就是舆论上的坏处,自从冲突爆发,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国家就一直用”入侵”来评价俄罗斯的行为,而俄方连”战争”这样的词汇都在有意避开,只宣布这是一场特别军事行动。

俄联邦同意顿巴斯独立之后,顿巴斯两地在3月份公开宣布打算举行”加入俄联邦公投”,这一行为使得西方的喧嚷骤然加大不少,还有美国政客宣称这是一种实质上的”侵略”行为。

俄罗斯方面当时给出的回应是,顿巴斯人民有权利作出任何决定,但是现在还不是公投的合适时机。显然是在避其锋芒。

可后来南奥塞梯要入俄,格鲁吉亚也很生气,现在赫尔松州又要入俄,俄罗斯如果欣然接受,西方恐怕就要跳起来指着鼻子骂了。毕竟俄罗斯也说过,对乌克兰领土不感兴趣,为了对《联合国宪章》有个交代,尽可能堵住西方的口,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迅速对此做出回应。

 

1、赫尔松人民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命运。

2、这个问题必须谨慎,要由法律专家进行清楚、仔细的核实与评估。

3、做这样的事情必须合法。言下之意,绝对占理才行。

对于赫尔松这样的富饶之地,俄罗斯不可能不心动,但是不能伸手就拿,毕竟按照《联合国宪章》的定义,使用武力夺取土地这叫侵略。

但是,《联合国宪章》尊重在种族主义政权的压迫下,人民自决、自由和独立斗争的权利,也就是说,通过层层法律的考证与广大人民的高票支持,才算占理。

 

不得不说,俄方的回应很谨慎。

另外,赫尔松州试图入俄的呼吁,为俄方带来的好处也不少。

最重要的是战略上的好处。等到冲突结束,俄方若拿下作为重大要塞的赫尔松,既能进一步强化对克里米亚的控制,也能连接顿巴斯,加固了对该地区的保护,另外,还多了一段很长的出海口,方便运输物资。

其次,也起到了自我宣传的好处。俄军早在3月15日就已经宣布完全控制了赫尔松地区,泽连斯基对此曾多次发出警告。

他声称俄军在赫尔松与扎波罗热地区”伪造”独立公投,企图将这些地区吞并,如果俄罗斯敢这么干,必将招致反击,还会变得像1917年之后一样穷。

 

现在俄方没有表现出吞并意图,反而是赫尔松州先向俄方伸出了橄榄枝,打算趁机入俄,连公投都省了,这也说明俄方没有”伪造”独立公投,泽连斯基的指控站不住脚。

赫尔松州是在俄军入驻之后发表的这份声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意味着该州对俄方政策的肯定。

为什么那些本属于乌克兰的地区会在俄罗斯遭西方千夫所指的情况下,还要迫不及待地入俄?事情是不是真如俄罗斯所说,乌克兰当局对于说俄语的这部分人民实施了”种族歧视”,令他们感到失望和不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