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下週舉行大選,中菲關係是否會再次發生巨變

2016年首次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期間,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發表講話,宣布菲律賓外交政策進入了一個大膽的新時代。他說,「美國現在輸了」。

5月9日,是菲律賓大選的重要日子。杜特爾特總統的6年任期即將走到終點,馬拉卡南宮又迎來新的主人。南海是否再度掀起「驚濤駭浪」,中菲關係是否再次發生巨變?

現在,距離決定杜特爾特繼任者的選舉還有幾天時間,分析人士說,菲律賓有機會重啟與這兩個大國的關係,其結果可能會改變亞洲的力量平衡。

這一局面將如何發展,可能取決於目前總統競選領跑者小費迪南德.馬科斯(Ferdinand Marcos Jr.)的目標。民調顯示,小馬科斯以56%的支持率,領先現任副總統萊尼.羅布雷多(Leni Robredo)。後者以23%的支持率,位居第二。

小馬科斯是菲律賓已故前總統馬科斯的兒子,父子同名。外界普遍認為,與最接近的對手羅布雷多相比,小馬科斯對中國更友好。

菲律賓人周一投票時選出的候選人,其影響將遠遠超出該國的國界。

美媒CNN在《為什麼菲律賓選舉可能是中國的勝利》的一文中稱,對美國而言,與菲律賓的密切關係,對其在該地區的戰略至關重要。美國尋求抗衡中國在該地區日益擴大的影響力。

橫亘在中菲之間的一根「毒剌」,是非法的南海仲裁案。CNN稱,杜特爾特幾乎沒有堅持2016年的法院裁決,下一任菲律賓總統在多大程度上利用這一裁決來遏制擴張的中國,不僅會向其他對中國領土主張有爭議的東南亞國家領導人發出信號,也會向北京發出信號。

杜特爾特選擇無視2016年的南海非法裁決,該裁決否決了中國在南海的大部分主張。如果小馬科斯贏得下周的總統選舉,中國可能會與菲律賓建立友好關係,而他的主要競爭對手、副總統羅布雷多(Leni Robredo)已誓言尋求美國幫助,「保護菲律賓在南海的水域」。

與羅布雷多不同,小馬科斯在處理南海問題時可能會更接近杜特爾特。他曾表示,如果他贏了,他不會搗亂,基本上會繼續杜特爾特的政策。美國人毫不掩飾對小馬科斯的憎惡時稱,「他的父親是一個冷酷無情的獨裁者。他的母親因收藏大量鞋子而在國際上聲名狼藉。」

小馬科斯的競選夥伴是杜特爾特的女兒薩拉(Sara)。多年來,薩拉一直呼籲馬尼拉就領土主張與北京方面進行雙邊談判。美國不喜歡薩拉,就如同不喜歡他的父親一樣。2009 年美國駐馬尼拉大使館的電報被維基解密泄露,該電報將杜特爾特女兒薩拉描述為:「一個像她父親一樣難以相處的頑固的人。」

CNN稱,說到美國,其中一個問題是美國的人權訴訟,要求賠償已故老馬科斯總統殘暴政權的受害者。分析人士表示,如果馬科斯獲勝,這可能會使未來總統訪美複雜化。雖然馬科斯最近稱與美國的關係是「特別的」,但白宮的怠慢可能會促使馬科斯與北京走得更近。

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楊安澤(Andrew Yeo)說,外交政策「在這些選舉中不是大問題」。「最大的問題是從大流行中恢復。」他認為,在小馬科斯的領導下,菲律賓與美國的關係不太可能惡化,因為「菲律賓軍方非常支持與美國的聯盟,外交政策建制派也是如此。」

長達近50年的殖民歷史、菲律賓社會對西方文化的擁抱,以及菲美兩國長期而又密切的互動,都促成了菲律賓人對美國的獨特親近感。在菲律賓國內仍不時出現一些聲音,指責杜特爾特政府在南海問題上對華「太過軟弱」,認為菲律賓還是應該重新向「盟友大哥」美國靠攏。羅布雷多是這類人的代表。

在一個從來以美國馬首為瞻的國度,能出一個老杜這樣有大視野審時度勢的領導人,真的是老天爺對菲律賓的眷顧。美國失去南海一大抓手,中國省心不少也是幸事。跟着中國吃香喝辣,跟美國混得毒品泛濫成災。希望菲律賓下一任總統繼承老杜的對華友好政策,造福兩國人民,讓南海變成「和平之海、友誼之海,合作之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