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迎还拒,拜登政府对是否邀请古巴参加美洲峰会迟迟拿不定注意

▲ 通过海路前往美国的古巴移民。

古巴之于美国,就如同谚语中描述的恼人的情人——“无法和他生活,也无法没他生活”。

从意识形态层面讲,自卡斯特罗发起革命开始,历届美国政府都恨不得古巴自生自灭;但从美洲地区关系来讲,自诩地区掌控者的美国又不得不反复调整美古关系,在“打压”和“教化”两种政策取向间纠结不止。

眼下美洲峰会召开在即,美国在筹备期间再次展现出对古巴的纠结态度:在要不要邀请古巴参会这件事上,美国总统拜登似乎依旧没能下定决心。

从美国野心勃勃地组织召开第九届美洲峰会的劲头来看,大刀阔斧调整特朗普政府时期的拉美政策势在必行。但美拉关系的重要一环便是美国与古巴、委内瑞拉等激进左翼国家相爱相杀的复杂关系,这是任何一届美国政府都绕不开的“规定动作”。特朗普上台后,一心想要借拉美政治“右转”的有利环境来根除委内瑞拉马杜罗政权这颗眼中钉,对委、古的经济制裁不断加码。不料马杜罗在对外关系上“身段柔软”,一直坚持到特朗普连任失败黯然离场都仍然坚挺在台上,于是美委关系的“烂摊子”又被甩给了拜登。

拜登不仅是奥巴马政府的副总统,也是长期负责西半球事务的“老拉美”。从总体上看,拜登延续奥巴马政府后期“重返拉美”政策的意愿强烈,但在实际操作时却不得不顾忌已经恶化到一定程度的美拉关系。特别是在对古巴的关系上,美国此前关闭了驻古领事处,这不仅导致美古外交关系恶化,还进一步加剧了美国南部国境的非法移民问题。

▲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左)和国土安全部部长马约卡斯在巴拿马城出席记者会。

拜登政府正试图以移民问题为突破口,缓和同拉美国家的关系。在4月20日的巴拿马“移民大会”上,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宣布“美国正在考虑恢复与古巴的移民协定”,称将以高层对话的形势探讨恢复与古巴移民协定的可能性,标榜美国的这种意愿“体现了决心维护合法、有序且人道的移民途径”,并表示美国驻哈瓦那大使馆已经开始有限的移民签证审理,但目前仅提供“美国公民服务”和“紧急非移民签证办理”,换句话说,现存的领事服务仍无助于解决移民问题。

然而,即使是在官宣高层对话的过程中,美古双方也依旧不停“口水仗”:美国官员称,他们看到通过陆路和海路前往美国的不正规、无证件的古巴移民正在大量增加并造成边境和社会问题;古巴方面则表示,美国政府施加给古巴的严苛制裁政策和关闭领事处的决定才导致了“不正规移民”和通过危险途径前往美国的人数激增。

事实是,无论布林肯在发言中如何以正义和责任感来标榜自身,其政策推行的最终目的仍然是通过控制移民现象来缓和美国自身的边境问题、移民压力和社会矛盾。这一点从美国对左翼国家的意识形态斗争依然紧抓不放就可见一斑:拜登政府一方面为了缓解俄乌战事带来的能源压力,同马杜罗政府就石油贸易展开谈判;另一方面急忙宣称“同委内瑞拉的石油谈判”不会改变在政治问题上的态度,甚至宣布美国承认的委内瑞拉美洲峰会“官方代表”仅能由反对派“临时政府”派出,而这个“临时政府”正是由美国一手扶植成立的。

▲ 古巴外交部长布鲁诺罗德里格斯周二在哈瓦那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

无独有偶,在同古巴举行高层对话、商议移民问题的同时,拜登在是否邀请古巴参会的问题上也迟迟拿不定主意,这进一步引起了古巴方面的不满。

古巴外长布鲁诺·罗德里格斯4月26日在哈瓦那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就批评美国“企图将古巴排除在美洲峰会之外”。他指出,古巴方面获悉,美国政府“正在向其他国施压,要求他们同意不邀请古巴的决定”。

同时,罗德里格斯还批判了美国两面三刀的行径,他提到上周美古双边高层对话中美国还在提议与古巴共同解决移民问题,但在美洲峰会话题上却翻脸不认人。“我们认为美古高层对话一个好兆头,但如果我们被排除在美洲峰会之外,那美国就是在表面上作出姿态解决共同问题,背后却是为了转移公众注意力。”

对于古巴外长的批评,美国国务院回应称,美国尚未发出美洲峰会的正式邀请,因此罗德里格斯的指控毫无根据。但事实则是,美国在近期的一系列高层访问中,已经向巴拿马、巴西等多个拉美国家发出了参会邀请。

有观点认为,或许美国确曾考虑邀请古巴参会,但一定要在邀请古巴前与其他国家事先串联,以营造未来对拉美政策最为有利的环境。

无论真相如何,古巴已经先手发出责难,并将美国置于了尴尬境地——无论拜登此前是否打算允许古巴参会,眼下似乎都不得不邀请这位“恼人的情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