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郎在法國死了 為何至今在非洲活了76年?依然還挺滋潤

在歐盟實行統一貨幣之前,法郎是法國一直使用的貨幣,被稱為法國法郎。

不過,隨着1999年歐元紙幣和硬幣正式在比利時、法國、德國、芬蘭、荷蘭等歐元區國家流通以來,已經使用了641年的法國法郎也正式結束了歷史使命,退出了歷史舞台。

然而,在遠離法國本土的非洲還存在着另一種法郎,也被人們稱之為「非洲法郎」。

非洲法郎脫胎於殖民地時期的法屬非洲殖民地法郎。非洲法郎的全稱是「非洲經濟共同體法郎」,它是以法國貨幣和前殖民地貨幣實行固定平價為主要特點的貨幣機制。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廣大的非洲地區也迎來了和平解放和獨立建國的熱潮,許多國家紛紛獨立, 但是非洲法郎區國家始終沒有擺脫殖民時代所構建的、非洲法郎維繫的貨幣金融體系。

法郎在法國死了,為何至今在非洲活了76年?依然還挺滋潤

目前仍然在使用非洲法郎的主要是法國曾經在西非和中非的殖民地國家,包括了使用西非法郎的貝寧、布基納法索、科特迪瓦、馬里、尼日爾、塞內加爾、多哥、幾內亞比紹,以及使用中非法郎的喀麥隆、中非共和國、剛果、加蓬、赤道幾內亞、乍得、科摩羅等十五個國家。

非洲法郎區也組成了世界上獨一無二的貨幣、經濟和文化區域,作為法郎區貨幣發行機構 , 法國銀行及其非洲與海外的同業部門一起參與了 法郎區貨幣機構的建設工作。

一、歷史和由來

法郎區相對國人來說還是一個比較陌生的概念,但實際上早在十九世紀法郎的勢力就已經深入非洲了,作為宗主國,貨幣是一種非常有效的統治和管控工具。法國政府也通過法郎有效地控制了那些殖民地區的政治和經濟。

十九世紀中葉,法國逐步授權了當地一些私有銀行來發行票據,比如阿爾及利亞銀行、印度支那銀行以及非洲西方銀行等。 法國希望能夠通過這些代用幣逐步回收在當地流通的外國貨幣。

後來,為了確保貨幣流通質量,法國政府逐漸加強對當地私有銀行的控制,而殖民地的發鈔業務也不斷擴張。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法國作為戰勝國獲得了大量的戰爭賠款, 使得法國的經濟在上世紀二十年代得以快速增長。並且在一戰後不久,還 確立了允許殖民地的票據與法國銀行發行的票據進行等價交換的運行機制,自此,殖民地的票據也逐漸被法國貨幣所代替。

但是,到了1925年,馬達加斯加因為貨幣不足而引發了經濟危機,法國銀行為了確保在該國的貨幣發行就設立了馬達加斯加銀行,這是一個混合性質的投資公司。

而且,為了保證該國發行的貨幣能夠與法國貨幣進行兌換,還以該銀行的名義在法國開設了儲蓄賬戶,並且對儲蓄額沒有限制。這種模式在法國和殖民地的經濟聯繫中起到了非常關鍵的作用。

進入上世紀三十年代後,金本位的體系也崩潰了,法國宣布放棄金本位制,實行金塊本位制,也就是說黃金不再作為貨幣進行流通了,變成了一種銀行的保證金和準備金存在中央銀行。

法郎在法國死了,為何至今在非洲活了76年?依然還挺滋潤

不過,作為一種投資資產,銀行還是允許人們用券來兌換黃金的,只不過這種兌換額度是有限制的。

法國為了能夠與其他西方強國進行抗衡,維護法郎的國際貨幣地位,也組建了法郎區。

由於1929年爆發在美國的經濟危機最終波及到了法國,也使得法國許多銀行倒閉,企業破產,法國後來也在1937年放棄了金塊本位制。經濟危機的發生也使得法國決心加強對殖民地的控制。

最終也在1939年,法郎區擁有了貨幣區的屬性,在這一區域,貨幣可以互相兌換, 本區的所有貨幣也都遵循了一套規則,法郎區也正式建立。

1945年,隨着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束,在布雷頓森林體系背景下, 法郎區內實行貨幣改革。

