軸心國是一面鏡子,警惕西方再次形成對抗陣營式

歷史上任何大事件都是具有聯繫性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凡爾賽和約》簽署。英、美、法、意、日等列強儘管都屬於戰勝國,都獲得了自身不小的利益,但利益並不是完全均等的,英法美按照自身的國力大小劃分了各自的勢力範圍,但意日兩國的野心並沒有得到滿足,意大利時刻覬覦着巴爾幹半島周邊以及非洲等英法的勢力範圍,日本則在東亞對英法美的利益虎視眈眈。

意大利和日本血液里固然有擴張主義的傳統,為當時全球的穩定局勢帶來巨大的風險,只是英美法的國家實力如日中天,能夠將這兩國的擴張野心進行有效壓制。而最可怕的是,一個足以能為全世界造成深重人道主義災難的幽靈正在形成,就是納粹德國。

德國是一戰中的戰敗國,在英法美主導的戰後體系中,失去的東西太多了。首先是所有殖民地和勢力範圍被悉數瓜分,再就是自己國土的接近20%像切蛋糕一樣被切掉了,並且被切掉的部分是以萊茵地區為主的工業區,最後就是德國的發展特別是軍力發展遭到了嚴重的遏制。形象點說,當時的德國變成了一頭被英法美死死捆住的大肥豬。這種極端劣勢的地緣政治,戰後淪為英法傀儡的魏瑪政府固然接受,但凡事都有一個反面,正因為德國受到這種莫大的屈辱,才逐漸滋生了國內極端狹隘的民族主義勢力。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希特勒。果然,希特勒的支持者越來越多,於1933年正式上台後,德國從此變成了一個地地道道的納粹國家。

當時的西方世界,還沒有從經濟大蕭條中走出來,許多國家都在探尋發展之道,而德意日三國卻走上了擴張主義道路。

德國在希特勒的領導下,國力尤其是軍力發展很快,助長了要重新劃分世界的狂妄野心,但也不是狂妄得不着邊際,還是深知,靠德國一己之力很難撼動英法美的世界利益,於是尋求「志同道合」的幫手。於是,同樣致力於擴張,也同樣對英法美勢力範圍太大而感到不滿的意大利,被希特勒看中了。1939年5月份,德、意兩國簽訂《鋼鐵條約》,實際上是一份《軍事同盟條約》。幾個月之後,意大利法西斯獨裁者墨索里尼在一場演講中高調宣揚,「柏林和羅馬的垂直線不是壁壘,而是軸心」。對墨索里尼的言論進行解讀,因為羅馬與柏林在同一條經度線上,所以必須得成為世界的「軸心」、世界的主宰。可見德意兩國的狼子野心。

要瓜分世界,靠德意兩國的話,實力仍然不夠,於是遠在東亞,同樣是狹隘民族主義、擴張主義興起的日本,吸引了希特勒的注意。最開始,希特勒是對中國有着支持態度的,還幫助南京政府提供大量武器,並幫助其訓練了一個德械師,但蔣軍實在是太過拉胯,比如淞滬會戰。這就讓希特勒看清楚了,東方的國民政府實在是爛泥糊不上牆,反而對法西斯日軍的表現大加讚賞。希特勒很需要日本在東亞牽制蘇聯和美國,日本要侵略中國,要干翻蘇聯,也需要依靠德國。就這樣,德日雙方一拍即合,從1940年起開啟了談判,後來意大利加入進來,達成了《三國軸心協定》。至此,橫貫歐亞的「軸心國」這條大毒龍終於練成,搖頭擺尾地對全世界張開血盆大口。

面對法西斯陣營的形成,世界反法西斯也必須得緊緊團結在一起,最終讓世界形成兩大陣營,二戰全面爆發。

借史論今。當今,美國為了維護其全球霸權地位,執意將中俄兩個大國視為戰略對手。儘管白宮政客嘴上不承認新冷戰正在形成,但實際上已經能讓全世界都感受到,冷戰的勢頭已經是越來越不可阻擋。對俄羅斯,自不必說,美國不停推動北約東擴以及此前煽風點火,已經把俄羅斯推進了戰爭的火坑,對俄羅斯的制裁也是空前絕後;對於中國,這幾年美國的「印太戰略」已經成型,比如「四國機制」、奧庫斯三方協議、美日同盟的強化等,都顯現出了一種苗頭——美國在捏合以自身為核心的軍事陣營。

再結合當前美國與其盟友的種種動向來看,這場俄烏戰爭本來已經加強了北約集團的團結性,這一條件下,北約跟遠在東亞的日韓兩國也正在勾勾搭搭,比如日韓參加北約會議、韓國加入北約的「合作網絡防禦卓越中心」。這些事雖不能表明日韓已經加入北約,但不得不使人警惕,距離這一目標又有多遠呢?

如今的全球格局,以美國為中心的陣營在歐洲、印太地區形成,並且這種陣營絲毫無涉全球發展,而是在開全球發展的倒車,是以軍事對抗為目的的蠅營狗苟。如果任由這種陣營式格局形成,不排除推動全世界將走到下一次世界大戰的邊緣。全球和平力量,是時候提高警惕,擦亮眼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