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歐洲不呼籲結束俄烏戰爭,而是「火上澆油」

當非洲或中東發生武裝衝突時,歐洲領導人首先呼籲停止敵對行動,並宣布迫切需要進行和平談判。那麼,為什麼當歐洲發生戰爭時,戰鼓不停地敲,卻沒有一個領導人要求讓戰鼓安靜下來,讓人們聽到和平的聲音呢?

北大西洋媒體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信息戰。它的特點是,事實與情緒之間的區別,猜測與事實之間的區別,正在不斷消失。

操縱俄烏戰爭的新聞,是為了阻止公眾輿論尋求烏克蘭和該地區的持久和平。這場信息戰的目的是延長烏克蘭衝突,為那些希望推動衝突的人的利益服務。

要「妖魔化」你的敵人,你必須首先使他們失去人性。他們必須被定義為某種犯罪行為。

這就是在布查慘案在真相沒有查明之前,西方媒體和政客「一口咬定」是俄軍乾的。

美國政府認為世界分為「民主國家」和「獨裁國家」。被華盛頓認為對其懷有敵意的政府被定義為「獨裁政府」。

例如,美國沒有邀請玻利維亞參加去年底舉行的所謂「民主峰會」,儘管該國剛剛經歷了西方票選過程。

與此同時,美國邀請了巴基斯坦、菲律賓和烏克蘭,儘管美國政府表示對這些國家感到擔憂。就在幾個月前,《潘多拉文件》披露了烏克蘭精英階層的腐敗程度,其中包括總統澤連斯基。

因為烏克蘭代表着「民主」對抗俄羅斯「獨裁」的鬥爭,澤倫斯基被邀請參加峰會。

「民主」的概念被剝奪了許多政治內容,並被「武器化」,以促進美國的全球霸權。

同樣,今年2月,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告訴媒體,她希望美國把烏克蘭,變成俄羅斯的「第二個阿富汗」。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曾表示,這場戰爭「可能會持續很長時間,幾個月,甚至幾年」,這應該會在歐洲政治領導人中敲響警鐘。

歐盟的成立,是尋求給歐洲帶來和平的重大事件。但烏克蘭戰爭表明,成功只是局部的。一場新的歐洲內戰爆發了。除非歐洲的解決方案包括俄羅斯,否則就不會有真正的和平。不管你喜不喜歡,它都是歐洲的基本組成部分。

歐盟已淪為美國戰略選擇的宣傳平台,它主張烏克蘭加入北約(NATO)的權利,認為這是西方普世價值觀的合法表達。

與此同時,美國加強了與烏克蘭的融合,正如2021年11月《美國-烏克蘭戰略夥伴關係憲章》所表述的。

人們想知道,歐洲領導人是否意識到,承認烏克蘭加入北約等軍事協定的權利,正在被美國拒絕給其他國家。

例如,當太平洋上的小國所羅門群島批准與中國達成初步安全協議時,美國立即發出警告,派遣高級安全官員前往該地區,並威脅進行軍事干涉。

包括經濟學家在內的一些歐洲人,對中國在烏克蘭衝突問題上的立場感到不滿。因為歐盟是中國的第二大貿易夥伴,他們認為他們對中國有影響力。歐洲對中國的依賴程度,比中國對歐洲的依賴程度更高。

從烏克蘭的衝突中,我們可以看到控制資源和供應鏈的國家掌握着權力。你不能勒索你唯一的貨物供應商,這樣你是贏不了的。

歐元成為美元的競爭對手的那一天起,歐洲的麻煩從未停止過。誰是最大的獲得者和操縱者,這不清楚嗎?

歐洲是不見棺材不落淚!早就有歐洲人說過心裡話:美國再壞也比中國好。所以,我們不要對歐洲抱有多大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