當年12 月 26 日,非洲金融共同體法郎(原為法屬非洲殖民地法郎)正式成立,

這標誌着法郎區官方創立了法屬非洲殖民地法郎,也就是非洲法郎。

它是一種殖民貨幣,源於法國需要促進其管理下的殖民地之間的經濟一體化,從而控制其資源、經濟結構和政治制度。

法郎在法國死了,為何至今在非洲活了76年?依然還挺滋潤

二、巨大的影響力

客觀來說,由於非洲法郎體系的建立, 這種機制對於抑制區域通脹、穩定這些非洲國家的經濟發展還是起到了一定的積極作用。

但與此同時,由於法國的原宗主國地位,非洲法郎區的匯率機制也使得這些國家在世界經貿體系中處於不利地位。

非洲法郎機制也是世界上存續時間最長的固定匯率機制,在長達七十多年的時間裡,非洲法郎也經歷了上世紀六十年代的非洲獨立浪潮、七十年代的布雷頓森林體系崩潰以及九十年代末法國法郎讓位於歐元等歷史大事件,經受住了考驗,也證明了這一體系的穩健。

由於非洲的獨特性,獨立後的中非共和國、科特迪瓦、多哥、剛果等國家先後都經歷了政變或嚴重的社會危機,但是非洲法郎在對這些國家的經濟恢復和重建過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法郎在法國死了,為何至今在非洲活了76年?依然還挺滋潤

在整個非洲法郎區歷史中,非洲法郎僅僅在1948年和1994年兩次發生過貶值現象,但這樣的貶值幅度相比起其他的非洲國家貨幣也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比如毛里塔尼亞退出非洲法郎區幾十年來,其貨幣相對於非洲法郎貶值了至少百分之三百。

從某個角度來說,非洲法郎體制能夠抑制成員國的通貨膨脹水平,因為非洲法郎的發行權是被掌握在西非央行和中非央行手中的,這些成員國無權干涉。

根據2017年的數據,非洲法郎區的通脹率維持在0.8%的較低水平,而撒哈拉以南地區的其他國家通脹率則高達11%,遠遠超過了非洲法郎區的水平。

這主要是因為非洲法郎依靠四根支柱運行:

(一)同歐元掛鈎(歐元誕生前是同法國法郎掛鈎),保持固定匯率(2016年為1歐元=656非洲法郎);

(二)可和歐元無限制兌換;

(三)外匯儲備集中使用,非洲法郎流通國50%的外匯儲備必須上繳法國國庫支配;

(四)法郎區內資本自由流通。

但是, 由於法國的主導地位, 這種體系也使得法國在從非洲法郎區國家進口原材料時根本不用動外匯儲備,法國在支付進口產品時只需在非洲國家在法國國庫的交易賬戶中做出相應的記錄就行,這對於非洲法郎區國家來說是非常不公平的事情。

同時,非洲法郎區的國家在這種體系下的話語權相對要很低。這也使得這種機制在七十多年來一直備受詬病,因為這種體制本身就是「去殖民化」不徹底,區域國家難以掌控本國貨幣金融主權的表現。

這些法屬殖民地國家雖然獲得了獨立,但是也只是政治上的獨立,他們在經濟乃至軍事上都深受法國的影響。

冷戰結束後,非洲的許多國家在西方世界的推動下實行多黨民主政治,這樣的政治改革首先就使得非洲法郎區的國家陷入了混亂之中。

法郎在法國死了,為何至今在非洲活了76年?依然還挺滋潤

抗議的群眾:停用非洲法郎,非洲萬歲

在這樣的背景下,法國因為財政負擔求助於國際貨幣組織和世界銀行,可這兩大機構都明確要求非洲法郎貶值才會出手。

但是加蓬、布基納法索、塞內加爾及科特迪瓦四國領導人擔心貨幣貶值會導致惡性通貨膨脹、

物價飛漲,加劇國內經濟危機,並不同意這樣做,也希望通過其他方式獲得救助。

1992年7月,四國總統還專程飛往法國,會見了法國總統米特拉,希望後者不要將非洲法郎送到這兩大機構任人宰割。

科特迪瓦的總統統博瓦尼甚至還怒斥道:「非洲法郎是我們手上的黃金,你們沒有權力將其收回」。

但是,即使是面對四國總統的上門逼宮,法國仍然不予理會,推動了這一事項的進程。

實際上,如今的非洲法郎區國家許多民眾和精英也都在反思這一政策,這種殖民時代的產物早就應該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了。

