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懶人楊鎖:吃飯要人喂,最後離世在家中

儿时,经常听闻老师讲述一个故事。

有一个孩子特别特别懒,一天他父母有事要出远门,怕孩子在家饿死,就做了一块中间带孔,环形的大饼挂在孩子脖子上。这样只要一饿,低头就能吃到饼。

等到饼吃完,父母也差不多回家了。

没想到等父母回家时,孩子居然还是饿死了。原来他只啃了靠近脖子前面的饼,嘴巴够不着的地方,就没有吃。

最后守着这张大饼,活活被饿死了。

以前听这事时,只觉得是编撰的童话故事,有些荒诞。

但没想到在这世上,还真有这种人。

他从小因为父母溺爱导致懒惰成性,成年后就连吃饭仍然是父母手把手的喂。

父母去世后,他生活无法自理,什么活都不干。每天都在房间里睡,饿到不行的时候再出门讨饭吃。村里人看他可怜,给他送来了米肉,他也懒得动,任其发臭发霉也不做来吃。

最后在一个寒冷的冬天被发现时,早已饿死在家中。

事情被媒体报道后,众人唏嘘不已,天下竟然还有如此懒惰之人?

从此送了他一个“天下第一懒人”的称号。

1、23岁青年被活活饿死在家中

2009年冬,窗外大雪纷飞,探个头伸出窗户,都能被冻得直哆嗦。

被称为“天下第一懒人”杨锁的堂哥杨德玉家里,正煮着一锅热气腾腾的饺子。他似乎突然想起些什么,招呼着妻子再多煮些。

一会儿,他便提着一壶满满当当的饺子出门了。在路上杨德玉还在想,“天这么冷,也不知道表弟杨锁到底在屋头做什么玩意?这么多天也没个动静。”

很快,他到了一处破旧的房屋前,吱呀一声推开虚掩的房门,屋里飘来 一股恶臭,差点没把杨德玉熏晕过去。

屋里一片狼藉,连下脚的地儿都没了。

原本有的木桌子、木柜子被烧得精光,只留下一堆黑黢黢的碳灰。再往角落一看,只见灰头土脸的杨锁正蜷缩在一团,身下是一块破旧的编织袋。

杨德玉喊了几声,见杨锁没反应。只得踮起脚尖,蹑手蹑脚地走到杨锁跟前,推了他一下,却发现他的身上僵硬得如冰块。

再把手试着探了下鼻吸,早已没了气。

23岁的杨锁饿死在了家中。

他吓得扔下饺子,边跑边大喊,“快来人啊,不好了,杨锁没气了……”

乡亲们闻声赶来,掩面指指点点的讨论。年纪轻轻,四肢健全的青年小伙,沦落至此,可怜又可悲。

这事一传十,十传百,这件事就传开了。

还被拍成电影以此警示世人。

可追本溯源,酿成如此悲剧的背后,与杨锁的父母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2、父母的溺爱害了孩子

1986年,河南省信阳市罗山县朱堂乡的一户家庭里,迎来了一个天大的喜讯。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婴出生了。

一家人盼了多年,老年得子的梦可算是实现了。夫妻俩儿看着怀里可爱的婴儿笑得合不拢嘴,当即拍板取了个名杨锁,“以后就牢牢地锁在父母身边,哪里都不要去。”没想到一语成谶。

那时候的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还很严重,再加上杨锁是家中独子,自然备受父母宠爱。父母对待这个宝贝儿子,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害怕孩子下地磕着碰着,夫妻俩轮流着抱着儿子,不让他的脚沾地。即使是把小杨锁放在床上,两人也都要目不转睛地在旁边守着,生怕有丝毫闪失。

别人家的孩子一两岁就可以尝试着摇摇晃晃走路了,但是杨锁呢,仍然是父母身上的随身挂件,不是在背上,就是被抱在怀里。

有亲戚来杨锁家串门,看着杨母背着此时的杨锁已经很费劲了,身子都已经被压得佝偻变形。就对杨母说,“要不把孩子放下来走走吧,这么一直背在背上,大人也受罪呀。”

这时候在背上的小杨锁,支支吾吾话还说不清,也摆动着两只小脚想要下来走走。

没想到杨母脸色一变,“我的儿我背着高兴呢,趁现在背得动多背背,以后孩子大了想背还背不着了呢。”

亲戚撇了撇嘴,本想张嘴再说点什么,最后觉得自讨没趣,转身悻悻地走了。

杨锁的个头渐渐长高,父母背着已经很吃力。也再难抱得动他,于是父母想了个办法。找来一副箩筐 ,底下垫上柔软的衣服,出门干活时就把杨锁放进箩筐里,挑着出门。村里的村民看到这一幕,起初大家还纷纷好言相劝,孩子不能这样带。但杨锁的父母依然我行我素,时间一长,也就没有人愿意再提醒。

