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匪奖赏:守洞一天,大洋5块!面对解放军,却扑通跪倒乞降

1950年4月6日,一阵“哒哒哒”的枪声打破了黔西北钠雍县“海子峡谷”的寂静,随着枪响倒地的,还有2名头顶红五星的解放军特务连战士。数百特务连战士立即卧倒,与此同时,身后不远处的141团团部驻地落下数枚迫击炮弹,一时之间火光四起。

身处峡谷谷底的特务连依托石缝、沟壑节节抗击,在抢占制高点的3连配合下,终于摆脱数倍敌军的纠缠,撤至太平坝地带休整。

土匪奖赏:守洞一天,大洋5块!面对解放军,却扑通跪倒乞降

当年3月,刚刚迎来解放的贵州匪患四起,贵州军区决定收缩兵力,彻底剿灭匪患,141团奉命自水城、纳雍一带撤离。假装起义、再度反叛的蒋军独2师师长罗湘培,不知从何处得到这一消息,带领匪徒事先埋伏在壁立千仞的“海子峡谷”,妄图一口吞掉解放军141团一部及随行的政工干部。

面对数倍于己的惯匪兵痞,团长杜伦才指挥手下仅有的几个作战分队,与罗湘培手下的“保5团”展开反复拉锯战。尽管最终杜团长另辟蹊径,带队从敌人包围圈的薄弱处顺利突围,可这场突如其来的遭遇战,让141团伤亡163人,成为我军进军贵州以来牺牲最多的一次战斗。

土匪奖赏:守洞一天,大洋5块!面对解放军,却扑通跪倒乞降

4月9日,在纳雍城内,素以恶霸无赖名闻当地的罗湘培摇身一变,成为所谓的“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第8兵团司令”。大言不惭的罗湘培,甚至将解放军自纳雍等地撤退的行为归为自己“指挥有方”的结果,开起了“庆功会”,残害我30余名军代表的敌271师参谋长刘剑峰、郎岱大土司安克庚等土匪恶霸,被罗湘培一一封官许愿,各自拉着手下一帮“弟兄”来到台前,装模作样的建立起各级组织,企图凌驾于当地百姓之上。

然而,未待罗湘培憧憬“美好未来”,解放军15军45师135团便经过3日的跋涉,于4月11日进抵纳雍城外,守在城内的1200余匪徒号称是敌271师的主力,却在重机枪、迫击炮的火力压制下作鸟兽散,纳雍、水城二县再度迎来解放。

土匪奖赏:守洞一天,大洋5块!面对解放军,却扑通跪倒乞降

收复失地的135团官兵没有放松警惕,他们很清楚,这只是铲除匪患的第一步。正所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要想还当地一片宁静,匪首罗湘培必须缉拿归案。45师官兵穿梭于崇山峻岭之中,功夫不负有心人,134团3营得到确切情报,先前逃窜的敌271师参谋长刘剑峰率所部残匪固守水城蚌井的一处山洞。数日搜查终获线索,3营官兵赶赴现场,抬头一望山洞,心里却打起了鼓。

原来,这蚌井山洞离地足有30余米,孤悬山腰,洞外已由匪徒修筑工事,宛如一座“空中堡垒”。3营长反复查看地形,考虑到队中战士大多来自北方,不善攀爬悬崖,便派数名机枪手于洞前火力压制匪徒,使其无法探身半步,同时令攻坚班战士背上石灰、几十斤的火红辣椒粉攀至岩顶,将其撒于竹篮炸药包表面,顺势降至洞口。早已几天水米未进的匪徒以为是解放军的“劝降之术”,篮中定为食物淡水,纷纷冲将上前。

土匪奖赏:守洞一天,大洋5块!面对解放军,却扑通跪倒乞降

伏在岩顶的攻坚班战士听到洞口嘈杂之声,顺势将手中绳子一拉,炸药包巨大的威力,使得石灰、辣椒粉四散开来,弥漫于整个山洞之中,未被炸死的匪徒纷纷手捂双眼,拼命喊叫,如此又如鞭炮一般炸了多次,饱受辛辣之苦的匪徒们只顾掀起衣襟捂住口鼻,哪里还有心思举枪还击?

如此反复三天,缺衣少粮、哀号遍天的匪徒,心理防线逐渐崩塌。待到3营发起总攻,洞内尚存的200余匪徒稍作抵抗,便将悉数投降了。

几日之前还叫嚣着“守洞一天赏大洋5块”的刘剑峰,早已没了“参谋长”的神韵,远远望见干部模样的3营长,浑身筛糠般颤抖起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如捣蒜一般磕头不止。

在几十里之外“坐镇”的匪首罗湘培,刚听闻自己的“得力悍将”刘剑峰被俘,一面带领手下匪徒扎进黔西六盘水地区的重山,一面发号施令,严令手下大小头目据山自守,“以谋大业”。

然而,这次罗湘培打错了算盘,经蚌井洞一战,我军指战员逐渐掌握破除崖洞守敌之术,如法炮制石灰、辣椒粉,接连攻克郎岱土司安克庚,“8县游击总指挥”李名山等众匪首。随着一个个围绕在罗湘培身边的“小毒瘤”被拔除,势力最为庞大的罗湘培,逐渐暴露在解放军面前。

1950年8月,西南军区第十号剿匪指示正式下达各部队,毕节、昭通、泸州、宜宾、乐山、西昌等军分区所属部队连同主力15军统一由秦基伟指挥。135团一营自水城出击,联合自宣威北进的云南所属一营兵马合击威宁河坝地区,力歼罗湘培主力及其指挥机关,43师两个营自昭通向东南进军,围住匪首廖兴序部……

土匪奖赏:守洞一天,大洋5块!面对解放军,却扑通跪倒乞降

一条无形的绳索,慢慢套在罗湘培的脖颈上。

深知自身实力底数的罗湘培,在解放军合围伊始,便率警卫团连续逃窜6昼夜,但此次罗湘培再也无法像往常一样“脚底抹油,溜之大吉”。解放军124团两个连的官兵6昼夜翻行山路,狂追600里山路,罪大恶极的罗湘培终于困在毕节的白马山。

包围圈中的匪徒经此前数次打击,早已是草木皆兵,双方一经交手,匪徒便立足不稳,扔掉手中的“烧火棍”争相逃命。混乱中望见远处的人马,不由分说便跪地缴枪投降,待对方走近一看,原来是同为逃命的匪徒,相骂一通,再次疯狂逃窜。

罗湘培眼见大势已去,亦不再多费口舌组织无用的抵抗,翻身上马,在几名警卫的掩护下拼命突围。几个月之前刚刚成立的“第8兵团”如儿戏一般垮台,身为“总司令”的罗湘培满身泥污,用受伤的右臂抹了抹被雨水淋湿的头发,满是血丝的双眼瞪着眼前同样狼狈的几个卫士。

良久,罗湘培的喉咙中挤出沙哑的声音:“各位弟兄,事到如今,各自逃命去吧……”说罢翻进一户农家,换上便衣扮作农夫,潜伏下来。

土匪奖赏:守洞一天,大洋5块!面对解放军,却扑通跪倒乞降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犯下累累罪行的罗湘培哪能藏身?在群众的检举下,躲到破窑之中的罗湘培听到窑外武工队的喊话,绝望地闭上了双眼。未待武工队走上前去,破窑中传来了一声枪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