三、美國與法國對非洲法郎的爭奪

上世紀八十年代,由於國際市場初級產品的價格持續下跌,非洲法郎區國家的經濟也逐漸陷入了困境。這也給許多人口實,認為非洲法郎區的高幣值已經不能反映區域內國家的真實經濟狀況,要求非洲法郎貶值。

1992年,美國的助力國務卿的肯恩在造訪法國時也借題發揮,要求法國調整貨幣政策,將非洲法郎貶值,他公開批評非洲法郎與法國法郎的比價過高,使得該地區國家的經濟發展和商品出口都收到了不利影響。

對於美國人指手畫腳的做法,法國自然是非常憤怒的,法國總理稱科恩的講話是騙人的建議,而法國財政部長更是直白的說: 「法國不需要任何人尤其是美國人的教訓」。

實際上,美國之所以會對非洲法郎指手畫腳,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美國早就對非洲這一塊肥沃的土地覬覦已久,而法國在非洲經營幾十年,還 建立了穩健的貨幣體系,能夠一直坐收漁利,這讓美國人眼饞又憤怒。

美國之所以會對法國隱忍許久,是因為冷戰時期,出於團結西歐的目的,美國不得不咽下一口氣,不能破壞了在盟友中的美好形象。但是當蘇聯解體冷戰結束後,美國也就沒了後顧之憂,成為了唯一的超級大國的美國變得更加慾壑難填,膨脹的欲望使得美國還是將手伸向了法國的腰包。

自從非洲法郎區建立以來, 法國在法郎區發行了與法國法郎比價固定的非洲法郎,長久以來,法國也的確享受到了這種機制的巨大優惠。 法國將法郎區作為自己的工業原料基地和產品銷售市場,獲得了難以估量的利益。

法郎在法國死了,為何至今在非洲活了76年?依然還挺滋潤

這樣的利益自然也引來了美國人的覬覦,美國人怎麼可能不試着奪食呢?這簡直就是一本萬利的事情,對於通過貨幣體系來掠奪財富,美國人更是駕輕就熟。

不過,令法國人欣慰的是,雖然美國看似在為法郎區的國家仗義執言,可他們的「這番好意」並沒有得到多少回應,法郎區國家出於自身利益的考慮,是反對貨幣貶值的。雖然最終美國和法國在對於非洲法郎之爭一事上偃旗息鼓,但從中也能夠看出美國人無利不起早的本質。

四、非洲法郎的未來

進入二十一世紀以來,法國的綜合國力整體衰落,在非洲國家的影響力也是逐步消退的。

經過七十多年的發展,越來越多的非洲精英們也認識到了非洲法郎亟需要大刀闊斧的改革,以便適應全球、歐洲乃至非洲的經濟新形勢。

為了減少對法國的依賴,真正實現對外發展和自主關係的多元化,許多非洲法郎區成員國也在進行着取消非洲法郎的訴求和嘗試。

多哥的部長努布波就曾說:「非洲法郎機制是只服務於區域內國家少數政治精英和歐洲人的,並不是出於對非洲國家經濟結構轉型的積極思考而建立的」。

他認為既然非洲的國家都已經獨立了,那經濟也自然應該獨立,怎麼還能將國家的金融大權交給外國財政部處理呢?

乍得總統伊德里斯·代比同樣認為非洲法郎區國家須重新審視與法國所簽訂的貨幣合作協議。

一直以來,對於非洲法郎的批評聲不斷,法國內部也同樣有質疑之聲,法國前總統薩科齊在執政時就曾流露出要讓非洲法郎與歐元脫鈎的意思。

而法國的前財長薩潘則指出: 「法國只是為非洲法郎提供擔保。非洲法郎本來也不是法國的貨幣,去留要看非洲人自己的意願」。

當然,在幾十年的歷史裡,也有國家選擇放棄非洲法郎而自己發行貨幣的,畢竟非洲法郎不是強制性的貨幣,是屬於來去自由的機制。 比如毛里塔尼亞、幾內亞和馬達加斯加就先後放棄了非洲法郎,而發行了本國貨幣。

在歷史潮流下,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想要擺脫非洲法郎的桎梏,縱使法國人不願意失去對非洲法郎國家施加影響力的這一貨幣工具,但這已經是大勢所趨,也不得不接受這一越來越快的現實。

近一兩年,法國總統馬克龍也在公開場合回應了非洲法郎一事,

「法郎是「為非洲人服務的」,而且也沒有誰非要強迫一個國家必須要做非洲法郎區的成員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