父母都是普通农民,终年要和田地打交道。家境不富裕,一年收获的粮食也只能勉强维持温饱。要想吃上一回肉,还得等到逢年过节或者有客人拜访时才会买上一小块开荤。

但对待儿子,他们却从不吝啬。家里有两只母鸡,每天生下的蛋一个留给杨锁吃,另一个就攒起来,攒到三十个就拿到镇上的集市去卖,换来的钱就给杨锁买糖葫芦和零食。

有时去集市时,卖糖葫芦的老人没来。杨锁是又哭又闹,怎么哄都不听。直到杨父答应到十公里外的另一个集市把糖葫芦买回来,他才善罢甘休。

由于父母的长期娇惯,杨锁被硬生生地养成了一个“小皇帝”。大事小事都需要父母操劳,他什么都不用做,需要什么,只需要张口一说,父母就会想办法做到。若是觉得有些为难办不了,他只需乱发一通脾气,父母自然会乖乖照做。

杨锁的这招对于父母来说屡试不爽,父母爱子心切,自然也乐在其中。

3、学校里的混世小魔王

转眼间杨锁到了上小学的年纪,父母害怕宝贝儿子在学校受委屈。就用木头自己做了一个手推车,把杨锁放到车里拉到学校上学。放学时,再用手推车把杨锁拉回去。

同学们看了这一幕,都一窝蜂起哄嘲笑杨锁,说他是被爸妈溺爱的低能儿。这可把杨锁惹恼了,他哪经得住别人这般戏谑。从小到大,他都是家里的祖宗,没有人敢这样对他讲话。

他冲到同学堆里,大声嚷道,“以后你们谁敢这样说我,我就打谁。”

其他同学也不甘示弱,对他吐舌头挑衅,“我们就说,怎么了,你来打我们呀,看谁打得过谁。”

杨锁冲上去,对着同学的脸就是一拳,随后几个人扭打成一团。

开学第一周,杨锁就在学校出了名。

老师把打架的事通知了杨锁的父母,并侧面提醒以后还是让孩子自己上学放学,这样也有利于孩子的身心发展和独立性的养成。

可杨锁父母的一番话却让老师大跌眼镜,“我家杨锁金贵得很,我们从小都很少让他走路,那些动手打他的孩子我倒要看看是谁,以后再发生这种事,别说孩子会打回去,我都要跟着揍回去。”

老师也只能苦笑着摇摇头。

有了父母这座保护伞,原本就天不怕地不怕的杨锁更加猖狂。他从不学习,上课不是睡觉就是捣乱,有时候偷偷扯前桌女生的辫子,有时又把墨水偷偷倒在同学的作业本上。同学们不堪忍受,只能跑来教师办公室告状。

老师只要批评杨锁几句,他一放学就向父母告状,说老师和同学在学校欺负他。杨锁的父母第二天则会气冲冲地到办公室大声理论。这让老师既无奈又尴尬。

时间一长,老师也不愿再蹚这趟浑水。把杨锁的座位调到教室最后一排的角落,老师只提了一个要求,只要上课不打扰到其他同学学习,他做什么都行。

同学不愿意和他玩儿,老师也不再愿意和他有过多的交流,杨锁觉得上学极其无聊又枯燥。

一年冬天的早晨,父亲还是照例把早饭端到儿子床前,准备喂他吃完后再把他送到学校。但杨锁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怎么也不愿起床。甚至还发脾气一把将父亲端来的汤圆打翻在地。随后几天都不愿再去上学。

看到儿子这个样子,父母只能遵从儿子的意愿,到学校给杨锁办理了退学。

那天班主任把退学资料办理好递给他们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件事还让杨锁的父母内心颇有不爽,“怪不得儿子不愿意上学,指不定在学校受了多大的委屈。看样子班主任巴不得他们的宝贝儿子赶紧走。”

回到家的杨锁彻底开启了躺平模式,每天做的一件事就是躺在床上,饿了起身后父母就会赶紧把饭菜准备好端来。

4、子不教,父之过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杨锁一过就是十几年。父母丝毫没有觉得有何不妥。而杨锁似乎也早已习惯了被父母圈养的生活。

在年幼时,他也曾尝试过自己走路。但每次脚才刚刚踩到地面,父母总会冲过去一把抱起他,满是心疼,“我的乖乖,你还是个小娃娃,以后大了再走路,不然会摔跤,疼。”

等到略微年长的时候,看到其他孩子帮着父母分担家务,他也跃跃欲试。

一次他趁着父母外出干农活时,想学着父母平时做饭的样子,自己做一顿饭,等父母回来正好给他们一个惊喜。

没想到烧柴火时不小心把厨房给点着了,还是邻居看到屋子里冒烟,及时灭了火。

也是那一次,杨锁第一次看到父母对他发脾气,随后又抱着他一顿哭,心疼的说,“孩儿啊,以后再别干这些事了,不然你让我们怎么活啊。”

