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东盟峰会前夕,坎贝尔有关“印太”表态耐人寻味|北京观察

当地时间5月12日,为期两天的“美国-东盟特别峰会”在华盛顿召开。在峰会召开前夕,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亦频频对外释放信号,为这场一波三折的峰会进行预热。

而美国“印太战略”接下来的打法,我们从这位美国“印太战略”操盘手的有关表态中,可以窥得一二。

美国-东盟峰会前夕,坎贝尔有关“印太”表态耐人寻味|北京观察

深圳卫视直新闻注意到,坎贝尔本周就“美国印太战略”共作出两次相关表态。一次是在美国和平研究所,另一次则是在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

我们先来看最近一次。峰会召开前一天(11日),坎贝尔在美国和平研究所的研讨会上称,本次峰会将谈及中国、缅甸以及乌克兰危机等议题。该表态进一步验证了此前外界所猜测的将中国议题摆在重要位置。

由于当天研讨会是坎贝尔与前白宫国安会亚洲事务资深主任、美国和平研究所特别顾问麦艾文进行对谈。一问一答的形式,也使得坎贝尔有关言论更像是在进行政策阐述。虽然“新意”不多,但释放的信息较为清晰。

在对华政策上,坎贝尔强调,美对华政策不仅是停留在双边层面,还要将其放进国际局势这一大背景中来看。美深刻意识到不能分散对“印太”地区注意力,未来将与欧洲“史无前例”的结盟以及与亚洲国家进一步加强接触。

谈及中国,美国自然不会放过炒作台湾问题的机会。在回应美国国务院早前修改“美台关系事实清单”一事时,坎贝尔否认此事反映美国对台政策发生变化,并表示美最想强调的是,希采取措施维护“台海和平稳定”。美继续奉行一个中国政策,不支持“台独”,无意采取挑衅行动,但希表明遏制“挑衅举措”的意愿。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刘畅对深圳卫视直新闻指出,此番表态外交辞令意味更重,实际上美国近期做的全是破坏和平与稳定、怂恿“台独”分子的事情。

与11日的政策阐述不同的是,坎贝尔9日在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研讨会上的演讲,呼吁性质更强。

深圳卫视直新闻注意到,坎贝尔在演讲中讨论了“印太”地区与欧洲的“对接”问题。他指出,这不是两个独立的、独特的地理区域,而存在一些特征能将二者联合起来。这也反映出美方希望与地区盟友进一步协调政策,整合同盟体系,打造多种框架或机制,让其相互嵌套、发挥作用。

与此同时,坎贝尔还多次强调乌克兰危机引发“印太”地区国家产生“战略思考”。希望进一步煽动地区国家的“不安”情绪,以便调动更多国家配合其“印太战略”,为其战略意图分担成本,作出贡献。

美国-东盟峰会前夕,坎贝尔有关“印太”表态耐人寻味|北京观察

此处不得不提的是,白宫今年2月发布的“印太战略报告”。其中指出,虽然与中国的竞争是美国地区战略的核心,但支持一个有凝聚力和韧性的东盟是推进“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关键手段之一。坎贝尔近期种种表态不难看出,本次美国-东盟峰会是美国为推进“印太战略”做出的广泛努力之一。

需要指出的是,东盟更关注的是美国在亚太地区投入的经济建设,一个具有建设性、包容性的经济合作框架。有分析认为,美国主导的“印太经济框架”或将于本月下旬启动。对于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美国而言,通过在亚太地区建立这一新的合作框架,其目的自然还是在于抗衡所谓“存在感增强”的中国。只不过对于美国究竟能在亚太地区投入多少力量,仍需打一个问号。

美国Axios网站称,“印太经济框架”启动之初,可能会有6国与美国签署初步协议,分别是澳大利亚、日本、新西兰、韩国、菲律宾和新加坡。这一定程度上也将令参加此次峰会的部分东盟国家感到失望。

美国虽然一再强调,“印太经济框架”将不同于“传统贸易协定”,不需要国会批准,拜登政府将通过行政令加以推动。但有评论指出,绕开国会便意味着拜登政府行动空间有限。

事实上,回到坎贝尔9日的表态中,我们也能捕捉到蛛丝马迹。他指出,美国下一阶段应更多地思考一项实际行动计划。这既间接承认了此前在亚太地区有关政策落实不到位的情况,也传递出未来美方要积极推动将有关机制和成果落地的信号。

刘畅分析称,美方的意愿与能力之间如今仍存在差距,虽然美方想予以弥补,但困难很多。一方面在于其国内政治原因,另一方面则在于美方关注重点是“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以及“三方安全伙伴关系(AUKUS)”,其对于东盟只是有选择性的“拉”个别国家。美国企图改变亚太规则秩序的野心昭然若揭,而这也正是区域内各国所警惕乃至反对的。

美国-东盟峰会前夕,坎贝尔有关“印太”表态耐人寻味|北京观察

在今天(12日)的外交部记者会上,发言人赵立坚亦就此阐明中方立场。中方认为,美国作为域外国家应当为地区和平发展发挥积极建设性作用,而不是损害本地区和平稳定、破坏本地区团结合作。美国更不能打着合作的幌子搞选边站队,在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上玩火。

实际上,中方对于这场峰会已表态多次。只不过相较以往而言,此次点得更加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