从此以后,杨锁就真听了父母的话,什么都不做。

父母也以为,他们可以陪伴照顾杨锁一辈子。

可天有不测风云,杨锁13岁那年,父亲患了肝癌。得知结果时已经是晚期,几个月后,留下孤儿寡母撒手人寰。

家中的顶梁柱倒了,大事小事都压在了杨母身上。因为太过操劳,她连着病了好几次,身子骨也弱了不少。也是这时,她才意识到将来有一天自己会和孩子他爸一样离开人世以后,儿子能不能自力更生。

她把杨锁叫到一旁,眼泪汪汪道,“儿啊,爹走了,家就只有我们了。以后娘做什么你都学着做,不然以后娘不在了,没人照顾你可怎么办啊。”

可杨锁依然我行我素,好吃懒做。因为从小父母对他的畸形教育,导致他骨子里压根就没有干活,亲情的概念,他只会在乎自己的感受。

一次,母亲又病倒了,她躺在床上发烧得厉害。想起身,无奈实在使不上力气。他虚弱的叫着杨锁,想让他帮忙倒杯水,把抽屉里的药拿过来。

杨锁在一旁自顾自地玩,没应声。母亲又叫了几声,这让杨锁彻底恼火了,他冲过来把母亲一把提起摔倒在地上,又觉得不解气,愤怒地踢上几脚才摔了门离开。

接下来的这几年,母亲除了要操劳繁重的体力活,还要照顾杨锁杨锁。长时间的劳累让她身体很快垮了,2004年,母亲因为积劳成疾去世。

18岁的杨锁成了孤儿。

4、比穷更可怕的是懒

母亲去世后,最初杨锁就把母亲生前留给他的钱财放到身上用,每日去饭店里吃喝。可那点钱财哪够他挥霍。

时间一长,钱就用光了。他就只能把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又撑了一段时间。

最后家里被卖得空空如也,杨锁就只能饿肚子了。

杨锁家有七个堂兄弟,起初大家看他可怜,也都试着接济过他一段时间。可此时的杨锁早已习惯了安逸,俨然如“废人”一般,没有一点生存能力。

长期靠在亲戚那儿蹭吃蹭喝。时间一长,谁也受不了,毕竟大家都有自己的工作家庭。

杨德玉

杨锁的堂哥杨德玉在一个建筑工地干活,自家弟弟没人管村里乡亲也跟着看笑话。他便带着杨锁去了工地,给他找了一个用推车推沙的活儿。

这个活儿算是工地上最轻松的了,他可是求了工头很久才愿意把这个“香饽饽”让给他。

可杨锁干了一个什么事呢?去干活的第一天就躺在阴凉处睡大觉,工头去叫他,杨锁还很不耐烦的冲着对方吼,当天下午杨锁就被工头赶了出去。

没办法,杨德玉又只能托人找份更轻松的活儿给他干。最后打听到镇上的一家酒店在招服务员,又是托关系,又是求情,总算把杨锁给送进了酒店。

杨锁去了酒店,同样什么都不干,还在后厨偷吃了几大盘牛肉,打碎了几个盘子。酒店的人找上门,杨德玉为了息事宁人,赔偿了不少钱。

杨锁

这让杨德玉丢尽了颜面,一气之下他也不再为杨锁寻找谋生的工作,任凭他自生自灭。

此后杨锁更是自暴自弃,没了工作的想法。

每天吃了就睡,饿了就出门讨饭,再回来继续睡大觉。村里人看着可怜,也会送一些米面,蔬菜。可做饭又累又麻烦,况且他也根本不会做饭。就任凭它们放在家门口发烂发臭。

农村的冬天冷得刺骨,在入冬前一般都会进行封窗。用塑料薄膜和木板把窗户牢牢封住,防止寒风透进来。

杨锁住的破屋因为常年失修,四面漏风。人在里面冷得受不住,他也懒得出去捡柴火,就把家里的木制桌椅都用来生柴火取暖。最后连睡的床都用来烧了。

天冷他就连上厕所都不愿出门,就在房间里刨个坑就地解决后,再用土埋上就完事。

在2009年寒冬的一个夜里,随着最后一根木头被烧尽,杨锁沉沉地睡去了,再也没有醒来。

生命也在他23岁时画上了句号。

2010年4月,演员陈姗姗回到河南信阳老家探亲,听说了杨锁的故事。改编并拍摄成了电影《罪爱》,并以此警醒世人。

杨锁的悲剧,不禁让人唏嘘。原来一个人懒到极致,是会被饿死的。

回顾他不幸的一生,似乎结局早已注定,而他的父母也应该要负大部分责任。

父母之爱子,则谓之计深远。

而杨家父母给杨锁的爱,却让他成了一个十足的“废人”。让他在父母双亡后,哪怕是饿死,也不愿种点粮食。无论春秋冬夏,始终衣衫褴褛,凄惨落魄。

这种爱短时间是蜜糖,时间一长,却会慢慢演变成毒药。